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V875:欠你们的100个小番外②④

    小番外98:

    【苏馨篇:】

    (爱ài)是年少的花,(爱ài)是暮年的云……

    人这一生,总有一次是愿意为了什么奋不顾(身shēn)。

    苏馨的这一生,就用时间与执着完美诠释了这一点。

    14岁的相遇,18岁的初吻,24岁的初夜……

    如果问苏馨这一辈子最喜欢谁。

    只怕是张(爱ài)玲。

    尤其张(爱ài)玲《金锁记》里开头的话,“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应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纸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后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带点凄凉。”

    年少时的她不懂愁滋味,不懂张(爱ài)玲的倾城之恋,只是偏(爱ài)那一种朦胧惆怅的感觉。

    觉得那字里行间,女人对于(爱ài)(情qíng)的期盼,就像极了她们那一代人的(情qíng)感。

    只可惜,张(爱ài)玲的(情qíng)祸,倒有些类同了她的(情qíng)祸。

    张(爱ài)玲的倾城之恋终被胡兰成负了,而她的(爱ài)(情qíng),也终究以落幕,笑看(爱ài)人另娶妻谢场。

    24岁,打掉孩子离开榕城的那一刻。

    她真的不知道她人生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很多年后,有人问过她,你当时为什么不选择结婚呢?

    她笑笑说,“不愿,也没合适的。”

    可只有她自己内心知道,当年他们所处的环境与年代,让她无法结婚!

    24岁,不小了,看着(身shēn)边很多朋友19岁,20岁都当母亲的年龄,她没有资本。

    再看看自(身shēn)条件,那些长得很难看,也(身shēn)材臃肿的名媛小姐们纷纷能顺利出嫁。

    可到她相亲的那一刻,兴许是那十年跟封家大少的恋(爱ài),早已经让她声名远播。

    出于愤怒,出于父母对她未来生活的担心,哀求,她也踏上了相亲的路。

    但当那些稍微有点儿(身shēn)份的少爷,公子们看看她过于漂亮的外貌,再看看她的年龄,都会很隐晦的问一个问题。

    “你……是否跟封大少在一起过呢?”

    那一刻,苏馨的内心是绝望的。

    她们那个年代,就是女人的贞((操cāo)cāo)大于一切的年代,所有男人找女人,也都最低标准,要求是这个。

    于是,面对她的尴尬,面对她攥着水杯的难以启齿。

    大部分人还都会笑笑,给她维持最后的自尊,但是还有小部分男人会露出轻蔑的眼神。

    甚至还有一个人跟她直接说,“你都被封家大少玩成这样了,我看你也声名狼藉,是破鞋了,要不,你给我当小老婆吧,我看你长得(挺tǐng)漂亮的,我养你一辈子也可以。”

    那一天,苏馨气的直接端起面前的水,泼了那个男人一(身shēn)。

    可是泼过后呢?

    那一天,她抚着被那个少爷扇在脸上的一巴掌,坐在长街的路口,望着远处的月亮,眼泪一颗连着一颗的落下。

    (爱ài)(情qíng),她没有了……

    婚姻,她也不可能有了……

    甚至年龄,甚至名声……

    封承暄在订婚,结婚的那段(日rì)子里,高高在上的他不清楚的是,她几乎成了中低层圈子的笑柄。

    后来,伴随着年龄的增加,她也懒得再听父母的哀求去相亲了。

    嫁什么人呢?

    都近三十的女人了,在她们那个年代,三十未嫁的女人,就没有未来。

    所以,她这一生,独自过吧……

    那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尤其在那个年代里,几乎就是做好了背弃人生,彻底沦为笑柄的存在。

    可是,苏馨就是那样一个女人啊,她心里还装着无法磨灭的伤痕,她的人生里还没有出现愿意能抚平她被背叛痛苦的男人,最后,愤怒过后,她清晰的发现,自己还是(爱ài)着封承暄……

    哪怕这几年听到的消息是,封承暄的女儿,儿子都相继出生了。

    她恨他入骨的同时,也总是浅浅想着。

    如果,他幸福就好……

    有些事(情qíng),也就像张(爱ài)玲的(爱ài)(情qíng)那般演绎着。

    张(爱ài)玲在离开胡兰成的那一天,说过这样一番话,“你到底是不肯。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够再(爱ài)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

    她觉得,适用于她的心(情qíng)与状况,也很是合适。

    她跟封承暄的(爱ài)(情qíng),大约就是,她离了封承暄,不会活不下去,也不会再(爱ài)上别人,大约就是这样,潦草谢幕罢了。

    ……

    只是,她永远不曾想到的是。

    时隔二十六年,她改名换姓的苟且活着,偶尔听听封承暄的消息,她觉得这一生如此终结就好。

    却不曾想到,她有着张(爱ài)玲那般幸福的开头,却不见得有张(爱ài)玲那般感(情qíng)被放逐的结尾。

    封承暄竟然(爱ài)着她,甚至一直(爱ài)着她!

    虽然她隐隐猜过,封承暄可能被骗了,但是碍于封承暄已经有了儿女的(情qíng)况,她不想打扰他的生活,不曾出现过。

    但是她从不曾想过,封承暄竟然这么多年了,感(情qíng)不曾变过!

    苏馨听过一段话。

    “一段(爱ài)(情qíng)里面,一般付出比较多,得到比较少的人,面对(爱ài)(情qíng)的离去,会特别放不下。”

    但是她从不曾想过,明明封承暄得到了这么多,怎么看都是人生赢家了,他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封承暄第一次来找她的时候,她内心颤抖,彷徨。

    封承暄第二次来找她的时候,她内心庆幸,又有些湿润。

    再到第三次,第四次……

    他一次次的到来,一次次的朝她毫不遮掩他眼底也浓郁了许多年的(情qíng)愫。

    在一起多年,也历经了这么多年的风雨,有些人的眼神,早已经沉淀到一眼万年。

    那一刻,苏馨确定自己是幸运的,她没有经历胡兰成那样的移(情qíng)别恋,她也不是张(爱ài)玲。

    只是有些命运的残忍,把她((逼bī)bī)的也如曾经的张(爱ài)玲那般心痛,罢了。

    但是,如何抉择呢?

    如今的环境,也不复当年的残忍,所有人可以自由的恋(爱ài),结婚,离婚,哪怕**,哪怕年龄大,一样不会被环境所遗弃。

    她是否有可能在人到中年的过程里,跟她所(爱ài)的人,再续前缘?

    尤其,当封宇希的事(情qíng)发生了,她看着为难的封承暄,第二次离开了他,甚至为了断绝他的心思,匆匆找了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步了形婚。

    时隔多年,人生又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与痛苦后,面对黎姿打来的电话。

    她坐在透着阳光的窗外,听着电话内的话,再看看镜子中,此刻已经六十岁的她……

    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颜,但是从十四岁开始,这一生都没有再改变她的心。

    她的(爱ài)(情qíng),萌生的那么卑微,像墙角的蒲公英,像山边的决明子。

    此刻,再听着承暄那边她再度时隔十年的嗓音,“我配不上她……”

    她微微攥紧了话筒,她的(爱ài)(情qíng),可还有再续的必要?那个让她累了半生的男人,她是否要书写跟他的半生缘?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ài)妻——苏馨篇完】

重要声明:小说《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