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我想宝贝陪着我!

    飞往金陵的飞机上。

    靳御怀抱着慕柒柒,一声声柒柒、宝贝、公主的唤着,时不时的他抚摸着她沉睡的面庞,时不时的又握着她手,亲吻着她每一根青葱的手指,痴(情qíng)缠绵,恋恋不已。

    虽然医生说慕柒柒只是受惊过度,很快就会醒来的,可是自从事发到坐上返程的飞机,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怀里的小丫头却像是睡美人一般,毫无苏醒的迹象。

    “她什么时候才能醒?”靳御问守候在一旁的医生。

    这个问题,几乎每过几分钟他便要问一遍。

    医生只能谨慎的重复差不多的答案:“靳太太受惊过度,又受到爆炸波的冲击……”

    靳御摆了摆手,没让他继续说下去。

    几个小时前。

    洛铖一声令下,几乎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靳御和慕柒柒。

    却也在同时,颜煜宸的先锋部队冲进了化工厂,很快,训练有素的队伍便将两人护送出了危险区域。

    几乎同时,洛铖的手下引爆了炸弹,整座化工厂顷刻间灰飞烟灭,一同埋葬的还有那些来自燕庭的叛军。

    此刻的靳御无比的感激那零点几秒,如果不是那零点几秒,他也好,慕柒柒也好,都将随着那一声巨响消失于这个世界上。

    她活着,真好。

    能活着看着她,真好。

    能这样抱着她,真好。

    靳御握着慕柒柒的手,贴到他的脸上,“宝贝,你已经睡了好久了,我们快到家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呢喃的说着。

    忽然,他感觉她的手指动了动。

    “老公……”慕柒柒蔫蔫的叫着。

    “我在!宝贝我在!”靳御激动不已。

    “老公……快走……有炸弹……”原来她说的是梦话,梦里她宁愿自己葬(身shēn)火海,也不希望他来陪葬。

    她希望他活着,正如他不希望她有事一样。

    靳御突然觉得鼻头一酸,连呼吸都是痛的,他仰起头,抑制住流泪的冲动。

    “老公……”慕柒柒的声音。

    “我在!”靳御继续和那个做梦的小丫头对着话。

    “老公……我好怕我就这么死掉了……”

    靳御仰着头,吸了吸鼻子,“不会的……有我在……不会的……”

    “老公……你哭了么?”慕柒柒问。

    靳御闻声一震,连忙低下头,这才看到,怀里的小人儿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正水汪汪的看着他。

    “宝贝!你终于醒了!”靳御的激动难以言表。

    慕柒柒微微勾起了唇角,可是眼眶中的泪,像是抑制不住似的,一滴又一滴的滑落下来。

    靳御俯下头,激动的吻住她柔软的唇瓣,鼻息里都是专属于她的甜蜜的味道,他贪婪的(吮shǔn)吸着,呼吸着。

    慕柒柒被他吻得就要喘不过气来,可她还是将手勾在他的脖子上,用尽她所有的力气回应着他。

    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她活着,被他抱着,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空气里慕柒柒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她刚刚醒来,还虚弱得很,靳御不舍的松了吻,用指腹抚摸着她红肿的唇瓣,“宝贝,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慕柒柒拧着眉:“耳朵好痛,脑子嗡嗡响。”

    靳御心头一紧,大喊了一声:“医生!她这是怎么了?”

    医生回答说:“这个是耳膜受到刺激后的正常反应。”

    她先是被洛铖的那一枪伤了耳膜,接着又经历了一场爆炸,简直是痛上加痛。

    “有什么办法可以减轻她的痛苦?”靳御焦急地问。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能将这份痛苦移架到自己(身shēn)上。

    医生面露难色,“这种症状大概会持续两到三天,目前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您可以为靳太太按摩按摩太阳(穴xué),帮她转移一些注意力。”

    医生还没说完,靳御已经将拇指按到了慕柒柒的太阳(穴xué)上,一圈一圈,温柔打磨。

    “宝贝,感觉好点没有?”靳御问。

    慕柒柒微微蹙眉,随着(身shēn)体各处的感官渐渐苏醒,头痛的感觉越加明显。

    “还是很疼?”靳御忧心的追问。

    慕柒柒点了点头。

    靳御皱眉,懊恼自己无法为她分担这份痛苦,下一秒,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低下头,稳稳含住了她的唇瓣。

    “混蛋……松开啊……”慕柒柒红了脸,挣扎着推开他,刚刚她不知道有外人在,现在知道了,决不能让他这么乱来。

    靳御紧紧地抱着她的(身shēn)体,像是要把她融化到自己的(身shēn)体里似的,贴着她的唇瓣说:“医生说了,让我帮宝贝转移注意力!”

    慕柒柒瞪了他一眼,什么转移注意力嘛!不就是乘人之危占她便宜么!

    慕柒柒捶着他的肩膀,羞红了脸说:“可是……医生……还在呢……”

    话音落下,医生识趣的退后了几步。

    靳御毫不在意似的,温柔的抵开她的齿关,在她的唇腔中轻柔的纠缠着。

    慕柒柒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情qíng)愫与羞怯并递,(身shēn)体里所有的血液都集聚向大脑,脑子里嗡嗡的,整个世界似乎都没有了声音。

    良久,靳御托着她的头,温柔的揉着她的发丝问她:“宝贝,感觉好点了没有?”

    慕柒柒微微蹙眉,好像,真的,好了那么一点点,脑子里的嗡嗡声似乎没有那么响了,耳朵的痛感也弱了许多。

    听力复苏了许多,渐渐的她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敲击键盘的声音,打印机的声音,打电话的声音……

    慕柒柒头皮一麻,她扭过头向侧后方一看,只见对面的会议桌上,围着一圈人,每人各司一职,纷纷忙碌着,对于刚刚他们两个人发生的一切,像是熟视无睹一般。

    慕柒柒以为自己花了眼,她晃了晃脑袋,又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楚。

    天啊!刚刚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被靳御那个禽兽给吻了?还不止一次?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丢人的事(情qíng)么?

    “放……放……放我下来!”慕柒柒语无伦次。

    “不要!”靳御紧紧地抱着她,眼下,他一刻也不想离开她,只想这么抱着。

    “丢死人了!”慕柒柒双手捂着她那红透的小脸,问:“他们怎么在这里?”

    靳御挑眉,“我军已经对郁南开战了,所以有很多事(情qíng)需要处理。”

    他回答着,一边是她,一边是国事,两权之下,他只能这样抱着她主持了整场会议。

    “你就不能给我找一个地方躺着,自己去开会么?”慕柒柒羞愧质问。

    “不能!”靳御抢断,“从现在开始,我要宝贝时时刻刻都待在我(身shēn)边!”

    他怕了,害怕再一次失去她。

    司徒琛走到近前,将一本文件打开放到靳御面前汇报说:“这是前方发来的战报,我军已经轰炸了三处地方的军事要地!军队目前继续(挺tǐng)进,预计明天一早就能抵近郁南首都!”

    靳御点头。

    司徒琛继续说:“还有,特警已经一举拿下燕庭市政厅,一干人等已经被控制,燕庭守军副将识时务,在被包围后,没有抵抗,已经投降。”

    靳御又点了点头。

    “外交部很快就会召开记者发布会,就这一次对郁南开战回答国内外媒体的提问,这是新闻司发来的大纲,请您过目。”

    说罢,司徒琛递过一支笔,靳御接过,落笔纸上,可能因为刚刚抱慕柒柒抱得太久了,靳御的手不由自主的抖着。

    司徒琛附耳小声说:“靳先生,太太已经醒了,您不妨也休息一下?”

    靳御瞪了他一眼,司徒琛觉得一股寒意从脖颈窜了上来,忙(挺tǐng)直了(身shēn)子,向后缩了缩。

    这几个小时,靳御不觉得有多腻歪,但是他们这些下面的人,可是活生生的看了一场偶像剧啊!男主抱着昏迷不醒的女主又亲又搂又抱,一声声的宝贝叫的那叫一个(肉ròu)麻,一幕幕简直让这些人大开眼界,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们还不能回避,还要一本正经的端着脸,目不斜视的探讨政事。

    靳先生,您有顾虑过这些下属的感受么?

    签好字,靳御将文件夹摔到了司徒琛怀里,接着不忘叮嘱,“让他们打电话的时候都小点声,我的宝贝需要好好休息!”

    “是!靳先生!”司徒琛唇角抽搐,他们的声音已经小到,可以让这间机舱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楚地听见刚刚您和太太接吻的声音了好么?还要再小?那电话还打不打了?事(情qíng)还做不做了?

    不过这些话,他是不敢和靳御说的。

    靳御转而将慕柒柒(身shēn)上的毯子裹得又紧了一下,像怀抱孩子一般,轻轻拍打着她的(身shēn)子,轻声说:“宝贝!睡吧!”

    慕柒柒拉起毯子,将整张小脸埋了进去,装睡总比尴尬的面对这一圈人要好的多吧?

    靳御将毯子扯了下来,盯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说:“让老公看着你睡!”

    他要时时刻刻看着她,抱着她。

    “你能别这样嘛?”慕柒柒来了脾气,小声呛他。

    “不能!”靳御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接着在她的脸颊又是一吻。

    天啊!慕柒柒又气又怒,可是当着这么多人,她总要收敛着点(性xìng)子,保持好形象,她可做不到像靳御似的,发起(情qíng)来什么都不顾了。

    她只能闭上眼,全程装睡。

    终于,飞机落地。

    慕柒柒从佯睡中睁开眼,这回总该放她下来了吧?

    谁知,靳御径直抱起了她。

    “放我下来吧!我没事!可以走!”慕柒柒说,几乎是央求。

    透过机窗,她看到下面已经聚集了一众赶来接机的人,其中还不乏有媒体记者,她好好地一个人这样被他抱出去简直丢死人了。

    “不要!我就要这么抱着你!”某人难缠的模样,简直无耻。

    慕柒柒:“……”

    机舱门打开,靳御抱着她从阶梯走下。

    人群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无论是劫持事件,还是营救行动,他们都将作为一段里程碑式的记忆同收回燕庭兵权一事一道载入史册。

    慕柒柒只能将头倚在靳御肩头,避开媒体的镜头。

    医护人员已经就位,医生看慕柒柒被靳御抱了下来,疾步将担架推上前来,等候救治。

    “柒柒受伤了吗?伤到哪儿了?”宣亚茹焦急哽咽的声音,人群自动散开到两侧,为第一夫人让出了一条路。

    宣亚茹走上前,摸着慕柒柒的脸,“我的好儿媳呦!平安回来就好!爷爷(奶nǎi)(奶nǎi)不知有多担心你!慕家也打来好多次电话!大家都很担心你!”

    慕柒柒咬唇,“还惊动了爷爷(奶nǎi)(奶nǎi)?我这就回宜园给二老报平安!”

    宣亚茹摇了摇头:“这一次你一定受了不少惊吓,先让靳御带你回桃园好好休息,等过两天再去看爷爷(奶nǎi)(奶nǎi)也来得及,一家人,不会挑理的。”

    听婆婆提到靳御,慕柒柒无奈的看向她,求助的语气说:“婆婆,您能让他放我下来么?我现在说什么他都不听!”

    宣亚茹斥责的目光看向靳御:“柒柒想下来,你就别抱着了!”

    “您可别听她的!刚刚她自己才走了两步,腿就软了,险些摔倒!”某人说谎都不用打草稿。

    慕柒柒瞪了他一眼,他什么时候放她下来过?一路上就算去洗手间都是被他抱着的好么?

    宣亚茹吓得不轻,“救护车已经到了,快送柒柒去医院好好查一查,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靳御挑眉,“没事,回去我给她按摩一下就好了!”

    “可不要大意了!毕竟又是劫持又是爆炸的!”宣亚茹蹙眉。

    “麻麻!”一直被忽视的靳司沐这时候大喊了一声。

    (奶nǎi)气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慕柒柒低下头,这才看到小小的靳司沐站在宣亚茹旁边,正仰着小脑袋看着她。

    “八爷?”看到儿子的那一刻,她的泪水滚然而下。

    他们母子,差一点就生死永隔了不是么?

    靳御的专车就停在一旁,他弯腰将慕柒柒抱到了车里,靳司沐跟着爬到了车上。

    小小的手牵着慕柒柒的手说:“麻麻,别哭!”

    慕柒柒揉着他的小脸蛋,“妈妈见到八爷实在是太高兴了!”

    “麻麻!我好想你!今晚麻麻陪司沐睡好不好?”小家伙乖巧的问。

    慕柒柒忙点了点头。

    靳御看着自己的宝贝这么轻易的就被眼前的“小(情qíng)敌”给霸占了,一下子(阴yīn)了脸,抿唇说:“妈妈需要休养,这几天你乖乖在宜园住着,等妈妈好一些了,再把你接回来!”

    几乎同时,慕柒柒和靳司沐一同不甘的问了句:“为什么?”

    靳御向车外的司徒琛使了一个眼色,司徒琛会意,双手探入车内一把抱出了靳司沐,连连道歉说:“八爷!对不起您了!”

    心里继续说,要怪你就怪你那个粘妻狂魔的老子吧!

    颜冉冉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天色大亮,晨光明媚。

    “柒柒!你终于能接电话了!”颜冉冉雀跃的声音。

    这几天慕柒柒伴着严重的耳鸣,很少接打电话,即便面对面与人说话的时候,她也要看着对方,结合对方的嘴型分辨他们讲话的内容。

    “嗯!耳鸣的症状好多了!”慕柒柒回复。

    “这么早,谁啊?”靳御不耐烦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起(床chuáng)气,将怀里的人儿拥的又紧了一些。

    “冉冉!”慕柒柒不耐烦的推开了某人那只正蹂躏她的手。

    电话里,颜冉冉继续说:“我现在要去出席一个发布会,等结束了中午就去桃园看你,好不好?”

    “中午?”慕柒柒犹豫了一瞬。

    “不方便吗?”颜冉冉问,“不方便那就算了!”

    “不方便!”靳御咬着慕柒柒的耳朵小声说,一双手越加的肆无忌惮。

    慕柒柒推开他的脸,对颜冉冉说:“不是!我是想中午我们出去吃吧!”

    “也好!”电话那边颜冉冉应话说。

    靳御一下子毛了,“不准去!中午哪儿都不准去!我要宝贝陪着我!”

    慕柒柒蹭的一下从(床chuáng)上坐了起来,发飙说:“混蛋!你到底想怎么样?这几天你天天像哈巴狗似的跟着我,连上厕所你也要跟着!这些也就算了,天天上班也要我陪着!吃饭也要我陪着!洗澡也要我陪着!不顾场合的亲亲亲,做做做!更过分的是,你还不让我接八爷回来!你到底想干嘛?”

    慕柒柒一口气说完,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电话那端,颜冉冉劝她说:“柒柒!别生气!表姐夫希望你陪着他,那我们就改天再约嘛!”

    某人探起(身shēn),一把将慕柒柒揽回到(床chuáng)上,揉到怀里,委屈地说:“我就想宝贝陪着我。”

    说着,温(热rè)的唇瓣咬着她的耳垂。

    慕柒柒直喘粗气,明知道这是她的敏感带,他却总是百试不爽的试炼。

    (情qíng)愫已然挡不住怒火,慕柒柒挣扎着,瞪着他:“你再这么粘人信不信我离家出走了?”

    靳御揽着她的腰,仿佛要将那细腰折断似的搂的紧紧地:“宝贝不要走!”

    慕柒柒呼了一口气,某人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无论她怎么发飙,怎么嫌弃他,某人永远都是一副你怎么说他都不在乎的模样。

    靳御握着她的手,附到他坚实的腹肌上,一路下游。

    “怎么办?宝贝?好难受!”某人粗哑的声音。

    “靠!”慕柒柒斥了一声,她刚刚才发了一通脾气,某人敢(情qíng)倒好,这种(情qíng)况都能(情qíng)绪高涨,想入非非?

    靳御握着她的手微微动了动。

    “嗯……”一声舒服的低吟。

    “把手拿开!”慕柒柒喝了一声。

    “好难受……”靳御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你这样我也很难受的,好吗?”慕柒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些天,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一只榨不出汁的柠檬了,可某人还是乐此不疲,毫无尺度。

    靳御挑眉,“既然这样,那就做吧!”

    某人话音落下,慕柒柒只觉得一阵乌云盖顶。

    啊啊啊!她不是这个意思好么?

    电话那端,颜冉冉一阵黑线,好像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某些人的现场直播了。

    靡靡的喘息此起彼伏。

    一阵面红耳赤中,颜冉冉挂断了电话,给慕柒柒发了一条信息,“改天我再去看你!”

    《佳人有约》第二季的记者发布会现场。

    因为节目新颖的创意,和几对俊男靓女cp的浪漫表现,为网站迎来了超高收视,网站趁(热rè)打铁,决定立即赶制第二季的《佳人有约》。

    作为第一季中圈粉无数的颜冉冉,这一次作为主办方邀请的嘉宾出席了这一次的记者发布会。

    发布会现场,记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采访机会。

    “颜小姐!第一季节目中,你和金先生可谓是圈粉无数,网友都称你们为‘颜圣’夫妇,一个颜值在线貌似天仙,一个(情qíng)圣附体浪漫无比,许多网友都觉得你们应该在一起!不知道二位会不会满足网友的小心愿,在现实生活中也试着发展一下呢?”

    “嗯……我和金先生是很好的朋友!在节目中他也很照顾我!”颜冉冉顾左右而言他。

    “金先生,像颜小姐这样颜值与才气并蒂的女神,会不会是你未来太太的理想类型呢?”

    金盛侧头,含(情qíng)脉脉的看向坐在他(身shēn)旁的颜冉冉,应话说:“当然!我非常感谢《佳人有约》让我认识了颜小姐,是颜小姐让我心中那个一直模糊的形象,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表白!表白!”台下起哄。

    金盛不知道从哪里捧出了一束玫瑰花,当着众人的面半跪在颜冉冉(身shēn)边,表白说:“冉冉!我(爱ài)你,比永远还要多一天!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颜冉冉觉得脸一(热rè),还好晟哥哥现在在英国,应该看不到这场发布会,要不她真的担心,她的晟哥哥听了这些话,会不会吃醋。

    这是之前节目组和她沟通好的,发布会现场,她只要配合做一些小活动,这样可以给媒体提供话题,从而炒作节目(热rè)度。

    颜冉冉羞答答的垂着头,她已经和导演组商定,不会接受这束花的。

    金盛并没有因为众人的起哄强迫她,而是绅士的起(身shēn),暖笑说:“没关系!我可以等你!不过这束花,请你收下,好么?”

    颜冉冉抿唇收下,轻声说:“请给我一点时间!谢谢!”

    当然,这也是事先安排好的台词。

    这样,就给了媒体遐想的空间。

    发布会结束了。

    颜冉冉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来到了后台,迎面总导演堆笑而来,“颜小姐!”

    “导演!”颜冉冉回应。

    “颜小姐,有事相谈,借一步说话?”

    颜冉冉点了点头,和导演来到了一间会客室。

    听完导演的叙述,颜冉冉一惊:“什么?你让我和金先生一起吃饭?还要给媒体摆拍?”

    总导演点了点头,“这也是炒作需要嘛!”

    “如果到时候网友真的误会我和金先生在一起了怎么办?”颜冉冉努唇。

    相比网友,她更担心她的晟哥哥会误会她。

    总导演解释说:“颜小姐不用担心,(热rè)度这种东西,很快就会过去了,而且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看第一季的时候,我对颜小姐的关照也不少,那时候靳少来片场找你的事,好多人都看到了,是我让大家对这件事绝对保密的,你说如果这件事(情qíng)传出去,网友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颜小姐是伪装单(身shēn)的(身shēn)份来参加节目,以此增加曝光度呢?”

    总导演打起了感(情qíng)牌,还不忘适时的添加些利害关系。

    颜冉冉心头一紧,就算她不答应配合炒作,被导演爆出靳晟来片场探班还把她气晕的事(情qíng),也足够把她送上头条了。

    更何况,她现在和靳晟的关系还不明朗,这件事(情qíng)还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绝对不能让事(情qíng)曝光。

    想了想,颜冉冉应话说:“好吧!不过……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总导演连连堆笑说:“谢谢颜小姐!那我这就去安排!”

    ------题外话------

    嗯…小三儿快回来了…wuli冉冉要被抓包了…

重要声明:小说《外交官的小萌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