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艾克对阵贤治

    第六十九章艾克对阵贤治

    三局两胜制单人赛半决赛在五局三胜制半决赛之前开启。而半决赛第一场,就是女神佣兵团之间的内战。

    狼人艾克vs斋藤贤治

    …………………………………………………………………………………………………………………………………………………………………………………………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容易地就进了半决赛呢!”上官紫阳对(身shēn)高达到3米多、浑(身shēn)强健的肌(肉ròu)看上去就是一副真正的“(肉ròu)山”的牛头人帕特里克,笑着说道。

    “那当然,我可是我们牛人部落里面最能打的,而且还成功地经历了两次‘兽神考验’,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帕特里克晃动着自己的牛头,很是自信地说道。

    “不过按照明(日rì)单人赛半决赛的赛程来看,第一场就是贤治和艾克的对决呢。”古新看着手中的赛程表,皱着眉头说道。

    “这么巧?不会是有黑幕吧?”站在一边的东方彩华继续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说道。

    “不,这就是赛程的正常安排。不管怎样,贤治和艾克终将会对决一次。”看着赛程表的古新很是淡定的说道。

    “嘿嘿,没想到啊,第一场就是我们之间的对决……我很期待呢!到时候请务必拿出你的最高实力。”艾克看向贤治的眼里充满着火(热rè)的战意。

    “如你所愿。”((逼bī)bī)神贤治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眼皮都没抬,语气中充满着挑衅意味地说道,“只是到时候怕你输不起啊!”

    “就怕你没那个实力!”狼人艾克两只狼爪抱肩,“轻蔑地说道。”

    “喂喂,大人,这两个是不是有仇啊?”南宫依依弯着腰,在上官紫阳耳边问道。

    “没有,这就是这两个家伙的正常交流姿势而已,请不用在意。”上官紫阳随口说道。

    “……”看来这几个新来的对这个“正常交流”很是无语。

    “不过之前据说团长大人您似乎惹上了大秦帝国太子妃?”娅米莉问上官紫阳道。

    “是啊,”说道上官紫嫣,上官紫阳就显得很是无奈:“谁叫我那天出门没看黄历呢,竟然在完全不愿意的(情qíng)况下在一天之中遇到了3次~!”

    “说的是呢,团长大人。”古新的脸上的表(情qíng)是难得一见的严肃,“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和她扯上关系,因为她就是个……恩,怎么说呢……就是个‘疯女人’。”说道这里古新的脸突然间犹如翻书一般变得猥琐至极“不过她长得也真的很漂亮呢!!”紧接着脸上的表(情qíng)“刷”的一下又变得严肃无比,让周围的团员一时间措手不及“但她非常喜欢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是个很危险的人物,你要小心。”

    “好像确实是这样的……”上官紫阳一边回想着自己遇到上官紫嫣的种种,确实完美吻合古新的说法。

    “这是作为她在东方学院的同学的我给你的忠告。”古新很是严肃地说道,然后转(身shēn)一不小心将心里话说出来了:“虽然是很漂亮的御姐类型,但我喜欢的还是团长大人和(爱ài)丽丝这样的小萝莉……”

    话还没说完,古新就感到自己腰间一股大力传来,自己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上官紫阳一脚从背后踹到在地“猥琐!变态!恶心!!你这个死萝莉控!!!”随着上官紫阳每一个词喊出,就是一脚踹下去,而地上的古新竟然还发出很是“享受”的“惨叫”声,一副抖M的样子暴露无遗。

    “这这这这……”那新来的4人看着这一幕场景被惊地目瞪狗呆,就连北唐僧健这个老黑脸竟然也一副目瞪狗呆的表(情qíng);西门大美女更是忘了抱小白虎,手臂松了松,小白虎立刻赶到解脱了一般跑到一边伸了个懒腰。

    “不用在意,这也是团长大人和副团长大人之间的‘正常交流’而已……”艾拉丝很是淡定地对着四个新来的说道。

    “散会!”感觉自己踹古新,不但不能使他受到教训,反而可能会使他更爽的上官紫阳,放弃了接着踹下去的冲动,直接喊散会了。

    于是房间里的人陆陆续续都走光了,最后只剩下了这4个目瞪狗呆的新人。

    看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古新副团长,西门纯大美女目瞪狗呆地指着浑(身shēn)都是尘土脚印的古新:

    “太……团长,您这是……”

    “哦,请不用在意,不过这种事绝对、绝对不要传出佣兵团,知道么?”古新一脸正经地说道,然后紧接着就是一副苦苦哀求的表(情qíng)“我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女神佣兵团的副团长大人竟然是个萝莉控!”

    “是,副团长大人,属下知道了。”这四名新人微微躬(身shēn),向前抱拳道。

    “那就好,既然散会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古新向着几人挥挥手道。

    “是。”四人再度躬(身shēn)抱拳后,就相继走出了房间。

    ……………………………………………………………………………………………………………………………………………………

    “三局两胜制单人赛半决赛,今天开幕。首先第一场的是女神佣兵团,艾克,对战女神佣兵团,斋藤贤治!”

    主持人此话一出,顿时台下的观众议论纷纷。

    “这就是之前风头正盛的女神佣兵团的人么?”

    “可不是么,没想到这两个参赛者竟然都打到了半决赛!!”

    “但是没想到第一局就是这个佣兵团的内战!哇咔咔,这真的太有趣了!”

    “不过他们运气也确实不错,分在了不同的赛场,竟然都能脱颖而出进入半决赛,中途竟然一个和他们一样的强力敌人都没有出现,真的太令人惊叹于他们的运气。”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因为按照这次的大会规则,还有抽签的成分在里面。这不,这第一轮半决赛那个大秦帝国的东方学院竟然抽到了轮空。”

    “说的也是呢,不过他们这两个的参赛时的入场方式倒真的令我感到耳目一新呢!不知道今天会不会一如既往!”

    “……”

    “……”

    随着台下的观众的讨论声瞬间(热rè)烈,而斋藤贤治和艾克两个这次反而选择了最朴实的从阶梯走到赛台上。

    “这样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我现在都感到浑(身shēn)的(热rè)血都在沸腾!!”艾克的一双狼眼兴奋得有些血红,“就请你拿出你的最强实力,来让我们在这万众瞩目之下进行一场巅峰对决吧!”

    “很不错的提议!”贤治的表(情qíng)很是冷淡,估计是装((逼bī)bī)装多了的后遗症。只是他左右腰间挂着总共6把和他(身shēn)高差不多的太刀,总是让人感到很是滑稽“但在下有一个更好的提议,不知?”

    “说来听听?”艾克并没有拒绝。

    “因为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强的对手,所以我们不能完全内耗在这里。”贤治眯起眼睛,“你我都是速度专精,所以我们就比速度上的招式。谁慢了半拍,谁就直接认输,如何?”

    “哼!不管比什么,本狼都奉陪到底!!”艾克向着贤治做了一个大拇指向下的挑衅动作。

    “好,那我们就半招之内见胜负!我会拿出我的全部实力,你可要小心了!”贤治双腿岔开,腰(身shēn)一矮,右手从左腰间将那把紫色的太刀,幽梦之灵给抽了出来。幽梦之灵刀(身shēn)散发着梦幻般妖艳的紫色光晕,加上贤治周(身shēn)暴涨的气势,使得艾克也开始谨慎对待。

    于是艾克(身shēn)子一侧,双眼顿时被红色的光芒所充斥。这是狂化的迹象。

    “比赛,开始!”随着主持人一声令下,赛台上的一人一狼竟然“刷”的一下直接消失了!!!

    然而人影虽然消失了,但赛场上的人都感到周围的气流开始不稳定了起来,竟然像是在……刮风?

    而赛台上,两个人影消失后大约3秒钟,半空中蓦然地出现了金属碰撞的声音!而且还伴随着火花的飞溅而出!

    这特么的原来不是两人“消失”了,而是速度太快超出了在场观众的动态视力极限,所以导致看上去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然而半空中的金属碰撞声依旧在继续,但是只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就伴随着一声“噗嗤”的锐器入(肉ròu)的声响,赛台上又是蓦然间出现了两个人影。

    这两个人影一出现就犹如陨石一般狠狠地“砸”在了赛台上,顿时落地点灰尘和碎石乱飞。

    “什么(情qíng)况?”

    “到底谁赢了?”

    “你说什么胡话呢?哪有这么快就决出胜负的?”

    “就是就是,这才几秒钟啊……”

    灰尘散尽,率先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是(胸xiōng)口的衣服在三道狰狞的抓痕之下彻底报废,(胸xiōng)口再度添加了三道血淋淋的伤疤。

    而灰尘散尽的另一个人影,则是似乎什么事都没有,仿佛还和入场时一般模样的艾克,人群里面一阵惊叹声(这特么的短短几秒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赢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贤治将手中的幽梦之灵猛地一甩,似乎上面沾染了鲜血一般。然后一(套tào)行云流水的收刀入鞘的装((逼bī)bī)动作炉火纯青。

    “切!”艾克只是哼了一声,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于是主持人立刻宣布,女神佣兵团,艾克胜利。

    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艾克紧握的右拳上,鲜血从指缝间不住地往外流,并滴答滴答地滴到了地板上。

    于是原本观众期待的比赛,就这样在短短的数秒内竟然就决出了胜负,这让在场的观众顿时一脸懵((逼bī)bī),目瞪狗呆。

    但是主持人并未给观众太多的反应时间,就宣布了下一场比赛:血刃佣兵团马库斯对战玄月王朝野蛮部队佣兵团弗拉基米尔。

    女神佣兵团休息区。

    原本一副看好戏的古新,在看到接下来登台的参赛者,顿时被宽松的斗篷掩盖的(身shēn)体,姿势立刻端正了起来。看来现在出现在台上的这两个参赛者,引起了古新副团长的浓厚兴趣。

    “你果然很强……我想,按照真正的决斗(情qíng)况来看,我们只能算是平手吧?但你为何直接认输了?”艾克看了看自己经过娅米莉治疗包扎的右爪,上面的伤口几乎是深可见骨。但是在娅米莉的法术治疗之下,伤口已被强行愈合,包扎上纱布,再来一些生命之泉,估计明天就没事了。

    (哎,魔法真是神奇呢。)上官紫阳看着娅米莉的((操cāo)cāo)作后默默地想到。

    贤治在犹豫了一阵之后依旧接受了娅米莉的照看。上衣在众人面前被布鲁扒了下来,露出(胸xiōng)口那狰狞的伤口和后背上诡异的印记。不过由于(胸xiōng)口的伤口太过显眼,以至于他(身shēn)上其他的伤口都被掩盖掉了。

    “因为在下逢赌必输。”贤治很是淡定地说道。

    “你……”艾克一时间被噎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是据娅米莉的观察,贤治的伤虽然看上去很狰狞,但只是皮外伤,和艾克那深可见骨的伤,差远了。于是只需要简单的治疗法术就能处理完毕,根本不需要像艾克那样还需要动用生命之泉的泉水。

    看来两人在战斗时的侧重点不太一样啊,贤治更侧重于伤害点,艾克更注重于伤害面。

    “不过不管怎么说,进入半决赛的参赛者,都是非常强的选手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场比赛,艾克你的对手就是这两人中的一个。”宽大的斗篷下的古新伪装的苍老声音对艾克说道。

    “嘿嘿,对手越强,才更有趣嘛!”艾克看向赛台的狼眼中,此时正闪烁着兴奋的色彩。

    “这些能够进入半决赛的参赛者,都是不简单的人物啊……他们肯定都有着十分强力的斗技招式。”古新苍老的声音似乎很是严肃,“这是他们的资料,你们随便看看。没想到果然是这些人脱颖而出了。”

    上官紫阳接过古新递过来的一张羊皮纸,上面就是这次入选半决赛的参赛者名单。只是这些名单上面被古新做了些注释。周围的佣兵团团员们也凑过来看。

    “元素魔法学院康娜·暗月?”(爱ài)丽丝的声音很是诧异。

    “怎么,你认识?”上官紫阳看着诧异的(爱ài)丽丝,很是疑惑地问道。因为古新只是在这个康娜·暗月上注释了“理魔法全系专精”。

    “‘暗月’是精灵帝族室的姓氏。所以这个康娜应该是暗月帝国的公主(殿diàn)下,大人。”一直在一边充当背景的新人组4人中的北唐僧健出声解答道。

    “原来如此……”上官紫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那这‘理魔法全系专精’指的是什么?”

    “元素魔法的分支过多,一般的人类或者精灵因天赋和精力的局限(性xìng),一生只能专精一系,兼修其他系。而这个精灵公主的是副团长阁下所说的‘理魔法全系专精’,那只能说明她的天赋太可怕了。”娅米莉在处理完贤治的伤势后,对上官紫阳解释道,“话说同样会法术的上官大人您应该不至于不知道这么基础的问题吧?”

    (魔法管我X事!我又不会魔法!!)上官紫阳在心里嘀咕道,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于是又问道:

    “圣光魔武学院,小莱因哈特,‘准剑圣’??什么鬼???”

    “小莱因哈特……这该不会是‘光之剑圣’莱因哈特之子吧?”贤治的声音有些不确信地说道。上官紫阳还是第一次听到贤治这副语气,不由地向他看去。

    “除了他之外,我暂时还想不出谁还会自称‘小莱因哈特’的。”古新伪装的苍老声音缓缓响起,“‘准剑圣’啊,早就听说圣光魔武学院的天才剑客,年纪轻轻就挂着‘准剑圣’的名号的小莱因哈特,据传言,他的光系斗气天赋高出他的父亲‘光之剑圣’莱因哈特太多,看来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能真正从他父亲那里接过‘剑圣’的称号了。”

    “卧槽,这么强??”上官紫阳暂时还不知道这所谓的“剑圣”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也暂时不在这上面过多地投入关注。

    “卡特商学院,阿卜杜勒·瓦哈布,暗魔法专精?”上官紫阳又看到了一个似乎很吊的家伙,但接着看了一下赛程,他的对手竟然是圣丁马力皇家高级学院的学生,汉斯·克里特罗斯。

    “圣丁马力皇家高级学院啊……”上官紫阳似乎想起了什么,自己这个(身shēn)体的原主人,在圣丁马力城时,似乎所在的学校叫做“圣丁马力皇家初级学院”?也不知道自己离开伽玛帝国已经半年多了,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自己自从被伽玛帝国追杀,在家族护卫全军覆没作为代价的(情qíng)况下掩护自己逃入魔兽山脉,死里逃生后遇到小白虎,看到“神府”的坠落,遇到“鹏”申奉,以及白龙和那个叫做“阿玲”的伟大母亲,然后被两条小黑龙寄生在手臂上,再之后遇到兽族,参加兽神大会,几个神经病兽族死皮赖脸地要跟着自己;又遇到秦军小队,搭乘“顺风鹏”来到魔兽山脉外围。之后走了几个月后来到了暗月帝国边界。就遇到古新这个精分患者和思想简单的(爱ài)丽丝。之后来到月城的途中飞船又坠毁,还顺带看到了超乎想象的(禁jìn)咒。现在又参加了大陆“奥运会”。然后又有四个神经病家族的长辈将自己误当成“神”,于是派遣自己同样思想不正常的神经病孩子说死活都要跟着自己。

    但是那次在月城见到的泰利,到底是什么(情qíng)况?当初那副懦弱胆小的泰利竟然几个月不见就成了太子???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赛利亚和海德思又怎么样了?在自己离开伽玛帝国后,伽玛帝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泰利的这个样子,实在太奇怪了啊!不对劲!很不对劲!!!

    “上官大人?您怎么了??”看到上官紫阳盯着赛表发呆,娅米莉出声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回过神来的上官紫阳并没有对此作出过多地解释,继续看着赛程表作为掩饰般地说道:“那这个抽签轮空的东方学院赵炫霸,‘破灭之枪’,是什么意思?”

    “哦,他啊,他说起来也是出(身shēn)于军人世家,祖上也曾因战功封侯拜相。但在大秦帝国,一般军人世家的后代,有能力的,都是进战争学院进修,将来就会成为帝国的基层军官储备。但是这个赵炫霸却因为天赋实在过人,被战争学院推举往东方学院武研部进修。不要小看他,既然进了东方学院的武研部,那么首先他肯定有着极为出色的武技,另外肯定也有和我那样差不多的机括装备。”古新伪装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那确实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对手!!”艾克的双眼中,战意似乎更加旺盛了。

    “我曾经在魔兽山脉遇到的一支秦军小队,领头的队长,名字好像叫做‘赵炫翰’?名字这么像,是不是也有着什么关系呢?”上官紫阳突然间出声道。

    “说起来,好像确实是这样呢!”娅米莉想了想,“当初他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好像是说自己姓赵,叫赵炫翰。”

    “哦,你说那次遇到的那个人类啊……看上去确实很强的样子!”体型硕大的帕特里克似乎很是遗憾,“真想和他来战斗一番啊!明明看上去那么强!”

    “就是就是!”布鲁表示赞成。

    没有理会这几个神经病一般的战斗狂魔,上官紫阳自顾自地说道:“看来或许他们也是同一个家族同一个辈分的人吧……”上官紫阳说道这里忍不住想起了那个总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藐视自己的那个少女。

    “那看来我们和这个赵氏确实有些缘分呢!”古新宽大的斗篷下伪装的苍老声音缓缓响起,“不过赵氏在大秦帝国,也算不小的一个家族了,后代在军队里面也是英杰辈出。不过像赵炫霸这样的惊艳绝伦的天才,还是较少啊。不过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赵炫霸就是赵氏未来的家主了。看来天才也不容易啊……一想到这里,我就感到(身shēn)为绝世天才的我,未来的责任又会如何??”

    古新前面还是很正经的语气,但越到后面就越猥琐,到最后面,竟然化作了**(裸luǒ)的自恋!这让在场的众人瞬间感到尴尬癌都犯了。

重要声明:小说《圣魔大陆之女神降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