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血脉相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励夏 书名:少庄主,哪里跑
    可是当南宫樂看着柳卿卿离去的背影时,却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说那种话。

    她在她的面前,可从来都是不屑与根本就不关心她与殷洛是举案齐眉,还是关切有加的。

    南宫樂回头,望了一眼殷洛那房间,提步走过。

    殷夫人与柳卿卿离去。

    殷家堡的护卫撤去。

    天医阁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可南宫樂的内心深处,却一点都不觉得寂静。她去到天医阁正厅,面对南宫商与青璃。

    “大哥。”南宫樂过来,低着头喊。

    南宫商张口,想说话,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南宫徵羽自然知道殷夫人来过,知道南宫商已经知道南宫樂在殷家堡都做了什么。

    在南宫樂过来面对大哥的时候,他合适的出现。

    但他没有直接到南宫樂(身shēn)边,到南宫商面前,他在后面静立,是在等着随机应变。

    如果南宫商要动手,他可以直接过去,带着南宫樂逃。

    当然,如果他们俩的轻功速度,可以比南宫商一个人快的话,逃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南宫商迟迟不说话。

    南宫樂还是没有抬眸。

    她是觉得,这次大哥,一定是被她气到彻底了。估计是连话都气的说不出了。

    南宫商没有说话,果然是动了(身shēn)子。

    他动(身shēn)到南宫樂(身shēn)边,抬了头。

    南宫樂紧张,她现在(身shēn)上还带伤,大哥真的不会气到打她打一顿吧。

    而一旁的青璃,只会比南宫樂更紧张。

    南宫商今天是第一次知道南宫樂在殷家堡的(情qíng)况,青璃就更是了。

    她现在或许可以明白,南宫樂为什么总是那么对殷洛了。当然,她也还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而南宫徵羽,已经运气,做好准备了。

    南宫商抬头,最后却轻落到了南宫樂的手臂之上。

    他是轻拍了拍南宫樂的手臂。

    心里很多话想说,很多疑问要问。

    可,他拍着南宫樂,最后却只说了:“好好养伤,养好伤,好回家拜祭爹娘。”

    南宫商说完,并大步离去了。

    看着南宫商离去,应该是要离开天医阁回南宫家,青璃忙到南宫樂(身shēn)边,握了握她的手。

    示意她好好的。

    随后紧追南宫商而去。

    南宫商大步流星,直到都出了天医阁的大门,青璃才追上。

    青璃追上南宫商,双手握着他的一只手臂:“商哥……”

    她在担心南宫商,这番模样的南宫商确实少见。

    他的眸中不是气怒,是自愧。

    南宫商并没有说话,他只顿住,看了一下青璃,便直接又向着赤风过去了。

    南宫徵羽缓步到南宫樂的面前。

    南宫樂依然还是低着眸,不动,不说话。

    他过来,把手抚上她的脖颈,想把她往怀里拉。

    南宫樂把头靠在南宫徵羽的肩头,忽闪了好几下眼睛。

    明亮的双眸,更添清澈。

    南宫徵羽随后觉,她在他怀里,是轻吐了口气的。

    他扶起南宫樂,望着她的脸。

    南宫樂终于抬眸,又吐了口气,并望着南宫徵羽还吐了下舌头。

    他是觉得,她现在肯定是特别伤心、难过的,一定会想起黎墨轩。

    她这殷家堡不管做了什么,都是因为黎墨轩的死去,她要复仇啊。

    他方才之所以没有出去,就是怕自己撑不住,直接动手对着殷家堡的人开杀了。

    可,她现在的神(情qíng),除了是松了一口气,并没有半点伤心、痛苦。

    不由非常疑惑。

    难道她真的只是怕在天医阁,被南宫商狠狠地教训一顿?

    “我再去睡会儿。”南宫樂开口道。随后离去。

    南宫徵羽站在原地,只能彻底怔住了。

    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qíng)况?

    南宫樂这次突然消失,又带着殷洛回来,还是跟殷洛的另外一位夫人一起,最重要的是,她看起来是真的关心殷洛,是真的不痛楚了?!

    南宫樂并没有去看殷洛,她真的是回房休息了。

    只有她休息好,让自己的伤赶快好,才好去照顾殷洛啊!

    虽然她在心里,忽然又起了另外一个疑惑。就是,南宫徵羽的消息肯定不会错,当初一定是殷洛派人杀害了黎墨轩。可,黎墨轩的魂魄又怎么会被移到了殷洛的(身shēn)上呢?!

    而这个疑惑,她更知道,除了风戚戚,应该没有人会有答案。

    殷尚卿在殷洛(身shēn)边守了一天,端送汤药都是殷慕晴,风翎寒之后又过来给殷洛用天幽幻影疗了一次伤。

    再晚些时候,殷慕晴再次端来汤药。

    晨时发生的一切,殷尚卿已经一字不漏告诉给殷洛了。所以,再看到殷慕晴的时候,殷洛很是心疼她。

    她过来如之前一样,闷闷地,不怎么说话,只给殷洛喂好汤药就退出去。

    因为(胸xiōng)前的伤口裂开,且不好愈合,风翎寒不让他随意动手臂,就只能由人喂送汤药了。

    南宫樂休息去了。阿俏又不会来喂。风翎寒更是并不好来喂他喝汤药。只有殷慕晴,他的妹妹,最适合不过了。

    “慕晴……”喝完最后一口汤药,殷洛并没有让殷慕晴离去,快速开口道:“我知道,殷夫人的很多话,会伤害到你……”

    殷慕晴望着眼前这个,虽然跟他没有怎么亲近过,却从来对她都没有半分疾言厉色的哥哥,她现在在这个世上,唯一血脉相连的兄长。听到他这种温和的语句,眼圈不自觉就泛红了。

    “但是你就是你,你姓殷,你是殷家堡的女儿,你是……”殷洛说着,还是稍有停顿:“你是我的妹妹。你只要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该做什么就够了。上一辈的恩怨,不用你来承受。”

    殷慕晴望着眼前这个,虽然跟他没有怎么亲近过,却从来对她都没有半分疾言厉色的哥哥,她现在在这个世上,唯一血脉相连的兄长。听到他这种温和的语句,眼圈不自觉就泛红了。

    “但是你就是你,你姓殷,你是殷家堡的女儿,你是……”殷洛说着,还是稍有停顿:“你是我的妹妹。你只要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该做什么就够了。上一辈的恩怨,不用你来承受。”

    殷慕晴望着眼前这个,虽然跟他没有怎么亲近过,却从来对她都没有半分疾言厉色的哥哥,她现在在这个世上,唯一血脉相连的兄长。听到他这种温和的语句,眼圈不自觉就泛红了。

    “但是你就是你,你姓殷,你是殷家堡的女儿,你是……”殷洛说着,还是稍有停顿:“你是我的妹妹。你只要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该做什么就够了。上一辈的恩怨,不用你来承受。”

重要声明:小说《少庄主,哪里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