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第944章 不懂和气生财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特别是做正经生意的人,是要讲究和气生财的,这个是肯定的。其实不但是做生意的,有个词叫‘中庸’,很多人都信奉一句话,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么做是没错,但是有些时候的推让,就会让一少部分人越来越猖獗——小气好生,去财免灾的结果就是,让那一部分给你小气的人,让你去财免灾的人,气焰越来越嚣张。

    而偏偏的,这一部分人觉得自己靠的是名声,靠的是脸面,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让自己的‘面子’更大,大部分就会变本加厉。

    但是面子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谁也说不清楚。反正像对曾照坤这样的人来说,他觉得,自己靠的就是面子,自己的面子就超级值钱。

    一两万块钱对于这年头的农村人,还有大部分上班的人来说,是一个不少的数额。可是对曾照坤来说,真不算多。

    但是他就觉得,自己的面子很值钱,不管是谁遇到了自己,都得给几分面子。碰坏你的车了,不好意思,随便给你点,心意到了就可以。至于说不够,我的面子还不值那么点钱吗?如果碰了你的车,就剐蹭那么一点漆你说开个单据过来说一两万,我就给你一两万,那我还要不要面子了?以后还要不要在道上混了?

    如果遇到他自己觉得惹不起的人,那他肯定不会这样。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觉得燕飞就是一个乡下的暴发户,还是起来没两年的暴发户——曾照坤就觉得,自己这种老资格老资历的江湖大佬,给你出点钱已经给足了你的面子,做的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即使在燕飞已经到了自己(身shēn)边,冷着脸问他要钱的时候,曾照坤还是一脸的不在乎,根本当没听见没看见那么个大活人,依旧端着酒杯,准备对着旁人开口说话。

    燕飞再次拍了他一下:“曾老板,我来要修车费的。”

    曾照坤这才扭过头来:“修车费,什么修车费?”

    “修车的条子给你了,当时我车坏的时候,市局南局长就在现场,要不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作证一下?”燕飞面无表(情qíng)地说道。

    “哈哈,你能请得动南局长?”曾照坤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一丝怒意。“那好,你说要修车费,总该给我个修车的单据吧?”

    “单据给你了!”燕飞说道。

    “给我了?什么时候给我的?你亲手给我的吗?”曾照坤一副惊奇的样子。“连个单据都没有,你就这样空口白话问我要钱,还要多少我就得给多少,你觉得我傻还是你傻?”

    周围几个吃饭的还有人凑趣地发出了笑声。

    “单据给过你了!”燕飞再次强调。

    “证据呢?什么事总要讲个证据。”曾照坤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过来。“我现在可是什么都没见,你说给我那就是给我了?我现在告诉你,我根本没见着你的东西。”

    耍赖这种手段,曾老板如今已经很少在小事上这么做了,但是今天这位年纪轻轻的燕老板,太不给自己面子了,所以他也不介意,随口这么一说。

    “证据?”燕飞冷笑了一笑。“你也是几十几的人了,混的还不黑不白的,你给我说什么事都要讲证据?这么多年,你都混到狗(身shēn)上了吧?”

    “你怎么说话的?”曾照坤还真没想到,这个嘴上没毛的小老板会直接这么说,不过他还在保持自己江湖大佬的气度。“看你年纪轻轻的,说话都不经大脑是吧?行了今天我有客人,不和你计较,你走吧,别耽误我们喝酒。”

    说着话,就扭过头去,和旁边的笑呵呵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呵呵……”

    下一秒燕飞就伸手托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扭了过来:“我说让你还钱,你就说一句,还不还吧?”

    旁边几个喝酒的本来一直在等着看曾老板的‘表演’,没想到形势突变,一时都是愣住了。

    被人捏着下巴肯定不舒服,曾照坤立刻就伸手反抗,结果很明显,这反抗很徒劳。反倒是因为他的反抗,让燕飞的手上又加了一丝力气,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几个发愣的人总算反应了过来,看着曾照坤徒劳无助地挣扎,一个个都是站了起来。

    包括刚才曾照坤旁边的那位和其他几人,都是站在旁边大喊:“你想干什么?有事说事,不要动手!”

    只有两个在末座的人,则是直接选择了动手。其中一个推开椅子站起来,伸着手就往燕飞肩膀上招呼,嘴上还喊着:“你干什么,松手……”

    这位喊完松手,就挨了一巴掌,直接又坐回了椅子,然后和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另一位见状则是顺手抄起了一个酒瓶子,举着冲上来,再用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

    “随便动手打人,你还讲不讲……”那个和刚才曾照坤挨着坐的人,见状往后退了两步,一脸严肃地对着燕飞说道。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这种人渣混一起,你敢说你是干什么的不敢?”燕飞伸手一指他。“你要是敢说出来,我扭头就走。你要不敢……那你再废话一句,我连你一起打信不信?”

    那个人当即不说话了——看他那做派就能猜到他是干什么的,先不说燕飞会不会真的揍他,只说他的(身shēn)份和曾照坤这种人混一起,没人说倒算了,有人说的话,那真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番动静不小,于是隔壁的一个房间噼里啪啦一顿响,然后开门声奔跑声响起来,门口瞬间就涌进来一群人,有从腰里掏出刀枪棍棒的,有直接抄起顺手能抄起的东西,一个个大喊着保护曾哥放开曾哥的话就冲了上来。

    对于这种人,燕飞都懒得伸手,直接一转(身shēn)提着手里的人迎了上去。

    那一帮人顿时投鼠忌器,纷纷喝骂起来。

    燕飞根本不搭理他们,提着人继续朝外走,遇到还想动手的就是一脚下去,转眼就来到了外面。

    此刻这个虽然不大但是生意(挺tǐng)火爆的饭店里,不少人都站门口开始朝这边张望。看到走廊里躺了好几个人,还有人举着武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有的缩了回去,还有的则是大着胆子,继续朝着这边观望。

    等燕飞提着人走到了酒店的大厅里,门口有些吃完正准备走的,大厅里的闲人们包括服务人员,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吸引着。

    看到周围已经有了不少人,燕飞也不再往外走了——这酒店其实(挺tǐng)偏僻的,外边也未必有几个路人。

    燕飞一进来就能找到正主也是有原因的,曾照坤这厮虽然个不高,但是(挺tǐng)胖的,还不是那种虚胖。不过此刻在他手里,这家伙和一条上岸的鱼没区别,因为个子不高,两只脚都离了地,现在除了乱踢腾也做不了什么。

    扫视了一圈之后,燕飞就开口说话了:“这位叫曾照坤,他欠了我一万六千四百块钱,问他要账还要耍赖不还。这钱我不要了,但是我不想再看到他这个人。大家帮忙传个话,谁要是能帮我想个办法,不管是什么办法,只要能让我以后再也不用看见这个人,我愿意给他,或者是给他家里送去一百六十四万,也就是他欠我钱的一百倍。”

    “大家别不信,我叫燕飞,开养牛场的。电视上经常打广告的那牵牛花牌牛(肉ròu)干,就是我的厂子生产的,大家打听一下就知道,一百多万对我来说就是点小钱,门口我过来时候开的车就值一百多万,这点钱对我来说真不多,而且我还能保证,绝对不会像我手里这位一样,赖这么点账。”

    说完之后正准备扔下曾老板撒手走人,一扭头看见那边一群如临大敌的曾老板的员工们,忽然笑了起来,对着他们一群人一指:“你们也一样,不管是谁,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让我以后再不用看见曾老板这个人,我保证,一百六十四万,绝对送到他家里去。”

    等燕飞把曾老板扔下,慢悠悠走出酒店大厅的时候,那帮跃跃(欲yù)试的员工们,到底一个也没冲上来。而是在一个脑子比较活的人的带领下,扔下了武器扑向了曾老板:“曾哥,你没事吧……”

    “曾哥,用不用去医院去看看……”

    “曾哥……”

    从古至今,金钱的威力和魅力,并不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发生什么变化。一个随口愿意拿出一百多万的人,而且还用事实证明了自己有那份实力的人,这个人的武力还有绝高的武力值,一帮人怎么选择,那真的(挺tǐng)容易的——毕竟最早那一批比较冲动的,此刻都还在酒店的走廊里躺着,这几个都算是比较‘聪明’点的。

    燕飞开着车调头走人的时候,在酒店门口停了一下,然后打开车窗,冲着不少向自己看的人又喊了一句:“记住,一百六十四万,只要以后让我不用再见到那个谁,这钱我保证送到他家里去。”

    酒店里面,曾老板站起来甩开几个围着自己嘘寒问暖的手下,盯着虎头奔驶入马路一个转弯悄然离去,然后才恶狠狠地发话:“我们走,这事不算完。”

    有两个手下还傻愣愣地小声问道:“曾哥,要不要我上去动用那个……?”

    另一个比较亲近曾老板的立刻训斥道:“胡说什么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先保护曾哥回去再说。”

    确实是要先保护曾老板回去要紧。

    等坐上车,曾老板才松了口气,此刻车上除了司机,就只剩下那个训斥其他人的最亲近的手下,和另外一个平时给自己当保镖的手下。

    这口气一松,车里原本就紧张的气氛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是更沉闷起来——就连那司机和傻乎乎的保镖都感觉到有些不对,看到曾老板和最亲近的手下沉默着,他们两个连话都不敢多说。

    原因就是因为燕飞的那些话。

    如何让一个人永远的见不到另外一个人,办法虽然很多,但是最保险的,无疑只有一个,让这两个人变得(阴yīn)阳相隔就行——毕竟只要两个人活着,哪怕是分开在天涯海角,哪怕是一个在繁华都市,另一个在地球另一面的深山老林,都有可能相遇不是?

    燕飞这么说这么做,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事(情qíng)不到结果出来,谁知道呢?

    反正他是开着车,直接回家去了。

    而曾老板的车,也是直接回了家。一进家门,曾老板就独自在房间里,点上一根烟,慢慢地抽了起来。

    说老实话,他已经有些年头,没碰到这样的愣头青,还是这样有点能量,出手如此狠辣的愣头青。

    一百六十四万,真不是一笔小钱。

    以现今的经济环境,在万城市里最好买一(套tào)好点的商品房,一平方也就是千把块钱不到,一(套tào)一百多平方的房子,二十万块钱就连装修的钱都有了,甚至还花不完。

    同样对于大多数的普通家庭来说,不管有多大的难题,如果忽然有这么一笔钱的话,那不敢说百分百的,至少百分之九十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会有人为了一百多万去铤而走险,让燕飞永远见不到曾照坤那张脸吗?这个问题,随便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答案。

    别说一百六十四万,就是三二十万……甚至有些人在紧急关头,比如亲人急用钱救命,瘾君子急需过瘾,为了三两万就铤而走险,都不算多稀奇的事儿。

    燕飞的话,当时在现场的人,大部分人都能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所以曾照坤也就留下句撑场面的话,就赶紧回到家里来。

    这种消息传的肯定不会慢,更何况大家只需要一打听两位当事人,就知道都不是什么默默无闻的人。这么两位大人物,因为一点小账闹到这程度,比看新闻可精彩多了。茶余饭后,吹牛打(屁pì)都用得上这消息,传的会比长了翅膀飞的都快。

    所以曾照坤必须回家,在消息彻底发酵之前,想出应对的办法来。

    平时自诩手下无数,但是在一大堆钱面前,此刻曾老板心里能让他真正信得过的,真的是扳着指头都能数过来——即使只有这么寥寥几个,曾老板也应该是足以自豪了,毕竟那可是一百六十四万。

    要不曾照坤觉得燕飞这一招太心狠手辣呢!

    如果说燕飞找人来打杀,或者去打官司曾老板都不怕。唯独这样直接拿钱砸,解决的办法委实不多。

    从燕飞打砸一通把那番话说出来,曾照坤就只剩下了两条路可走,要么立刻找中间人调解,要么就是让人没处去领那一百六十四万。

    如果非要说还有第三种办法,那就是他曾老板也拿出同样多或者更多的钱,来求个让他不用再见那位燕老板的‘办法’,实际上这和上面第二种办法结果都是一样的。

    曾照坤一根烟的功夫,已经把这些都想了个明白,然后忍不住就低声骂了一句:“这特么的,现在的年轻人,做个生意都不懂得……和气生财了吗?”

    是啊!真是太不懂和气生财了,连个谈判都没有,直接一句话砸出来一百多万,弄得现在要么他曾老板低头,要么就鱼死网……或者破或者不破……

重要声明:小说《随身带个侏罗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