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金律哲抬起一只手捧住她的脸,让她的眼睛看着自己,“我怎么能不来,我要是不来,你想怎么回家呢?”

    欧云馨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她将头依偎进金律哲的怀里,轻声道:“不知道,不过你不来接我,我也会打给你的。因为我真的出不去了,我不能一直站在这里呀!所以麻烦谁都没有麻烦自己的……”

    ……

    “Cut!”陈民声在那边对着凌语熙喊到,“语熙,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换个人去给你试试!”

    “导演,对不起,我有点……”凌语熙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是有些尴尬的,跟自己的前男友说(情qíng)话,这种感觉真是无比酸爽、无比**!让她真的适应不了啊。

    “陈导,我们休息一下吧!”蔡榄峰说。

    “嗯,好吧!休息十分钟。”陈民声说。

    凌语熙正准备向睿濛那边走去,但是却被蔡榄峰拉住了,他将凌语熙拉到一旁去,跟她说:“你的演技就只是这样吗?”

    “我的演技?我哪还有什么演技啊?我……”遇见你就够我难受的了,整天还要和你谈(情qíng)说(爱ài),我已经快要崩溃了!我真的就快要崩溃了!!要赶走记忆深处的你,要封锁自己和你的所有记忆,我真的快不行了。今天才第一天我就这样了,那么以后我又该如何呢?

    “你不要想过去,就把我当成金律哲就好,你以前不是也把舞昸澄当做是我么?怎么现在却做不到了呢?”蔡榄峰问。

    “你放开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来跟我说。”凌语熙甩开蔡榄峰的手,然后借机离开这里。

    蔡榄峰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想着:熙儿,不管怎样我都要让你回到我的(身shēn)边!

    之后他看看刚刚还搂过她的那只手,慢慢将指尖曲起,慢慢将手放到鼻尖闻闻,仿佛那上面还有她的香味。

    ……

    欧云馨说完那番话后,就将头埋进他的怀里,而金律哲也笑着拥住她。

    “好了,我们也赶快回家吧!”金律哲搂着她的腰,在她耳畔说。

    “嗯。”雨,越下越大!风也增强了很多,金律哲手中拿着的那把伞也被吹的斜了过去。

    欧云馨衣服被打湿了,所以金律哲想要把伞打好,可是风太大了,他要去用两只手才能将伞扶稳。

    不过他的动作将他和欧云馨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

    欧云馨看着他那张近在眼前的侧颜,感受着自己的(身shēn)体被他紧紧拥在怀里那暖暖的温度,她感受着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狂跳着。

    她就好想现在马上狠狠吻上他的嘴唇,很想狠狠地让他吻着自己的唇,很想让他狠狠地蹂躏自己,将自己揉进他的(身shēn)体里。

    而金律哲的想法也和她差不多,因为她的(身shēn)体真的很暖,熨烫了他的(身shēn)体,也熨贴了他的心,让他想不顾一切的将她彻底拥有。

    虽然他们昨天晚上才……但是他的(身shēn)体就是渴望着她,就是很想让她为自己迷醉。

    他们两个都很渴望着彼此,所以当欧云馨抬头、金律哲低头的那一刹那,就天雷勾地火了。

    ……

    只是凌语熙又躲开了,在蔡榄峰的唇贴上来之时,她又再一次避开了他的唇。

    “凌语熙,你在干嘛?”导演大叫道。

    蔡榄峰的手还抱着凌语熙的(身shēn)体,感受着她的温度,只是他没有帮凌语熙说话,只是用宠溺的目光看着她。

    “导演,不好意思,我还是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接吻会有些难为(情qíng),所以我们再来一遍吧。”凌语熙嗫嚅地说。

    “好吧,准备……Action!”

    凌语熙这次视死如归的吻上了蔡榄峰的唇,但是因为自己的唇是紧紧闭着的,表(情qíng)也是很紧张的,所以又“Cut”了。

    这第三遍、第四遍、第五遍还是一样的问题,所以导演叫人清场,只留几个控制摄像机的人,还有导演和副导演。

    但是结果还不如前几次,又继续拍了几遍,她好一些了,蔡榄峰又出问题了。

    最后这一条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才拍完,凌语熙一下戏就被睿濛说了,然后就把她推到车里面了。

    “好了,我没事的!你去给我还有榄峰弄点姜茶吧!”凌语熙靠在椅背上,手里抱着一个(热rè)水袋,(身shēn)上裹着一件军大衣,跟睿濛说到。

    ……

    她和蔡榄峰这部戏磕磕绊绊也拍一小半了,导演很火大,但是她和蔡榄峰需要一起拍的戏是NG最多的,和别人一起演戏的话,她的演技是完全在线的,只是和蔡榄峰就不行了,他们不是她NG就是蔡榄峰莫名NG。

    陈民声没有办法,只能慢慢磨了,而且这样慢慢磨的结果常常都让他有些意外,只要结果是好的,其他怎样都没有关系。

    不过这几天凌语熙和蔡榄峰分别来向他请假,他不想放他们的假,可是他没有办法不放他们的假,于是他就只能这样同意他们放假了。

    ……

    时间快到12月21了,所以凌语熙请几天的假期,去陪陪父母,而乔治和史蒂芬他们也要来中国了,她也应该去和他们几个见见面了。

    不过,现在她还和蔡榄峰在拍(床chuáng)戏的部分,因为舞昸澄快来陪她演戏了,所以她就要求导演先把和蔡榄峰的亲密戏拍完,如果没有拍完的话,那会让他们都很尴尬的。

    因此现在就是在准备拍她和蔡榄峰的第一次(床chuáng)戏,她已经穿着隐形内衣坐在(床chuáng)上了,他们两个刚刚才把脱衣服的戏给拍完。

    现在就准备继续下去,因为只是拍上半(身shēn),所以她也就只是脱了上半(身shēn)的衣服,其实她的下半(身shēn)还是完整穿着一条牛仔短裤的。

    因为这部戏是会送去几个国外的电影节去参映的,所以它的尺度就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蔡榄峰也换了一(套tào)睡衣走进房间。

    “都准备好了吗?”导演问向他们两个,又看向了场记和其他工作人员。

    在大家纷纷都做了ok手势的时候,凌语熙轻声对蔡榄峰说:“我不希望你又耍什么花样,这场戏我希望可以快点完成,我……”

    “你不想回忆过去的美好吗?”蔡榄峰也轻声跟她说。

    “不想。”凌语熙这句话说的很是决绝。

    “可是我想……怎么办?”

    “你想也要人来配合,我不配合,你也没办法想啊!你说是不是呢?”凌语熙的瞳孔变得漆黑如墨,不过很快的又变回原本的颜色了,随后她也对导演做了一个ok的手势。

    ……

    于是他们开始了这场戏的拍摄,凌语熙将手搭在蔡榄峰的后背上,感受着他亲吻自己的脖子,感受着他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的耳垂,然后忍住想要将他推开的冲动,继续着这场戏的拍摄。

    蔡榄峰的那个地方,在亲吻她的时候就已经站起来了,而她也感觉到自己的(身shēn)体起了一些的变化,她的(身shēn)体发软,想要他的唇瓣去到……她的唇上,狠狠地吻她。

    可是她也知道现在是不可能的,而且昸澄可以让她不用吃缓解疼痛的泡腾片、药丸,所以她不可能会就这么放弃他的。

    “Cut,换机位,顺便给他们两个补补妆。”导演说。

    所以化妆师走来给他们两个补妆。

    机位换好以后,就又继续再来一遍。

    直到这个镜头拍完后,蔡榄峰快步离开拍摄场地,走到他的女朋友那里,把他现在的女朋友拿来疏解因凌语熙而升起的**。

    他带上(套tào)(套tào),然后没有任何的(爱ài)抚就直直闯了进去。

    因为他的休息室和凌语熙的休息室是隔壁,所以凌语熙可以听到“那个”的声音,而且蔡榄峰没有把门关紧,因此凌语熙走入那一片地方的时候就会看到一点点。

    也因为这个,所以她换完衣服就直接叫上睿濛离开了片场。

    ……

    12月20号晚上她就回到北京了,然而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舞昸澄的家里,去等待舞昸澄的到来。

    睿濛也去了她哥哥们和左所住的酒店,不过在睿濛走之前,她还跟睿濛说了几句:“你明天可以不出现,后天再和左一起来我家里,我有事(情qíng)要你们去做。”

    睿濛走了后,她就在钢琴前坐下了,带上耳机,不去打扰别人的休息。

    她慢慢抚上琴键,慢慢的有好听的音乐从钢琴中响起。

    直到舞昸澄回到家里,慢慢走到她的(身shēn)边,将她头上带着的耳机拿开。

    凌语熙才转过头来看看舞昸澄。

    “在弹什么呢?”舞昸澄拉着她走到沙发那里坐下,而后把她放在自己腿上,让她坐好,才问的。

    “新歌。”凌语熙乖顺的答了。

    “给我听听?”

    “好,不过要明天才给你听。”凌语熙低头捏捏他的鼻子,“对了,明天你应该会去参加远建集团的慈善义卖吧?不会像这几年一样不去参加吧?”

    “我这几年不去参加,是因为我都要去美国陪你过圣诞好吗?你这个小东西不会忘记了吧???”舞昸澄抚摸过她的腰线,顺着腰线摸到她的后背上。

    “没忘,所以这几年里你12月一般都没有安排活动,所以你就去帮我演个角色吧!”

    “什么角色?”

    “健(身shēn)教练!很帅气的,而且和我那个角色还有一场吻戏,所以我才想到你的,而且导演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和你有吻戏?”

    “嗯,是的。”凌语熙吻吻他的唇,“可以吗?”

    “当然,宝贝,你知道我不会拒绝你的任何一个要求的。”哪怕是以后你想分手,我也会成全你的,只因我是那么的(爱ài)你,不忍心让你为难。

    ……

    下章继续。

重要声明:小说《娱乐圈之霸爱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