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再遇楚莫嫣

    三年个(屁pì)啊!暗月的产业压根就撑不到三年!李正阳咽了口唾沫,不得不承认姚福贵的眼光还是非常独到的,至少他说的这些,自己正在实施,不过手段更迅速,手法更狠辣罢了。

    “姚长老,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李正阳继续摸着下巴。

    姚福贵对李正阳的回答非常满意,(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夸赞:“孺子可教啊!这一点你比你师父强多了,当初刚认识的时候,他每年都要将大笔的资金捐给暗月,劳资当时就跟他说了,可是没什么卵用,他的脑子就是一根筋,说什么那么做太无耻了,不能乘人之危,我靠!李正阳,你说说看,这手段无耻吗?”

    “无耻个(屁pì)啊!”李正阳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助人为乐的大无畏精神!他吗的,你老是不知道暗月产业烂成什么地步了,任由那些混蛋废物继续玩儿下去,两年都得倒闭,到时候暗月的队员全部他吗的去路口站着喝西北风去!不管武门还是其他组织,如果连最基本的福利都没有,谁他吗的还给你卖命啊!荣誉?荣誉能当饭吃啊?现在想想这事老子就生闷气!他吗的,好几百亿美金砸进去了,到现在连个响都没听到,还不知道要继续贴多少......呃,姚长老,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我这么看着你干嘛?姚福贵打了个哆嗦:“你刚才说什么?砸进去了多少钱?”

    我靠!这特么的一激动,怎么就把实话说出去了呢?太不专业了啊!李正阳挠了挠头,干笑几声:“(情qíng)况是这样的,考虑到暗月(情qíng)况比较紧急,我的师娘,你也知道的,就是暗月的首领,请我帮忙管理暗月的产业,我就琢磨着,我这人撸起袖子打架还可以,做生意实在不靠谱,所以让下面的人七拼八凑弄点钱将暗月的产业收购了。”

    “你,你收购了华夏国际控股集团?”姚福贵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还投资了几百亿美金?”

    “这年头,没几百亿美金,好意思说收购吗?”李正阳觉得姚福贵有点小题大做。

    尼玛,你知道几百亿美金的概念吗?姚福贵竭力的调整一下自己的(情qíng)绪,小声问道:“你确定你刚才不是在吹牛((逼bī)bī)?”

    “我晕,姚长老,咱俩都聊到这个份上了,在你面前吹牛((逼bī)bī)有意义吗?”李正阳撇撇嘴,小声嘟囔,“几百亿美金,又不是几千亿,这点钱都出不起,前面那么多年劳资岂不是白干了!”

    “你他吗那些年到底干嘛了?该不会是卖军火给中东,或者一个劲儿的朝北美那边贩毒了吧?”姚福贵确认没听错后,差点一(屁pì)股坐在地上。

    李正阳有点无语:“这点钱值得你这么大的反应?你老可是武门中人,不会不清楚武门有多么的富有,话说资金单位他吗的武金了,就我这点积蓄在武门眼里算个啥!”

    姚福贵很认真的看着李正阳,咬着牙道:“装((逼bī)bī)就那么爽吗?武门是有钱,那是指中层以上的武门,就我那上合门,几千亿美金的资产绝对是有的,但也没牛((逼bī)bī)到说拿几百亿就拿几百亿,就你这实力,完全可以媲美那些小门派了。”

    李正阳很惊讶的看着姚福贵:“不至于吧?不是说武门都很牛((逼bī)bī)的吗?”

    “哈哈,再牛((逼bī)bī)的势力,也有不牛((逼bī)bī)的渣渣,你小子是真狠啊,怪不得整天那么嚣张,劳资手里如果攥这么多钱,实力又比你强的话,劳资肯定比你还嚣张!早说你有那么多钱啊,有那么多钱你还收购尼玛的暗月啊!找个中层的武门,将钱砸进去,然后在凭借你超常的才华,最后做个长老掌门啥的,然后在联合相关势力跟夺魂盟对抗,少走他吗的多少弯路?”

    这样也行?李正阳发现自己有关武门的常识实在掌握的太少了,如果经常在武门混,这步棋也不会走得那么糊涂,太他吗的窝囊了。

    见李正阳一脸的悔恨,姚福贵好声的安慰道:“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既然你都那么选择了,下面要做的就是让暗月的产业尽快盈利,这样就有钱折腾了,你师娘是暗月的首领,她应该知道怎么做!其实在暗月做首领,比在其他武门做首领要爽太多,毕竟谁都知道,暗月的脑子一根筋,就你那些花花肠子,还不得将那些(热rè)血青年玩的团团转啊。”

    李正阳轻咳一声正色道:“姚长老过奖了,其实我就是实惠人,跟我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我这人有个外号叫诚实诚信小郎君。”

    他吗的,怪不得关仲华总在自己面前称呼 你是小王八羔子呢,就瞅瞅你刚才说的那话,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你实惠?你他吗的要是实惠,小小年纪能混这么多钱?那些小门小派的坑蒙拐骗那么多年,也没你手里的钱多!姚福贵对李正阳的脸皮佩服的五体投地,扭头看看陆续端上了的饭菜,说道:“你特么的闭嘴!劳资给你普及了半天的常识,肚子都饿叫唤了,你别说那些让人呕吐的话,让劳资好好的享受一下美食行不行?”

    李正阳耸了耸肩膀,笑道:“没说不让你吃啊!再说了,我的话哪里恶心了?”

    劳资被你干败了,不跟你扯淡了成不!姚福贵摇摇头,狼吞虎咽了许久,才从震惊中走出来,瞅着捧着眼珠子只转悠的李正阳,不得不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就李正阳目前的水准,绝((逼bī)bī)的逆天!话说关仲华的运气太好了,劳资整体物色人才,怎么就没遇到如此出彩的徒弟呢?如果收到这样的弟子,劳资早他吗的从武门联盟调回去了,不说做个护法,最起码也得是做个堂主过过瘾!尼玛,一个堂主就能接管一个省的生意!那可是绝((逼bī)bī)的封疆大吏!绝((逼bī)bī)的风光无限!

    越想心里越不舒坦,暗暗的骂老天爷不公平,就在他琢磨着是不是将李正阳骗到自己的门派时,电话响了。

    姚福贵看着来电的显示,立马打个激灵。

    李正阳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姚长老,你怎么了?谁来的电话啊,让你这么紧张?”

    “楚莫嫣!”姚福贵咽了口唾沫。

    李正阳打了个饱嗝,一边剔牙一边说道:“她都把你开除了,惩罚也够重了,绝不可能过来揍你,怕什么?再说如果她真敢动手,还有我在这呢,咱们来一起上,还能搞不定她?”

    姚福贵咬着牙:“想什么呢?她怎么可能过来揍我!百花谷的女人会打人吗?不,她们要么玩儿(阴yīn)的,要么直接拔剑捅人!”

    可是从目前的(情qíng)况来分析,楚莫嫣过来揍人的可能(性xìng)不大,姚福贵怕的是楚莫嫣在背后(阴yīn)他,这些年他被王世华给(阴yīn)怕了,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李正阳听姚福贵这么说,识趣的闭上了嘴。

    姚福贵一定是经验丰富啊,这些年一定没少没他们给(阴yīn)了!李正阳咽了口唾沫,抬头对姚福贵说道:“姚长老,你觉得楚莫嫣会不会拿剑过来捅我啊?宝库那会儿我可是将她得罪的不轻。”

    姚福贵正纠结着要不要接电话呢,冷不丁听李正阳这么说,脸色一寒,正色道:“这个极有可能,你刚才将她数落的不轻啊,赶紧滚蛋吧!”

    李正阳虎躯一震,无力的朝后一靠,无奈的叹息道:“算了,来不及了。”

    姚福贵正看着手机,正准备回拨,听李正阳这么一说,问道:“为什么?”

    “因为她就在包厢的门口!”李正阳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冲外面说道:“楚莫嫣长老,您可是领导,我们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你一个人在外面站着,这不是个事儿啊!说不定脑子哪根弦儿搭错了,拿剑在捅我,我哭都没有眼泪啊。”

    姚福贵听完这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shēn),真是没文化不知道怕啊!在武门联盟,估计盟主都不敢如此奚落楚莫嫣,你倒好,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罪人家,这无疑是自找死路!

    他这么想实属正常,百花谷派过来的精英弟子,以后肯定会进入百花谷的高层,你李正阳在牛((逼bī)bī),有夺魂盟内门那个被干残废的人牛((逼bī)bī)?

    门缓缓的打开,(身shēn)披白色风衣的楚莫嫣甩了一下头发,盯着李正阳那张十分欠揍的老脸,面若冰霜:“先前我可能真的会拿剑捅你,现在绝对不会,因为我可不想脏了门派祖传的宝剑!”

    李正阳耸了耸肩膀,咧嘴笑了:“那可真好,至少劳资可以多活不少年啊!”

    楚莫嫣嘴角微翘,毫不客气的回道:“如果宝库的(情qíng)况还会发生,我们武门联盟就算挖地三尺也得把你挖出来碎尸万段!”

    我靠!这仇恨也够大的!李正阳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那就悉听尊便吧,反正武门联盟那么牛((逼bī)bī),从你们嘴里说出的话也是真理,我这样的小老百姓除了遵从,还能做些什么啊!”

    小老百姓?亏你说的出口!苗南边境你玩的那一出是小老百姓?算了算了,总而言之,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人不是什么好鸟!楚莫嫣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师门心法贵在心平气静,可是怎么一见到这个李正阳,心里就烦躁不安呢?

    姚福贵可没有李正阳那么大的胆子,刚才虽然在宝库牛((逼bī)bī)了一把,现在楚莫嫣单独过来,他如果还牛((逼bī)bī),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傻((逼bī)bī)了,于是他赶紧站起来,恭敬的说道:“属下见过莫嫣长老。”

    楚莫嫣坐下来,取过一个杯子,倒了杯清水,小小的抿了一口,缓缓说道:“你的辞职信还没有上交,也算是武门联盟的人,自称是属下,也不为过,不过刚才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莫嫣长老,有点事我想告诉你。”李正阳点燃了一根烟,打断了楚莫嫣的话。

    这家伙怎么就这么讨厌呢?楚莫嫣柳眉一皱,很不耐烦的道:“说!”

    “真不明白,有人就喜欢将好心当成驴肝肺呢?好心的想提醒你一下,你这什么态度!”李正阳言语间很是不爽。

    好心?你会有好心?看你那一脸猥琐的样子!楚莫嫣瞟了李正阳一眼:“提醒什么?”

    李正阳指着楚莫嫣握着杯子的手,笑的无比邪恶:“刚才那杯子是我漱口用的,你难道一点都不介意?”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正牌美女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