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明心见月(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耳子 书名:乱世江湖行
    方在急急追逐间,丰子都忽然听到有人说道:“大哥莫急,我来帮你。”(身shēn)边倏忽白影掠过,直向那白兔扑去,瞧(身shēn)影正是阮玥。丰子都大喜,然而亦不由得有些谦疚,说道:“阮姑娘,不好意思,我终却是吵醒了你。”阮玥微微一笑,道:“哪里关你什么事,是我肚子叫醒了我。”看到白兔纵(身shēn)一跳,躲藏在一块石头的后面,周围众多乱石堆集,此间便要转(身shēn)也为艰难,更遑论能够施展轻功,于是轻轻对丰子都打了个手势,从旁侧缓缓包抄过来。

    丰子都会意,遂在前面伸手拦住白兔的去路。那知那白兔着实机警无比,转(身shēn)一闪却窜入后面草丛中,簌簌声响,又躲入另外一块石头缝隙里。如此追追停停,丰子都和阮玥尽管声喝吆呼,手抓脚跺,然而赶逐多时,总是让那只白兔趁着间隙逃离,只不能捉住。两人越赶越远,越逐越僻,渐渐地来到半山腰上,一片密林边。

    这时候那白兔蓦地里自一块巨石底下钻出,撒开四足,就象(射shè)出的弓箭一般径往那片密林里窜去。那片树林林深枝密,周围蒿草又是疯长,只要白兔遁入里面,从此再无踪迹来可寻觅。

    阮玥眼见那只白兔(身shēn)影即将隐没于树林里,此时已经来不及施展轻功再去捉拿,不(禁jìn)甚为气恼,摇头大呼可惜。丰子都看到自己和阮姑娘两个人长夜漫漫一番辛苦,最后都要无功而返,亦是恼恨。低头间突然瞥见脚边恰巧有着一块小石头,丰子都经已来不及张望窥准,于即弯腰拾起,运劲便向那急奔的白兔(身shēn)上大力掷过去。

    丰子都既知无法再来追及,掷石头原本的意思只是想敲山震虎,好把那白兔从树林边上惊吓回头,不致让它窜入树林里。怎料小石头去势奇速,那只白兔偏是恰巧跳(身shēn)跃起,登时被小石头实实在在掷了个正着,“吱唧”的一声尖叫,空中打一个翻滚,顿即毙命。

    阮玥旁边见到,由不得大为高兴,拍手欢声叫道:“大哥,果然是好精准的手法。”避开脚下的石堆,急忙跑过去树林边来捡拾那白兔。

    丰子都只想不到自己把石头一掷之下居然奏有奇效,也为开心,咧嘴笑道:“我纯粹瞎掷的,却是那兔子冥冥命中该有此劫,要做我们的腹中裹物,便想避免亦为不得。”月色下从后面看到阮玥婀娜曼妙的(身shēn)影,倏忽间竟是由不得怔怔恍神,暗自忖道:“阮姑娘毕竟远较她妹妹来得率真可(爱ài)。”然而心底深处怎么总为莫名其妙地想起那个野蛮刁钻的荆家小姑娘,他都(禁jìn)不住为自己骤然冒出的念头感到有些荒谬奇怪。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蓦地里听到树林边阮玥忽然一声惊叫,声音里满是惶恐怖悚之意。丰子都猛地从魂游太虚中回神过来,不(禁jìn)大惊,忖道:“哎哟不好,莫非阮姑娘碰到了甚么危险?”哪里还有他想?慌忙赶(身shēn)奔过去。近到跟前,却见阮玥一双眼睛定定望着她面前一丛半人高的蒿草堆,周(身shēn)上下兀为个剧烈颤抖不止,脸色时而绯红时而苍白,似乎既为万分羞怯又似乎极为愤怒,神(情qíng)间只是十分怪异。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江湖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