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请教一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胖亦有道 书名:阴阳道典
    可是很快,李斯年就笑不出来了。

    李初一真没白瞎了包间,点菜他吗的基本等于全包!

    看看菜品后面的价目,最低的也是十颗灵石起价,李斯年越看越感觉心疼,他发现自己竟然犯了次傻,根本就不该跟小胖子来这种地方吃饭!

    你这叫点菜?

    你这是准备把人家的店给盘下来吧?

    “差不多行了,吃得完吗?”

    李斯年弱弱的劝道,每个字都仿佛染着悲伤的血气。

    李初一哪管这些,神念画圈圈一样的在玉简内圈来圈去,嘴上随口说道:“我的饭量你不知道?大半年没吃点好的了我不得补回来?你放心,吃不完我打包,保证不浪费!诶,小二,你这个‘毒龙入海’是龙涎毒兰做的吗?对了,你叫啥?小二小二叫的我不方便!”

    小二心中一喜,赶忙回道:“回客官,您叫小的小伍便可。您说的没错,‘毒龙入海’正是龙涎毒兰配以乌骨龙蟒的心头(肉ròu)所制,经我们调制后毒(性xìng)尽去只余滋补的精气和灵(性xìng),对修士增补气血和精纯法力都大有好处,您要不要来一个?”

    “龙涎毒兰啊”

    眼神一散,李初一想起了郝幼潇。

    第一次吃这种毒物所制的菜肴便是出自郝幼潇之手,那时还在玄冰寒狱,(身shēn)边还有一心撮合他俩的郝大胖子。

    当时的(情qíng)形还恍如昨(日rì),现在回想起来才恍然发觉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他和郝幼潇已经从假冤家变成了真冤家,如今虽然天各一方,但他也时常挂念。这次过来找余瑶也没跟那丫头说,也不知道那丫头会不会生他的气。

    李初一不说不是怕她会反对,郝幼潇不是那样的人,他是担心她知道后会跟着他一起过来犯险。比起有绿姑照拂的妖族,大衍的皇城无疑要凶险得多的多。

    “客官?客官??”

    小伍喊了几声才让他回过神来,看着若有所思的李斯年,李初一扔了个白眼。

    “先来一份,好吃的话再来十份!”

    “草,你他吗是猪啊!喂猪也没这么个喂法的,八百八十颗灵石一份,你他吗要疯啊?!”

    李斯年再也坐不住了,起(身shēn)要来躲李初一的玉简。

    小胖子闪(身shēn)一让,冲着李斯年乐呵呵的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好了你付菜钱,是男人的就别反悔!”

    “我我!嗯?”

    神念往后一扫,李斯年顿时乐了。

    “行!是男人的别反悔!那个小伍,过来,老子要点酒!!!”

    李初一一愣,神念也往玉简里的酒水部分一扫,瞬间脸色大变,可是想拦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一样给我来十坛!这个神仙醉和仙人醉有什么不一样的?算了,我自己试试,照例一样给我来十坛!还有这个十步金迷,(春chūn)|药啊写的这么邪乎,我就不信这个邪,先给我来一缸尝尝!”

    “你大爷,点这么多喝的完吗你?我跟你说你丫的喝死了我可不给你背尸!”

    “傻帽,喝不完我不会打包?”

    “你赖皮!哪有喝酒打包的!”

    “怎么着,就许你菜打包,还不许我酒打包了?”

    “那行,这话是你说的,你别后悔!小伍呢!我要这个这个这个,对了,你家有稀奇的异火灵炎吗?没有去就给我找,我要喂狗!”

    “草,死胖子我请你没说请你的狗,你他吗别太过分了!”

    “怎么,反悔了?黑子,老不死的说没你的份,你看着办吧!”

    “汪!老鬼,跟本皇出去聊聊?”

    “我!!!”

    三条和蝶梦很自觉的落到了柳明秀(身shēn)上,柳明秀和方峻楠则见怪不怪,逗鸟的逗鸟,弄剑的弄剑,不时的交流几句对方想吃什么。

    小伍已经看傻了,李初一点菜就够邪乎了,这位相貌堂堂的男修怎么点起酒来也这么疯狂?

    吃个饭而已,怎么就抬上杠了呢?

    这两人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砸场的?

    付得起钱吗?

    掰着指头悄悄算了算,小伍暗暗咧嘴。

    单这一会儿菜金就已经过二十万了,而且看两人加一狗没完没了的架势这个数还得继续往上暴增。小伍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忧心忡忡的琢磨着这几人付不起账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李斯年的一句话传入耳中,让他瞬间打了个激灵。

    “死胖子,你别光顾着瞎点,老子的酒钱你付得起吗?”

    小伍暗叫不妙,却见李初一风轻云淡的取出了一个储物袋,手一挥轻飘飘的飞到了他的手中。

    心神一探,小伍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储物袋里十几万灵石明晃晃的刺眼,迅速的清点了几遍正是酒水的价钱,只多不少。

    见李初一挑衅的望着自己,李斯年也冷笑一声扔出了一袋灵石。小五一把接过神念一探,片刻后咧开大嘴笑了起来,笑容里除了恭敬外更多了浓浓的讨好。

    他知道,自己发了,这俩真是财主。

    以往的贵客都是有专人接待的,哪有他一个小小的迎客小二的份儿。今天能在门口捡到这么两位主儿,他算是走了几辈子的大运了。

    “且慢。”

    见小伍告退,李初一忽然出声拦阻。

    “小伍,我们初来乍到,不了解这里的(情qíng)况,问你几件事行吗?”

    小伍赶忙应道:“当然可以了!只要小人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满意的点点头,李初一说道:“是这样的,我们这次过来呢主要是想谋份好前程,可是城里龙蛇混在水实在太深了,我们也怕投错了人家碰个树倒猢狲散,到时连累了我们自己的(性xìng)命可就不好了。所以了我们想请教你一下,这城里哪些梁高哪些树粗,像我们这种小虾米傍上哪尾大鱼才最稳妥又最有前程?”

    “客官言重了,请教可不敢当!”

    小伍躬(身shēn)一礼,想了想后道:“想来您几位也知道,皇城里最大的自然是咱们的衍岭皇了,宇文皇族是咱们这里最尊贵的人,哪怕是个废物,他只要姓宇文,(身shēn)怀宇文皇族的血统,那他也比寻常权贵要金贵得多。其次呢,则要说沐家了。比起宇文皇族,沐家的尊贵不遑多让,想当年咱们大衍开朝乃是沐家先祖跟宇文家先祖合力为之,二人功绩说不上孰重孰轻,只不过沐家先祖醉心天道冥冥无心红尘俗事,所以宇文家的先祖才登基做了衍皇,而沐家先祖则被册封为了天师,并且世世代代传承了下来。”

    小胖子闻言眉头一挑:“你这么说话,不怕杀头吗?”

    “没事的。”

    小伍笑嘻嘻的摇摇头。

    “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学堂里的史课和各家自己的史册都有记载,我一直觉着皇祖很圣明也是因此。皇祖他老人家没有因为当了衍皇而避讳这些事,而是统统记入了史册中供后人知晓,既照顾了沐家后人的(情qíng)绪,又能显出自己的大气,他老人家的睿智根本不是我这种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所以我一直很崇拜他老人家!”

    暗暗翻了个白眼,李初一心里冷笑。

    睿智?

    或许吧,但更多的肯定是不敢。

    沐家的《千机万衍》和宇文一族的《皇道决》乃是大衍的两根顶梁柱,一个料敌机先一个杀伐果决,合则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缺一则像是断了一条腿,踉跄而行步履维艰。

    外人来看二者不分伯仲,但在李初一看来《千机万衍》要比《皇道决》更加霸道。

    这世间可与《皇道决》相媲美的奇功异法虽然不多但还是有那么几种的,太虚宫的《太虚道》、冰宫的《水魂道》、道士自创的《无极乾坤道》等等等等,都是可与《皇道决》分庭抗礼的。尤其道士的《无极乾坤道》,一旦修炼到最后的“乾坤我定”之境,《皇道决》根本不是对手。

    可《千机万衍》不同。

    这种推衍天机窥测命理的法门很多,可上得了台面的就只有两部,一个是沐家手中的《千机万衍》,另一个便是道士传他可他怎么也学不会的《天衍命术》。

    而且他还听道士说过,《千机万衍》其实是《天衍命术》的窃本,只窃取到了《天衍命术》的一部分精要,然后经过某个或某几个不怕死的大智慧之人加以完善,最终才形成了沐家手中的《千机万衍》。

    大衍一直在找道士,其实根本就是沐家在找道士,目的便是道士手中的《天衍命术》。可惜道士太厉害,神出鬼没的根本不是沐家靠着一本窃来的衍法就能找到的,所以每每都只能擦肩而过,望着道士的背影无奈长叹。

    所以明面上来看《皇道决》的威力更强,可知晓内(情qíng)的话便会知道《千机万衍》的神异根本不是《皇道决》能媲美的。《皇道决》的威力再震撼人心,也比不上《千机万衍》给人的威慑和忌惮来得大。

    当初人妖两族决战,沐家老祖凭借《千机万衍》机关算尽,一战之下坑杀双方高手无数,宇文一族和沐家成了最大的赢家。

    大衍开国,宇文老祖登基皇位,即便有心过河拆桥打压沐家,他也得好好想想两族决战的那一幕会不会落在他宇文一族的(身shēn)上。

    轻吸了口气扫清思绪,李初一问道:“那这两方投靠哪一方比较好?”

    “投靠?客官您怕不是想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道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