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雌雄难辨

    “在一年的时间里先后出了赌圣和赌侠两部赌术电影,我总怀疑王京导演是不是生怕刘镇伟抢了赌片的风头,所以赶紧把周星弛收归门下,与刘德化一起拍了《赌侠》。

    这样,神是师傅,另外两个都是徒弟,要低一些。甚至吴吴猛达,张敏也来陪衬。感觉王京借力打力的功夫很强。李佳欣这一(套tào)衣服玲珑有致,与柯受良的墨镜相映成趣。“

    在赌侠上映后拿到高票房的同时,跟风的说法也不胫而走.都说王京是害怕自己的商业片第一大导的名头被横空出世的刘镇伟抢了,所以一点都不顾大导演的脸面跟风拍了这部赌侠.

    对这种酸酸的话,王京那是嗤之以鼻的.别说这部片子本子是乔峰拿的,就算是王京自己写的,他也不觉得自己算是跟风,更不觉得这和面子有什么关系.

    因为跟自家老子王天霖学的,王京打一开始从事电影行业就没奔着艺术去,他拍电影就是为了赚钱.

    只要能赚钱,王京才不会在乎电影讲的是什么,屎尿(屁pì)卖座他就能年复一年的拍屎尿(屁pì),绝对不会有哪怕一刻钟感觉恶心,想要远离的.

    这么多年下来各种影评人对自己的各种冷嘲(热rè)讽王京早就习惯了,这次不过是往昔(情qíng)形的再重复罢了.

    当然,这有人说不好就会有人说好.特别是以娱乐大众为目标的那些报纸杂志,他们才不会在乎跟不跟风,他们只在乎这电影的票房怎么样,自己的杂志刊登了电影的某些内容能不能吸引读者.

    东方(日rì)报上的一个短评就很有代表(性xìng):“一边无厘头的笑,一边惊呼原来这个笑点在星爷的哪部作品中也用过,一边说“投降输一半”太傻((逼bī)bī),一边喊“我((操cāo)cāo),这样也行”,然后被最后的发哥震慑到.“

    而星岛(日rì)报也刊登了差不多的短评:“继多年前的“赌神”之后,王京又创作出了“赌侠”此次发哥虽不在,但有“徒弟”小刀+赌圣的强强联手。

    ??????《赌侠》包含本土喜剧电影一贯的胡闹搞笑,但笑位拿捏到好,枪战场面亦有可观之处,片尾长达半个小时的大闹赌船**戏更是令人眼花缭乱,娱乐(性xìng)丰富之极。“

    赌侠的话题(性xìng)远超被它阻击的新宝院线上映的富贵再三((逼bī)bī)人,看着赌侠一飞冲天而自己这边的电影却被拉开越来越大的差距,潘迪生和陈荣美,冯秉仲这三个新宝院线老板那简直是要气死了,陈荣美更是砸了杯子把自己的脚都给烫伤了.

    三人那是恨不得弄个小人扎针诅咒死乔峰,而与此同时的乔峰却在窝打老道的别墅里给人庆祝生(日rì)呢.

    “祝你生(日rì)快乐,祝你生(日rì)快乐,祝你生(日rì)快乐,祝你生(日rì)快乐.“

    桌上是满满的一桌子乔峰辛辛苦苦亲手做的大餐,生(日rì)蛋糕都是乔峰自己学着烤的,虽然不好看但是心意满满,而且生(日rì)歌唱的还不错,按理说任谁有人这么对自己,也该表现的高兴一点,感动一点的.

    可是,坐在乔峰对面的人却嘟着嘴,一脸气鼓鼓的样子.

    “人家生(日rì)都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坐在对面的王詛贤撅嘴表示着自己的不快乐.

    “额.“乔峰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他不敢说自己是忘记了王詛贤的生(日rì),只能辩解道:“可是你前几天回台湾了啊,我想给你过生(日rì)你不在啊.你一年回不了台湾几次,我总不能在你和叔叔阿姨团聚的时候飞过去把你抢出来吧.“

    “哼,狡辩.“王詛贤才不信乔峰的鬼话,要真想给自己过生(日rì),飞台湾和自己家人一起给自己过生(日rì)不是更好.

    “哎呀,不是狡辩啦是真的.“乔峰讨好的给王詛贤面前的杯子倒上红酒,殷勤的递到王詛贤手里,继续说道:“对了,除了给你过生(日rì),还得祝贺你电影大卖呢.“

    “切.电影都下画了才知道祝贺,你这马后炮也未免太迟了点吧.“本来就气的王詛贤这下更不乐意了.

    额,乔峰懵((逼bī)bī)了,心中暗骂我特么傻啊,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虽然电影也才刚刚下画,可是这时候说祝贺的话确实是迟了.

    别人的电影上映到半中间的时候票房不错就早就开了庆功宴了,像合家欢这部电影,票房上映五天票房就破了一千五百的(情qíng)况,那祝贺的话更开始第一天就说的.现在才说,可不是马后炮了嘛.

    “那什么,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花木兰的动画片已经快要制作完成了,真人电影过段时间也就该开始筹备了.花将军,到时候电影可就全靠你了.“没说对话的乔峰赶忙补救.

    他知道王詛贤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演花木兰,从一开始的选她,结果动画工作室和二十世纪福克斯都不认可,到后来乔峰决定换林清霞,再到林清霞怀孕,演花木兰的人选重新又定成王詛贤,这其中的波折可谓不断.

    而光是梦工厂动画工作室光是动画制作就已经用掉两年的时间了,也就是说王詛贤等演花木兰都等了两年了,早就等得急不可耐了.

    现在宣布这个好消息,王詛贤肯定抑制不住内地的高兴.

    果然,乔峰的话音未落,王詛贤冷着的小脸已经闪过了喜色,嘴角也上扬,瞬间冰雪融化(春chūn)回大地,一片美丽.

    “真的?“心(情qíng)美丽的王詛贤还一副担心被骗的追问道.

    “当然.我哪敢骗你啊.“乔峰笑嘻嘻的说着装作不经意的握住了王詛贤的纤纤玉手,轻轻摩挲感受那份白皙滑腻.

    心(情qíng)变好的王詛贤嘴角含笑的斜睨了乔峰一眼,对他偷偷揩油占便宜的举动也就装作没看到,没感觉到了.

    “你说,演花木兰的时候我该穿什么服装才能尽量做到让观众相信那样的我是不会被袍泽看出(身shēn)份呢.“王詛贤问.

    “我家小贤演女人就是最美的女人,演男人就是最帅的男人.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我们小贤随便穿个男装,女扮男装那绝那都是雌雄难辨,演什么像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迷醉香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