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无为而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罗森 书名:碎星物语
    把握不同于信心,必定是手上有筹码才会有能握,不会是无的放矢,温去病一时间好奇心起,当下一步跨出,长声大笑,跟着一掌打下。

    “无论要钱要命,都冲着我来!”

    打落的一掌,阳火环绕,光焰吞吐之间,隐约凝成一道烈火令牌,执于掌中,凌空打落,令未下,炽烈的火光与阳气逸散出来,就让在场所有鬼物都心生恐惧,不是仓皇走避,就是当场跪倒。

    纯阳御鬼令!

    不愧是敢号称御鬼的奇功,对鬼物当真是克制十足,就算是鬼尊,遇上这股至纯阳气,都会感到非常地不舒服,明明这一掌实际上只是二重天阶的力量,可不光是屠沉与手下鬼尊生出怯意,见招即退,就连图灵都被阳火耀得睁不开眼,马蹄踉跄后退。

    纯粹的阳气与烈火,本不至于影响它们至此,但当高度法则凝缩之后,显现出来的火令,隐约就是法则的具现,对于鬼物的克制太深,这令它们不得不惧,不得不避。

    火令爆开,化作一道光焰洪流,席卷八方,屠沉(身shēn)形幻化,瞬间消失,在大老远外重新出现,避过了这一击,但两名鬼尊属下虽然也高速飘退,却仍不免被纯阳光焰沾着,烧出一阵青烟,待退至远处后,(身shēn)上气息明显跌落,只一击就被削弱起码三成。

    一掌之威,惊绝当场,温去病顾盼生威,对自己这一掌的评价也非常不错,应该完整重现了死鬼赤魃当初的十足威能,而在鬼界,这一手纯阳御鬼令,确实是足以打横走的绝学,一旦练成,当然是踩人利器,赤魃凭此不但同境界无敌,就是战高自己一重的敌人都有相当的胜算,怪不得可以猖狂至今。

    阳极一掌,直接打停了全场战斗,原本打作一团的双方人马重新分开,相互对峙,图灵如释重负,巨骨帮的大批僵尸则聚集起来,列队在少主(身shēn)后,为它加油助威。

    屠沉思及刚才的火焰的威力,一时也心惊(肉ròu)跳,自己要是挨个正着,吃全了威力,怕也要重伤垂死,念及于此,赶忙望向古护法,暗忖:你不是说赤魃已经进入焚血了状态,实力要大打折扣吗?怎么看起来好像比平常还威猛?

    古护法同时也在回看,心中忖思不解,为何赤魃好像比平常还要厉害了?难道三鬼洞传来的(情qíng)报有误,赤魃之前并未被重伤?又或者,巨骨帮对它使用的救治方法,并非是传统的死(肉ròu)重生?但这样说来,先前那一击出手,未曾伤人,就招式反噬,自己吐血的表现又是什么(情qíng)况,示敌以弱?这绝非赤魃的(性xìng)子……

    想到这点,古护法登时感到头痛万分,在万血河看来,赤魃最难对付的,并不是什么纯阳御鬼令,而是他堪比天命之子,大气运加(身shēn)的“当头鸿运”,每每遇到险境,最后都能用匪夷所思的方式,化险为夷,甚至还藉机更上一层楼。

    要对付这种有大气运加(身shēn)的非常人物,只能靠雷霆一击,一次整到死,绝对不能留机会给它,否则它哪怕伤残,只要能缓过一口气来,就能借势提升,不但伤势总有机缘治,还能更进一步,而随之而来的反扑就会很可怕,从眼前看来……自己似乎还是迟来一步了。

    ……幸好,万血河上下,对此不敢有半点轻忽大意,区长提前将克敌制胜的秘宝交付自己,就等着使用了。

    ……时间有限,闇(日rì)神荒的大队人马,随时可能突破封锁杀过来,必须要立刻动手。

    “好一手纯阳御鬼令!”

    古护法走向温去病,“但鬼界浩大,只凭着一招御鬼令,赤魃你真以为自己就能横行了吗?”

    温去病闻言好笑,扬扬眉,满不在乎道:“不然,你倒是说说,又要凭什么才能在鬼界横行?”

    “当然不是靠愚蠢的武力。”古护法握拳道:“而是至高无上的强权、贪婪,还有狠毒!”

    温去病一怔,更是失笑道:“真不愧是死鬼,当真是满嘴的鬼话。”

    这边方开口,那厢古护法的面相骤转狰狞,脸皮发青,露出獠牙,(身shēn)形拉长,周(身shēn)更血腥味大盛,却是化为六十四血鬼相之一,赤练血鬼!

    转眼间,原本还是赤红人形的一个,变成一道足有七米长、三米高的长蛇血影,跟着一下弹向温去病,张开血盆大口,要将他一口吞噬,同时,三鬼洞的屠沉与两名鬼尊,也毫不顾忌脸面地联手突袭,足足四名鬼尊,联手袭杀温去病。

    闪电奇袭,巨骨帮群尸大多反应迟钝,还没从自家圣子威风的振奋出行转过来,惊见变局,已是不及介入,图灵怒吼一声“无耻”,纵马仰(身shēn),就要跃入局中帮手,半空中的古护法见状一张血盆大口,喷出一口朱红血雾,凌空朝着它洒落。

    “赤练血封?”图灵见状惊怒一吼,却只能连忙退后,不敢硬闯这凶名昭彰的歹毒血雾,一时间,所有外援都被阻断,巨骨帮上下只眼睁睁看着圣子落入绝境,只能在边上焦急跺脚,不能相助。

    不过,自家圣子似乎信心满满,纵使以一敌四,(身shēn)陷重围,仍毫无惧色,还仰头哈哈大笑,一脸振奋,“哈,来得好,一群跳梁小丑,想以多欺少,且看本圣……”

    自信的表(情qíng),豪气的宣言,却骤地被一阵猛烈咳嗽打断,温去病的脸色一下转为苍白,脚步踉跄,似乎强行想要镇住伤势,却未能成功,反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洒地成冰。

    屠沉见状大喜,心中隐忧被压下,同时狂呼道:“趁它病,要它命!”

    两名鬼尊立刻化形数十,飘忽着攻向温去病,转瞬间已经爪影层叠,将温去病吞没,巨骨帮上下却几乎要急到跳起!

    有别于它们的紧张,温去病本(身shēn)却异常淡定,这一回的伤重呕血,不比刚才是意外导致,完全是自己伪装出来的,就连无力还手,都是自己特意营造出来的假象,用来……钓鱼上钩。

    ……妳不是相信我稳赢的吗?比我自己还要有信心?就让我看看妳的把握究竟何在吧?众目睽睽之下,又有血雾咒封,妳又要如何暗中助我逆转乾坤?

    为了探究这个秘密的答案,温去病特意配合敌人行动,让自己处于极端险境,还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惊惶之色,而实则心内则无比冷静,全力监控着整个空间,周边数百里内的一切能量变化,都在掌控下,不光是盯住四方敌袭,更死死盯住妃月泪,更发动魔屋进行计算,就等着看她要如何动手,逆转乾坤!

    精神高度集中之下,时间一分一秒走过,慢得仿佛已经停顿,温去病的大半心神,全都放在妃月泪的(身shēn)上,关注她的每一个动作与眼神,钜细靡遗,盯住一切能量变化,反覆推演计算,想要找出问题,但时间分秒过去,妃月泪除了紧紧盯住这边,像是整个心神都贴了过来外,根本就没有半点动作。

    于是(情qíng)势诡异地变成了两个人的耐力竞赛,温去病什么动作都没有,强行忍着出手的冲动,等着妃月泪的动作,猜测她的底牌,可妃月泪却迟迟不动,与之相反的,则是三名鬼尊的攻击,越来越近……

    ……呃!怎么会这样?

    温去病的嘴角又一次微微抽搐,生出的感觉,就是一切好像又被自己给玩砸了,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这一(套tào)遇到几次了?要是妃月泪当真毫无动作,难道自己就要这么白白挨揍?三名鬼尊的重击,是还杀不了自己,但(身shēn)份却不一定能隐藏的住,如果就此暴露,后头的一切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但如果自己先有动作,不就等于在这场耐力比赛中败下阵来?想当初,自己可是曾在战场上,和魔尊赌命承受流星撞击,最后赢得胜利的男人,那时候自己捱得住,现在对上这么个小美婢,如果提前跑了,岂不是要贻笑大方?

    纠结之间,温去病忽然发现,自己真是犯了大傻,这场耐力比赛根本就不公平,自己输了得挨顿揍,妃月泪却输赢都毫无损失,她当然沉不沉住气都可以,说不定人家卧底根本不是图谋自己,又可能人家的把握是在自己挨揍后才生效……自己若沉住气到最后……就是大傻瓜!还是搬石头砸自己脚的傻瓜!

    醒悟过来,不由哑然失笑,温去病立刻鼓动阳火,就要出手自卫,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一掌刚刚蓄势,犹未发出,离自己最近,那名手持血兵尖锥,正向自己刺来的鬼尊,长声惨嚎,(身shēn)形一晃,已经倒向自己鼓起的阳火中。

    这一下,实在倒得离奇,但甫鼓起的阳火,不过是些边角余劲,就算被正面扫中,也奈何不了鬼尊,最多吃点排头,更别说只是沾跌一下。

    但结果却非常惊奇,那名鬼尊甫一沾着阳火,凄厉的叫声立刻冲破云霄,在炽烈火焰中,迅速烧化成血泥,直接烟消云散。

重要声明:小说《碎星物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