第一百零七章 省会购物记

    犹如张文军所说,金奖毫无悬念,云楠抱着有她脑袋高的奖杯,露出一口小白牙,站在讲台上任由那些记者照相,张文军说了,等报纸发了,他多弄几份,拿回去叫她给父母亲人显摆用,显然这人对云家爸妈的虚荣了解的透透儿的。

    从赛场出来已经一点多,几个人肚子都咕噜噜直叫唤,张文军大手一挥,先吃饭,他请客!

    加上司机,总共五个人就去了相邻的一家坛(肉ròu)馆,叫了大坛(肉ròu)、溜(肉ròu)段、两个小炒,还特意给两个孩子叫了雪绵豆沙和干炸小河虾。

    张文军高兴的叫了个口杯老龙口,滋溜滋溜的喝了,看着云楠叽叽呱呱的跟小表姐说话,越看越得意,想起认下学生的缘分,决定回去给李芸提提工资,就当是给云楠面子了。

    “我去文化街见见老朋友,叫他带着你们去溜达,逛完了去文化街的自在轩接我就成,有车不怕晚回去,尽(情qíng)玩去吧!”吃完饭,张文军交代了一句,让司机把他送到文化街附近,又交代几个人注意安全,不嫌沉的抱着奖杯下车了,本来是该扔在车上的,可他不是要跟老朋友显摆嘛。

    “老姨,先说好,我自己挑衣服啊~你别给我整五红大绿的,我爸比较保守,就喜欢黑灰蓝白,穿太花花了,他也准儿说我臭美。”去往批发市场的路上,云楠给她老姨打预防针儿,她可不想穿得跟红灯笼似得满街跑。

    “你爸那眼光还停留在二十年前呢,得,你自己先看,完了再说。”云老姨敷衍了一句,摆摆手不管她了。

    云楠转过(身shēn)继续跟小红表姐嘀咕,她给小红表姐找个了生财之道,打算叫她赚点外块,手里有点余钱,那就是卖对联。

    省城有个出名的大批发市场,针织服装,鞋帽箱包,还有小商品样样齐全,趁着今天有车,云楠打算先把写对联的东西批发出来,反正距离过年还有三个多月,她练手的时候,每天写十副,到过年也有一千来副了,小红表姐手也巧,会剪窗花拉花,五彩挂签仔细研究研究也不是难事儿,到时候小红表姐在镇上的集市上去卖,小姐倆四六分成。

    云楠出钱又出工拿六,小红表姐出力拿四,云楠当然不差这点钱,可小红表姐自尊心太强,要是她不要,估计不能干。

    “你们俩嘟囔什么呢?是不是要干什么坏事儿?我告诉你们啊,这是省城,我都不熟,丢了或者叫人拍走了,找都找不回来啊!”云老姨见俩小丫头片子从家出来就一直在一起说悄悄话,心里有点不太妙,急忙出声警告。

    “放心吧,老姨(老姑)!”

    小姐倆异口同声,相视一笑,极其有默契的忽悠云老姨。

    应云楠的需求,她们先去小商品那边批发练字的五彩纸,听到要买五彩纸各二十刀,红纸六十刀的时候,云老姨差点没惊掉下巴,不过当着小贩的面,她没吱声,由着两个小丫头片子跟对方讲价。

    “不行不行,我这是质量最好的洒金万年红,你看看这厚度,你再摸摸,吃墨又不(爱ài)掉色,能红老久了!”小贩一开始还以为云老姨和司机老朱做主,没想到俩大人没说话,由着两个小娃娃跟他砍价,还砍得特别狠,不(禁jìn)有些挠头,大人他还能假装生气之类的,小孩子,尤其是两个长得(挺tǐng)好看的小姑娘,他有点不好意思。

    “叔叔,我们是批发啊,当然是按批发价走,你这批给我了,下回我还找你,下回要的可不只这个数了啦!”云楠笑嘻嘻的跟小贩磨,前世她读的就是省城的私立高中,对省城批发市场熟着呢,知道这里砍价都是要价的三分之一往下,她咬死三分之一已经很给面子了。

    “叔叔,这位可是文化局的,你给面子,他肯定对你印象深刻不是?”云楠见小贩还想再磨叽,用小手挡住脸,用眼神示意他去看站在那当门神的司机老朱,话里的意思叫小贩琢磨了又琢磨,忍不住失笑。

    “你个小丫头,行吧!我做这么久生意,还头回遇见这么伶俐的小孩……”小贩利索的将纸打包好,借着夸赞云楠的话跟云老姨和老朱聊了几句,做商贩的最会察言观色,话音里就能听出个四五大六来,知道云楠没骗人,高兴的又搭了一大包五彩硬纸。

    让老朱帮忙把东西拿回车上,顺便在车上等,云老姨才带着两个孩子去逛服装市场。

    “老姑,能给我买件大衣吗?大点,长点的,能多穿两年。”小红指着一个黑色的厚棉袄,小心的跟自家姑姑请示着。

    “倒是(挺tǐng)厚的,就是太黑了,我本来合计给你买件新鲜色的,你稀罕啊?那试试吧!”云老姨看了看那件黑不拉几棉袄,有点不太冲心,不过这是这个侄女第一次提出要求,而且云妈出手极大方,早就说好了,叫她多给小红买两(套tào),毕竟也不小了,老是捡旧衣服,也叫旁人觉得可怜。

    “我觉得(挺tǐng)好看的,老姨你要是觉得不新鲜,回去弄个花布给胳膊肘帖上点,或者弄个花(套tào)袖,还能抗脏耐磨,多好~”云楠看着小红表姐穿上从头黑到脚,昧着良心夸了一句,她大概知道为啥小红表姐要买这件,过年时候出去卖对联,肯定得要一件暖和点的棉袄,不然东北这个天,怕是要冻坏的,想到这,不(禁jìn)有点后悔提这个建议,早知道提清明节卖纸钱元宝的事儿了。

    云楠这一说,云老姨顿时点了头,手工她没怕过谁,想着回去给棉袄改造一下就可心了,痛快的跟小贩交涉起来。

    小红跟云楠眨眨眼,露出一个笑容,反正不会越改越丑就是了。

    逛了大半天,给两个孩子一人买了两(套tào)衣裳,一件大衣,还有背心裤衩,秋衣秋裤也是两(套tào)起,云老姨自己倒是没买什么,就买了两件质地款式一样的颜色不同的高领小衫,打算回去跟云妈一人一件,转过头带着她们又去买鞋。

    没想到刚进了鞋帽市场就遇见了一件让人糟心的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空间去寻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