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合二为一

    还算坚固的酒店不知为何再次颤动起来,仿佛下一秒便会坍塌一般。

    “怎么又这样,这是要地震吗?”

    钟离不解询问,视线落在突然暗下的顶层担忧不已,一行人几乎是烟花响起的一瞬间便理智撤退,随即一阵强大的能力波动袭来,丧尸及花一几人纷纷痛苦蹲(身shēn)。

    生死之间的危机中大脑格外好使,花一当即撤退,将被明轩牢牢控制的暗一完全放弃,明轩自是毫不留(情qíng),手中的匕首当即插入对方的头颅,将一切定格。

    目光悠悠抬起,黑曜石般的瞳孔微眯,耳边是钟离的呼喊声“快走啊明轩。”

    明轩不为所动,视线所及陡然出现一只飞行的物体,行夜飞(身shēn)落在明轩眼前,也不多说,两片羽翼一张一合,便将明轩重重包裹,幽光划过,人便原地消失,钟离伸手揉了揉眼。

    “见鬼,怎么回事?”

    樊梦几步将人拉走“快走吧,别给九儿添乱。”

    她看见行夜将明轩带走,很明显是出事了,那匆匆扫她的一眼也是让她赶紧离开意思。

    寒冷沁骨,那淌在手心的温(热rè)让明轩浑(身shēn)发麻,视线所及之处流的血都是怀中之人的,看着格外触目惊心。

    “怎么会这样…”

    “九儿让我们快走,明轩,耽搁不得。”

    明轩沉着一张脸深吸口气,也不多说,撕下里面的纯棉打底衣,和姬奉宁一人抱着一个快速下楼,紧紧按住后背流血的位置。

    即便如此,那血没一会已将衣衫沁湿,一滴滴从指尖滑落,然后溅落在雪地中,落在每一步跑过的脚印上。

    她浑然没了意识,呼吸薄弱到仿佛风大些便能直接停止。

    “明轩这里。”

    吉普一个急刹停稳,钟离探出头看向奔跑的二人时心下微松,落在那怀抱中的人时剧变,待走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药拿来赶紧开车!”

    钟离忙从后备箱取出一包备用药物,不需明轩多说便快速开车,后排座位仅仅放了九儿一个人,明轩跪坐在她(身shēn)上,姬奉宁抱着甜甜坐前排。

    那双淡然的眸子早已盛满了急切慌乱,钟离第一次见明轩呼吸急促,那握住消毒水的手青筋暴起,抑制不住的颤抖,在观那熟悉的人时,钟离忍不住鼻子泛酸,眼泪瞬间便流了下来,模糊了视线。

    这样狼狈虚弱的九儿钟离从未见过,看一眼都需要极大的勇气。

    额头撞出一道深深的伤口,双手无力垂下,背对着,明轩用剪刀剪掉那一圈衣物,消毒,缝合,消炎,一系列动作又快又稳,极赋专业医师的素养,就是眼睛都很久不见眨一下,认真严肃到几乎入定。

    寒风掠过,视线中已无那辆吉普的踪影,宋爵闭目垂眼,深吸一口气,单手无意识抚向(胸xiōng)口。

    那里疼的厉害。

    (阴yīn)沉天际之下的虚空中,独立形成一道隔绝世人的空间,漫无边际的荒芜,(阴yīn)霾,死气。

    似存于此地,又与其格格不入。

    “强行分割创造空间,引发天道规则,宋大人果真大手笔。”

    婉烟抬头看天,浑厚翻滚的云层深处,隐隐含着愤怒的咆哮,蓄势待发,毁天灭地的狂妄。美目不安的看向(身shēn)侧的宋爵,他的目光至始至终落在下方狼藉死板的城市,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从离开酒店放开她创造空间之后,上神的目光再也不曾看向她,这种熟悉到骨子里的冷漠让人习惯的同时,又令婉烟格外贪恋不久前的温柔。

    纤手紧握成拳,婉烟深吸口气,目光扫向由远及近的连明寒,眼中的警告格外浓重,随即鼓足勇气看向宋爵“雷劫只怕马上就要来了,现在毁灭空间还来得及,等他(日rì)步入大乘回到我们的地方,在追究恩怨…”

    话音戛然而止,极其突兀,连明寒当下抬眼,就见宋爵不知何时已((逼bī)bī)近婉烟,一只手轻飘飘的掐住婉烟天鹅般的美颈,美人双脚悬空不停乱晃,一双手抓住宋爵的手想挣脱,张着嘴双目圆瞪满是惊恐与惧怕,哪还有丝毫美感?

    “谁给你权利指挥本尊的?”

    话音一落,接连的是婉烟狠狠摔倒在地的动静,趴在地上不住咳嗽缓解那频死的窒息感,不可置信的看向宋爵,就见下一秒黑雾袭来,似有千万只触角将她层层包裹,目之所及全是黑暗。

    想反抗,却根本不是宋爵的对手。

    黑雾仿佛拥有灵智一般自主化作一股冲击能量猛冲入脑海,错位翻滚的疼痛感让婉烟在再无法忍受尖叫出声,连明寒面色剧变,便见宋爵站在他面前,一双眼幽深似海,那黑雾已从婉烟的大脑中取出一颗透明圆形模样的东西,和晶石有几分相像,却又似乎充满生命,看进内部氤氲一片,高深莫测的浑厚能量似乎一旦释放,便能摧毁一切的巨大威力。

    顷刻间,一切不顺遂的思路立马清晰起来,连明寒眯了眯眼,就见宋爵挥了挥手,大拇指上的古戒划过悠悠的光,脱手而出盘旋着那颗灵丹迸发光芒万丈。

    不断吸收。

    “你怎么知道灵丹在她的识海中?”

    宋爵勾了勾唇,语气悠远“你是忘了,本尊的存在也来自于她,相同的血脉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连明寒面色(阴yīn)沉,犹如吃了苍蝇般恶心,那股愤怒由内而外,被时光消磨的记忆陡然解封,看向宋爵满是凶狠与(阴yīn)霾。

    “如此,你想如何?”

    “自然是,毁了它…”

    “宋爵!”

    连明寒高声一震,向来懒散的脸色难得布满仇恨与滔天怒火,眸光压抑的凶光掺杂着不知名的(情qíng)绪,飞(身shēn)一跃,如鬼魅般已是咫尺,挥动的拳风未触及**,便有着毁灭(性xìng)压制。

    说时迟那时快,宋爵不躲不避五指成掌直接迎上,两道光线浑然的能量陡然碰撞,便在连接的空隙中形成不同的能量源,各不相让,转眼陡然炸裂,二人皆被轰出百米之外,一旁的婉烟都吐出一口血,浑(身shēn)被碾过般的疼。

    宋爵吞下口中溢出的腥甜,行夜已飞(身shēn)而出,透明的(身shēn)躯已(肉ròu)眼不可见的速度扩大,直到站在宋爵(身shēn)后,那扇羽翼将其重重包裹。

    一级便能压死人的修为,更别提自伤根基并未到达合体期的宋爵,对上本就是合体期的连明寒。

    这天大的纰漏连明寒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当下哈哈一笑“合体未至,你拿什么跟我斗?”

    似乎是验证他的话,磅礴的能量压制自脚底蔓延,直到贯彻整个虚拟空间,排山倒海的能量压制顷刻袭来。

    宋爵微抬眼,灵丹便落入他手中,连明寒的能量戛然而止。

    养魂丹,温养魂魄,待时机一到便能夺舍重生。

    宋爵一动不动,在行夜的羽翼下盘腿而立,那双眼,说不出的邪恶危险。

    连明寒心下微沉,似叹非叹道“这种捏人七寸的战斗不该是魔尊的风格。”

    “是吗?才学的一招,你知不知道,本尊那群(阴yīn)魂最(爱ài)何物。”

    “你非要如此决绝,倘若无她,哪曾有你?”

    宋爵冷哼一声在不多说,闭上双眸盘腿而坐,自(身shēn)体为中心蔓延起黑色的雾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扩散,仅在瞬间便围绕整个隔离空间。

    那丝丝缕缕的雾气化成一道道(阴yīn)森诡异的哀嚎,魂体仅有一双通红嗜血的眼,密密麻麻,在他(身shēn)后,形成令人胆颤的千军万马。轰然而出,古戒便回到宋爵手中,炸裂的灵丹内无形的魂魄转眼被蚕食干净。

    毁了。

    明明仅差最后一步便能复活母亲的。

    连明寒垂下眼眸,呼吸微不可闻,原先戛然而止的精神力越发浓厚,一步一步走向宋爵,近乎喃喃道  “你为何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为何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曾几何时,宋爵也如此问过自己,可现在她似乎知道了。

    兴许上天看他太可怜,所以送他来到这里,遇见她。

    如果不是这些人,他此时已能将人拥之入怀,而不是越推越远。

    那流了一地的血,让他现在都心有余悸,只想好好呵护的女人脆弱的就像一片树叶,似乎不注意便会香消玉损一般,始作俑者,便在眼前。

    涌入的能量令人浑(身shēn)惬意,按兵不动的元婴立马活跃起来,体内蠢蠢(欲yù)动的灵力开始缓缓流动四肢百骸,随即越来越快…

    “主人,行夜认为,即使迈入合体期,您的根基有损,对上连明寒,胜算不大。”

    “如果是天呢…”

    行夜顿时无言,目光看向可怖的天际流云滚滚,隐藏在底下盘旋的巨龙似是酝酿,下一秒连明寒眨便到了宋爵眼前,毫不掩饰的合体期威压阵阵袭来,铺天盖地,等级压制让宋爵眉头微颦,却是面色未变。

    直到被那快如闪电的一拳狠狠袭来,这才偏头一躲,二人迅速缠斗在一起。

    与此同时,那毁灭(性xìng)的精神压制已系数涌向宋爵,黑雾顿时蔓延开来,宋爵立马停止交手,行夜冲(身shēn)而出伴随着黑雾涌向连明寒。

    体内的元婴欢呼雀跃仿佛活了过来,与宋爵的能量相互辉映,时而触碰,时而分散,能量间互相排斥的抗拒感令人痛苦万分,却要如此不厌其烦融合,直到二者为一。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独宠女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