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七章 设宴

    “快,里头急等着呢!”

    宁国府一处角门上,赖升亲自安排着将一样样刚从“醉清风”紧急调送回来的珍稀新鲜食材往后厨房送。

    醉清风就是年前贾清让冷子兴盘下的那处酒楼,如今已然开张三个多月了。

    “赶紧把这几条鱼给方大厨送去!”

    打开木桶,查看了一下里面的几尾鲈鱼还在桶内欢快的游动,赖升这才点点头,催促着小厮往里送。小厮们也知道今(日rì)府中有大事,耽搁不得,一个个手脚都麻溜麻溜的。

    赖升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遂从边上一路往厨房里走。

    宁国府的大厨房十分宽敞,此时却显然有些忙碌,二十多个婆子、小厮和厨子来往穿梭其间,倒也不算太杂乱。

    “怎么样方师傅,可妥当了?”赖升走到一名略显富态的中年厨子之前问道。语气居然一点也不倨傲,反而有种尊敬的感觉。

    这厨子正是赖升先前所提的方大厨,是贾清花重金从号称京城第一酒楼的一品阁挖过来的。据说那一品阁掌柜当时是暴跳如雷,威胁方大厨若是敢走就让他见不到明(日rì)的太阳......

    结果第二(日rì)清早就有人发现那平时骄傲的不可一世的一品阁掌柜**着睡在自家酒楼大门口,那时候,可是二月天......

    当然,事后他如何向他幕后的老板诉苦、告状,其幕后老板又是如何反应的等一系列事(情qíng),就不赘述了。

    方大厨一手执刀,一手按住砧板上的鲈鱼,不过两三下动作,小巧的鲈鱼就被处理干净了。他听见赖升的问话,手上动作不停,只抬头略看了赖升一眼,一边继续自己的工作,一边道:

    “赖总管还请放心,这松江鲈鱼可是我的招牌,我干这行几十年了,还从来没失败过,你就放心好了,保管误不了府上的事!”

    “那就好,麻烦方师傅了......”

    赖升道,看了看此处确实无甚问题,又和厨房管事的交代了一番,赖升就准备去前院里照看着。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今(日rì)跟着来的那些随从,可不止七品呢......

    “大(奶nǎi)(奶nǎi)来了。”

    赖升见到居然是尤氏和秦氏带着十多个丫鬟婆子过来了,连忙上前问安。

    尤氏道:“这里可妥了。”

    “都妥了。”

    尤氏环顾一周,点头道:“这里交给我,赖总管去前面招呼吧。”

    “是。”

    赖升走后,尤氏又对秦可卿道:“秦氏,你去宁安堂里,等着看二叔那里是否有需要传话招呼的,这里我看着就好。”

    秦氏躬(身shēn)应了一声:“是。”然后就带着她的丫鬟走了。

    尤氏留下来自然不会是要亲自下厨展示手艺,平时为贾清素手调些羹汤也就罢了,这个时候,还是要让真正的大厨来((操cāo)cāo)刀的。

    她只是来居中调度,保证做好的佳肴能够完美上桌的。眼看着宁国府在贾清的主持之下,愈发尊荣,她要保证她时刻都有存在的价值。

    ......

    宁国府后厨这一边忙碌起来的原因就是:水溶今(日rì)要在宁国府用午膳!

    宁安堂内,贾清正和兴致极好的水溶喝茶闲谈,一个丫鬟走过来道:“回二爷,宴席已经摆上了。”

    贾清点头并示意她下去,然后对水溶道:“承蒙王爷不弃,鄙府已经略备酒菜,请王爷入席。”

    水溶站起来道:“你我之间,原该经常相聚的,只是以往你疏离于我,从不相邀。今次既然到了贵府,也就不管厚颜与否,总得好好尝尝贵府的美味佳肴。”

    水溶说的不错,贾清这一年来接连遇到喜事、升迁,虽未大宴宾客,但世交故旧总有些还是会到的。但是,他却不曾邀请过水溶,事实上,其他人他也没邀请,都是自己到的......

    贾清笑了笑,不作多言,道:“王爷请。”

    水溶嘴角带笑的看了贾清一眼,对于贾清的(性xìng)子还算了解的他知道。贾清不邀请他,顾忌尊卑也许只是一点,或许根本就是个借口......怕是懒怠于应酬才是真吧!

    引着水溶往宴会厅走,其间跟着水溶前来的郡王府长史以及两个典议也从偏厅出来。他们,是由贾蓉负责招呼的。

    “蓉儿,好生招待几位大人,不可怠慢!”

    到了宴会厅,贾清驻足吩咐后面的贾蓉,又对北静王府王长史等几位道:“恕招呼不周之罪了。”

    王府长史,是王府之外,除了王爷本人,最能代表王府的人物,是为王府二号人物!

    王府长史不是王府奴才,而是有朝廷正式文书的官员,而且品级不低。本朝规定,亲王府长史为正五品官员,郡王府长史为从五品官员,总揽王府及其封地的政令、事务。

    而且,长史官因为是代王爷行事,面对这个特殊官员群体,几乎所有的朝廷官员都会客气以待。

    不过,今(日rì)北静王在场,他肯定是要相陪水溶的,所以只能让贾蓉代为作陪。

    “不敢,贾将军太客气,下官等何以敢当。”

    王长史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就带着两个典议往边上一桌而去。

    “蓉儿......”

    “在。”

    贾蓉正在走神,被贾清唤醒,连忙答应了一声,上前狗腿子似的招呼王长史等入席。

    贾清眉头皱了皱,不过倒没说什么,转(身shēn)招呼水溶入座。

    “寒舍比不得王府,酒菜简单,若有不周之处,还请王爷见谅才是。”

    坐下之后,贾清笑着说道。

    水溶摆手道:“如此珍馐佳肴若还算是简单,那天底下也没有盛宴了!贾兄就不必和我客(套tào)过甚,再如此,就真是与我见外了。”

    这种话水溶不是第一次说,但是贾清却不会粗浅的以为按照水溶说的那样亲近就是好事。在这个封建时代,尊就是尊,卑就是卑,岂是简单的凭关系就可以抹灭的。

    “王爷请。”贾清招呼道。

    水溶却不动筷子,而是道:“早就听闻你从江南带回来十二名绝色舞女,不知我可有幸一见否?”

    主人未做安排,而客人主动询问舞姬,其实是比较失礼的事。不过,水溶是自忖他与贾清皆为年轻人,又一向私交很好,所以才出言相问的。

    贾清自然不会多想,毕竟他到水溶府上,水溶对他可是大方的很,别说欣赏舞姬了,贾清知道,若是他愿意,水溶一定不介意送他几个的......

    “这有何不可,王爷有兴致,是她们的荣幸。”

    贾清说完,就对边上侍立的丫鬟道:“去把嫣然姑娘她们请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梦入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