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李彤回来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自在观 书名:世玺
    樱桃随后擦擦眼泪,一笑道:“公子,其实我有自知之明,我也知道女孩子应该矜持,但是我突然想,不能因为这些就违背我自己的心,这些话我如果不说出来,肯定以后会后悔,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说。”

    岳凌风微笑道:“辜负了你的喜欢,很抱歉。”

    樱桃后一笑道:“无妨,喜欢一个人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高兴了,与别人无关,公子答不答应那就是公子的事了,总之我说了,没有遗憾了。”

    岳凌风暗暗的点着头,少女这种不管不顾的劲其实是他喜欢的。

    如果他是正常的人,可能早就会注意到她,但是他不是。

    抱歉的话说过了。

    岳凌风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樱桃想了想含着泪摇头:“不用了,公子既然对我无意,就要干脆一点,好都不要对我好,这就是公子对我的慈悲了,最怕明明不喜欢,还为了您自己的风度而勉强温柔,对于想吃鱼的猫来说,哪怕明知道鱼不愿意,可是看着鱼跳来跳起,猫就会以为鱼愿意了。”

    就是不喜欢就要断断干净。

    岳凌风抱歉的点头:“我只是怕你不敢走夜路,这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而是是个男人都应该关心走夜路的女人,因为可能有危险,这是一种责任。”

    “不必了。”

    樱桃道:“和娘子在一起,我已经学会了干脆,好了,以后不会再来找公子了,您保重。”

    樱桃说完,也不管岳凌风答不答应,撒腿就跑。

    岳凌风想了想,出了萧院的门口,用目送看着樱桃进了功夫的角门,这才放心的回去。

    樱桃回去后因为失恋而一顿痛苦,旁人安慰她,但是她知道与岳凌风无关,所以心中没有责备,只有遗憾,这样的遗憾就无法对人提起。

    于是岳凌风当然对她说过的话,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或许就是再也,让萧掩失去了进一步了解岳凌风的机会,也因此差点“大意失荆州”。

    可能樱桃说出岳凌风会带两个人回去,萧掩就能猜出他的目的了。

    *****

    距离婚事还有三天,亲朋好友都陆续上门。

    李彤因为李庆续和陈艳的婚事跟大嫂二哥恨上了,但是侄女婚礼,她不能不回来了。

    ——亲戚之间,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她如今回娘家,当然都是住在老太太那边。

    家里人死的死,搬走的搬走,老太太也很寂寞,女儿回来了,她难得的露出欢喜的笑容,问道:“怎么没把燕子和大郎带来?难道都不想阿婆?”

    李彤坐在母亲(身shēn)边,有些无语的看着母亲:“出了之前的事,还让我们孩子来让人笑话啊?”

    老太太道:“都是亲的表哥表妹,那常言说得好,姑舅亲才是亲,打折骨头连着筋,谁敢笑话她?还是家里的小娘子。”

    李彤翻个白眼道:“以后再说吧,等我们艳子找的比阿续强了,您不说我也不她带来,还带姑爷来呢,也出出气。”

    老太太虽然糊涂,但是比较护犊子。

    外孙女和孙子哪边重要她还说分得清的。

    看老二和孙女婿天天忙里忙外的,据说还要打长安呢,以后他们李家会比现在还尊贵,想找个比孙子还优秀的人,嗯,难。

    老太太没有打击女儿的自尊心,敷衍的点下头道:“行吧,随你。

    对了,去见你大嫂和二哥了吗?”

    还主动去见?

    好想确实得去见,大嫂有二哥撑腰管着家,二哥有钱有权。

    李彤心中不甘,眼珠一转,问道:“阿娘,二哥叫玉郎回来了吗?”

    这是老太太的伤心事,刘老太太道:“让尹氏带着珍珠回来了,别人不让上门。我那孙子都不让,都要气死我了。”

    李玉郎没通过家里又纳了个妾侍,是之前就跟玉郎好过的一个小娘子,本来两家还沾着亲呢。

    但是那娘子家父亲反了事,家道中落,刘老太太又看不上那女孩子,说长得水蛇腰太妩媚了,不像是好人家的姑娘,死活不让李玉郎娶。

    给李玉郎定了尹氏,因为丑妻家中宝吗。

    这一下子可把李玉郎给毁了。

    而那女子不知道几起几落就流落到风尘去了,年前跟李玉郎久别重逢,她有个比珍珠还打的儿子,今年十岁,长得和李玉郎很相像。

    李玉郎也说那是他亲生的儿子,所以就把那位吴氏给纳进门了。

    不过这些事李彤都只是听说,问道:“真的是玉郎的儿子?娘你见过?”

    李玉郎这九年来一直想生儿子,可是就是没有,生一个别人的,生一个别人的……不是别人的就不生了。

    这也是刘老太太的心病,她点头道:“眼睛眉毛嘴都跟玉郎一摸一样,怎么会不是亲生的?是亲生的,但是你二哥不让认,我也替玉郎着急。”

    李彤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不能嫁回来了。

    但是现在家里蒸蒸(日rì)上,却不能算她一个,生气。

    无法改变这种事实,给二哥大嫂添点堵也行。

    李彤拉着老太太的手道:“阿娘,你多久没见到玉郎了?”

    李玉山在家不敢见,一个月前偷偷出门看了一次。

    可是她年岁越来越大,越来越想儿子。

    刘老太太眼角耷拉下,嘴角抿着的弧度都是委屈。

    李彤见缝插针道:“阿蘅大喜的(日rì)子,二哥肯定有求必应,他也不愿意您闹婚礼吧?这时候让玉郎回来住几天,二哥肯定能答应。”

    请柬是甄氏下的,没有请李玉郎,那肯定就是李玉山的意思,但是刘老太太才想起,近年事多,她有点畏惧儿子了,所以都没努力争取。

    她点点头:“我去跟老二说。”

    李玉山可以下地行走了,但是毕竟是伤了头啊,血放出来原本血水压迫的地方进了空气,时而头也会疼。

    所以现在大事萧掩都不用他插上,一个人忙活,就让他养病。

    七娘扶着他在院子里散步呢,正说到开心的话题,老太太那边的人就来了,说要叫李玉郎回来参加婚礼。

    这个弟弟都差点要害死他,李玉山心里肯定很不待见李玉郎,但是女儿大喜的(日rì)子。

    李玉山看向七娘:“你说,咱们让他回来参加婚礼吗?”

重要声明:小说《世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