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丐帮?

    东方泽天微微颌首,乔乔抿了抿嘴,“水酒?好啊。”

    一行人随意找了一家小酒家,只有几张桌子,卖点酒水和卤食。

    灰衣小哥主动举杯,“来,我敬你一杯,茫茫人海中能相遇,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我先干为敬。”

    乔乔挑了挑眉,没想到还有点文化。

    她只是沾了沾唇,根本没碰,至于东方泽天坐在另一张桌子,一个人独坐,神(情qíng)清冷,浑(身shēn)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灰衣小哥看了看乔乔手中的酒杯,“这是……”

    乔乔脸不红心不跳,特别理直气壮,“我还是个孩子呢,不能喝酒。”

    她说的太有道理,灰衣小哥嘴角抽了抽,没有再劝酒。“对了,我叫于小冬,你叫什么?”

    “乔乔。”干脆利落的话语,伴随甜甜的笑容,极具亲和力。

    灰衣小哥垂下眼帘,似乎在回味。

    “乔乔?名字真好听,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乔乔发现这个人蛮神秘的,衣着普通,像是一般小户人家的打扮,长相(挺tǐng)出色的,眉清目秀,但谈吐温文有礼,又带着一丝江湖人的豪爽。

    这就奇怪了!

    她一时猜不透他这个人,直接了当的问道,“那就先谢了,不知你是哪里混的?”

    于小冬很直爽,“在街头混。”

    有点意思,东方泽天嘴角微勾,露出一丝玩味的弧度。

    乔乔听的入神,眼睛一闪一闪的,眼中仿若有光,“有帮派吗?”

    于小冬似乎很喜欢她,“当然有,我是丐帮的。”

    乔乔震惊了,“呃,这年头丐帮都升级了?不用讨饭了?衣着这么整洁?”

    穿成这样,怎么讨饭呢?

    于小冬笑着解释道,“我们是净衣派的,无须穿的破破烂烂,而且有一定地位的人,不用亲自去讨饭。”

    乔乔摸摸鼻子,哪里都有阶级啊。

    讨饭的也分上下级,最底层的乞丐要将收入上交,再由上面统一发放。

    听到这里,乔乔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双目圆睁。

    她的表(情qíng)丰富生动,让于小冬不由自主的多说几句。

    “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乔乔笑眯眯的指着一边的东方泽天,“他是大哥,姓黄,你叫他黄大少吧,我是黄妹妹,我家是做皇商生意的,家里很有钱,你要是缺钱可以来找我。”

    这么不伦不类的介绍,让东方泽天嘴角直抽,“……”

    但很对于小冬的胃口,笑容满面的说道,“我就喜欢像你这种爽快的人,对了,你是京城人士吗?”

    乔乔很天真的点头,一点都没有防备之心,“是呀,我出生在京城,你不是吧,你的口音不对。”

    她特别有亲和力,只要她有心,跟谁都能说到一块。

    于小冬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是南方人,家乡发大水才逃难到京城,唉,求生不易,乞帮的(日rì)子也不好过啊,我都想找个正经的营生,娶妻生子过安乐(日rì)子。”

    他哀声叹气,眉头紧皱,似乎心事重重。

    乔乔打量了他几眼,知道他说的话没几句是真的。

    “这倒是,不过小兄弟长的眉清目秀,可以靠卖相勾搭几个富婆混(日rì)子。”

    忽变的画风,极为诡异。

    “……”所有人都蒙((逼bī)bī)了,这是神马鬼?

    东方泽天无语望天,很想装作不认识她。

    于小冬怎么也没想到看似傻白甜的女孩子,说话这么刻薄。

    这简直是对他的羞辱!

    他板起脸,“……你这是什么话?我是正正经经的人,(身shēn)在草莽,却是行的端坐的直。”

    乔乔眼珠一转,笑容灿烂,“开个玩笑而已,这就生气了?来来,我敬你一杯,以示赔罪。”

    她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很是殷勤。

    坐在一边的东方泽天看到她的小动作,揉了揉眉心。

    整一个小妖孽!

    于小冬这才转怒为喜,“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这样。”

    他将乔乔倒的酒一口喝光,算是尽释前嫌了。

    乔乔笑眯眯的应承,“当然,当然。”

    于小冬一扭头看向一边的东方泽天,眼神微闪,“黄大少,您怎么不喝?是嫌这酒太浊吗?其实味道不错的。”

    他(热rè)(情qíng)的劝酒,像个好客的主人。

    东方泽天面无表(情qíng)的瞥了他一眼,“确实不堪入嘴,差,本少爷可喝不了这种差酒,请不起客就直说嘛,我来请。”

    他将一个高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演绎的淋漓尽致,让乔乔非常的惊讶。

    “你们兄妹的嘴巴都这么……”于小冬的神色复杂无法用言语形容,“会说吗?”

    哪是会说?分明是尖酸刻薄!

    不对呀,不是说这位姑娘请客吗?怎么就变成他请客?

    东方泽天还嫌不够,又捅了一刀,“能说会道是一种本事,你就没有,不过不用太自卑,我们不嫌弃你。”

    “……”于小冬内心的酸爽只有他自己知道。

    乔乔心里都快笑抽了,“很感动吧?嘻嘻,我们兄妹都是大好人,你能认识我们是天大的福气。”

    东方泽天一本正经的说道,“低调点,没见人家感动的快哭了吗?”

    乔乔只看到了一个快崩溃的男人,忍不住笑了,“嘻嘻。”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于小冬的脸都僵住了,内心咆哮,疯了,真是疯了!

    “我太感动了,所以决定去打一壶好酒,你们等我回来,很快的。”

    不等他们回答,他就奔了出去。

    乔乔嘴角轻扬,笑声溢了出来,“怎么样?耍人玩很有趣吧?”

    东方泽天丢了个白眼过来,“恶趣味,太幼稚了。”

    乔乔觉得他也不是什么好鸟,“你不也玩的不亦乐乎吗?”

    东方泽天傲(娇jiāo)的哼了一声,“我是配合你,怕你露馅被人灭了。”

    乔乔根本没当一回事,“一个别有用心的人,我还没放在眼里。”

    她向来张扬,我行我素,不受世俗的约束。

    东方泽天语重心长的劝道,“做人不能这么嚣张,当心吃亏。”

    乔乔(爱ài)(娇jiāo)的笑道,“不是有你吗?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调皮的样子可(爱ài)又俏丽,对东方泽天来说,是个甜蜜的负担。“唉。”

重要声明:小说《神医嫡女嚣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