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 冰火傀儡,锋弦幻影(中)

    三刀之后,幻象遭受的逻辑损缺已经无法自行修补,终究消散如烟,化为虚无。

    凰时清重新看到了八风仙音谷的景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面八方涌来的剑气。她仅仅让十指行云流水地在琴弦上跳舞,轻柔的琴音弥散在以长琴为中心的领域内,待到剑气突入的瞬间,凰时清乍然单弦厉拨,瞬间牵引四周琴音剧变,由缓转急,其间蕴含的厚重灵气同时爆发,直接把围攻剑气尽数击散。

    解决完四方剑气之后,凰时清重新把精力放在了反弦上,防止周围音韵术法成型,很快又稳定了局势。

    大黑牛已经拉着车不紧不慢地往前走了起来,弦晴信却蜷缩在车头,鬼畜地颤抖,想必还陷在了幻境里。现在的凰时清不仅要对付随深入距离增加变得更复杂的叠曲,还要沿途撒下凰羽作为探针侦测琴声,也腾不开手。

    于是,在简单的思索后,九条雪白的狐狸尾巴非常不可名状地扭动着缠向了弦晴信,先把他摆正,然后再把他的头盔取下,接着把他痛苦扭曲的脸翻转过来,最后把他颤动的眼帘拉了上去。

    凰时清注视着他的双眼,又是一片狐光。

    她不得不承认,最近她狐魅幻术的使用频率是真的高。

    弦晴信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茫然地看了正低眉沉浸于无声弹琴的凰时清一会儿,忽然松了口气,还笑了一下。

    凰时清没看他,却总觉得他好像笑了,不(禁jìn)又露出了不开心的神色,而她的九条尾巴再往回收的时候,却分明感到有一条遭到了温暖柔和的抚摸。

    于是她愠怒地抬起头,龇牙咧嘴地瞪着弦晴信,却看到他的口型连续变动了一阵。

    你说什么?本凰的狐狸尾巴在你脸上蹭得很舒服?流氓!

    凰时清发誓,如果现在可以说话,她一定要激(情qíng)辱骂弦晴信!

    忽然,(身shēn)后谷顶,一股强烈的灵压降下,前方迷雾上更染了一层红光,凰时清惊愕回望,却见到了铺天盖地横跨峡谷的火焰。

    拔刀,断时,红云止。

    说实话,凰时清觉得现在的(身shēn)体有点碍事,凤狐双血的清圣之力压制了她对混乱之力的施展,假如换个别的(身shēn)体,她根本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即使当下八风仙音谷内灵气充沛,她也有底气将其连吸收带反击,摧毁得七零八落。

    待到刀招“断时”效用散去,红云重又笼罩而下,可其上方偏偏又炸出了漫天冰雾,也盖了上来,冰火两重天撞到了一起,强大的力量疯狂地碰撞。

    原本捏着时间差打出的火冰两系大范围伤害术法,却由于领域内短暂的时间暂停,变成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shēn)的效果。

    凰时清很想苦笑,但她没有。

    “山谷外围,怎还有此等曲风极招?”弦晴信神色惊讶,口型表现了他的疑惑。

    真的是靠琴曲驱动的招式么?不一定吧?

    凰时清很无奈。

    彻底融混到一起的冰火双极之招,最终演变成了震撼天地的大爆炸。

    收刀,断空,风云定。失去空间概念的漆黑高墙,隔绝了毁灭力量的蔓延。

    当炎帝遇上海神,又会是何等光景?

    一神教的真神最怕遇到的是同为一神教的异教神,而作为无尽乱魔之一,她只能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凰时清俯首弹琴,鞘里苗刀纹丝不动。

    看到凰时清的反应,弦晴信竟然有一点疑惑。

    直到两边山崖上接连滚落的诸多魁梧(身shēn)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弦晴信连忙反(身shēn)抓住牵绳和鞭子,((操cāo)cāo)控着大黑牛前进的方向,同时不断地转过头观察后方(情qíng)况。却见迷雾里忽然亮起红蓝两色光芒勾勒出的人形轮廓,还越闪越多,很快,黑牛脚下的大地都出现了震动,而光亮的人形轮廓也不断变大,显然在飞速靠近。

    最终,竟见体内升腾着烈火亦或寒冰的两种银壳傀儡,或奔或跃或翔,极速接近。弦晴信感其灵压,暗自惊惧,提枪往车旁地上一戳再猛地拉起,顿见牛车后方地下尘土崩解升空,其间一尊透明艾斯卡姆龙影翻卷,须臾间已化作一头土龙,撞了过去。

    凰时清的(身shēn)后,一连串的爆炸激((荡dàng)dàng)着气流,吹拂在她的绿萝裙上。

    “弦晴信,你哪里来的如此悍招?”她望向弦晴信,问。

    虽然没有声音,但感觉对方应该看得懂她的唇语。

    “龙森野教我的。”弦晴信尴尬地摸了摸头,笑道,“地枪•墓龙夜奔。”

    “母龙也笨?什么玩意儿?嗯……算了……”无奈地又叹了口气,凰时清又探出了一条尾巴来,竟然从上面伸进了弦晴信的板甲里,弦晴信再度一脸懵((逼bī)bī),但绒毛摩挲过的地方居然还痒痒的有点舒服,竟不(禁jìn)红了脸。

    直到她的尾巴摁上了弦晴信跳动越发快速有力的心口,随即,凰时清低下了头,弦晴信却感觉一行字划过脑海:“把她放在心口,你我便可交谈了画字交谈了。”

    在歪歪扭扭一阵乱麻之后,弦晴信终于画下了他的第一句能够理解的话:“墓龙夜奔。”

    #b首发a

    “地枪,龙、土双系合流之招,你哪里来的龙气?”凰时清问。

    “枪中有。”弦晴信的话还是很简单。

    “……囚龙血魂枪,当真奥妙非凡,怪不得有龙霄府强者想要暗中劫夺。”凰时清叹了口气。

    幸好,现在周围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了,两人也有了闲暇,才能够比较悠然地画字交谈。

    “好在现如今他们不来找我麻烦了,但我觉得……事(情qíng)可能还没完,早晚他们会再跳出来。对了,刚才后面的冰火两重天和银俑大军……真的是八风仙音谷琴阵的效果么?总感觉画风不太对。”

    “明显不是。”凰时清很不屑,“有人背后放冷箭、捅刀子,不是正常((操cāo)cāo)作么?反正我们化解得轻轻松松,也只有始作俑者会难受,我还真懒得管他。”

    “……你弹了那么久的琴,累么?希望不要划伤了手……”

    “我的手有灵气加护,哪有那么(娇jiāo)弱,反倒是经受了如此高强度拨弄的秦弦比较……”

    凰时清忽然察觉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秦弦?毛线球!是琴弦啊!

    脸颊绯红的凰时清默默地低下头去,反手把脑海里的“秦”字涂成了“浓墨重彩”的黑点,然后画了个“琴”字上去。

    最后,她冷静地在最后加了一个“危弦”,完成了她的话。

    等等……

    凰时清面不改色地把“弦”也涂黑了,换成了正确的“险”字。

    弦晴信依然表(情qíng)稳定,然后画了一个笑脸加一个(爱ài)心,还恬不知耻地把(爱ài)心涂黑了。

    脸色彻底通红的凰时清连头都不敢抬,只能默默地把尾巴收了回来,弦晴信却还抚了一把。

    又往前进了一阵,两人在迷雾笼罩下进入了一片(阴yīn)森石林。

重要声明:小说《域外天魔搞事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