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心雾底 第三章3-4

类别:台湾小说 作者:洛林派 书名:谜雾三部曲
    3-4

    杨文祥蹲在一旁毫无头绪,也不知道该怎麽做,警车与护车最终抵达了现场。警察很快将这里封锁,站在封锁线外头,挤满了围观民众,记者更是在全员出动,SNG车现场直播,围观群众议论纷纷,凑(热rè)闹看着,就连香肠摊贩也不忘凑一脚。

    杨文祥站在那里,他垂头丧气,这时恍然大悟,原来阿金所讲的一切,不过是想利用他,对他而言杨文祥不过是一颗棋子。如此冷血的阿金,这居然是他认识那麽久的朋友,原来这才是他的真面貌。

    他闭上眼睛,嘴里不停祈祷着,这一切不过是个恶梦。

    然而当他张开眼睛时,人已经从街道上换到了急诊室,他站在一旁,看着护士们跟医生正在抢救病患。男子插着管,正与死神搏斗,他缓缓走上前,看着手术台上的男子,男子奄奄一息,毫无生命反应   那苍白的脸,那正是他的容貌,手上插着血带,医生正在与老天搏斗着,抢时抢人命。

    杨文祥站在一旁,他往後退了好几步,直到自己贴在墙壁。

    一切都来的太快,他不能理解。   看着一幕幕怵目惊心的画面,他摊在地上,接近崩溃。

    「我们要失去了他…」医师开始心肺复苏,双手不停压着,希望奇迹可以出现。

    「加油,活过来。」

    「别那麽早放弃。」   医生花费了许多时间,不放弃一直抢救,然而一直无心跳丶无意识下,医生最後也只能叹了一口气後,摇头宣告了死亡时间。

    杨文祥坐在角落,他不知所措,双手不停颤抖,害怕极了现在的(情qíng)形,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生还是死?

    陷入了莫名的一切,他心(情qíng)低落,坐在医院角落里,来往的人冷漠穿过,他虽然看的见,却无法接触其他人,只能痛苦看着来往的人们从旁穿梭而过,对杨文祥来说这是个无止尽的恶梦,而他没有办法清醒过来。

    陷入了低落,他坐在医院椅子上,低着头。直到一个声音这时出现在他耳边。那声音是轻柔,却带有一点熟悉,那个声音声安抚着他「别害怕…」

    杨文祥这时抬起头,前方一个人影伸出了友谊之手,对於他有了反应,却同时让他感到害怕。

    他看着友谊之手,他这时犹豫了…迟迟不敢回应。

    那个声音接续安抚「不要害怕…」

    「我死了吗?」杨文祥看着前头,声音出现了人影,而人影出现了一个熟悉(身shēn)影。一个许久不见的老友,千琇。只见她露出笑容,她牵着杨文祥的手。

    杨文祥伸出收抓住千琇,感觉到有一股吸力,将他抽离了场景。

    杨文祥站在一个高处,他望着下头,迷雾弥漫。

    不过看似灰蒙的雾里,却在这时浮现了画面,像是电视的画面,杨文祥从影画面,看见了他的老婆。

    老婆正在市场买菜回家,只见他经过摊贩时,每个摊贩甚至客人都在议论纷纷,大家不停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然而他的妻子只能默默承受,她鼓起勇气,买完食物,才回到家里。

    一进到家门,冷清的灵堂,没有任何亲戚朋友敢来上香,大家一听到他死前是抢匪,根本没人敢进来,更别提帮忙了,她只能自己筹办丧礼。

    折着纸莲花,孩子都回到娘家去避风头,留下她一人,将後事处理完,杨文祥看着月珠,只见她眼睛红肿,眼泪早已哭乾。

    她不理解杨文祥做的事(情qíng),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与论与责难,她通通必须忍住,电话的记者(骚sāo)扰,电视新闻消费她的家庭,甚至记者亲自到家访问,她(身shēn)心俱疲   。

    这一切来的太快,月珠叹着气自言道:「我多麽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妻子忍受别人言语,更何况是孩子?

    孩子在学校,很快变成了取笑的对象,班上同学无止尽嘲笑,绰号丶笑声,如同梦靥。

    原本单纯学校,变成如恶梦的地方,跷课装病是他唯一躲避的方式,学校老师也用异样眼光看待,他回到家哭着跟母亲说,但是母亲希望他默默忍气吞声,然而每次他忍住,其他人就得寸进尺。

    在家里他对母亲诉苦,母亲只能希望他能坚强面对,只是孩子落下泪说:「为什麽…」

    「为什麽会发生在我(身shēn)上?」

    「我不能选择我父亲…他们为什麽要怪罪我?」

    「我没做坏事啊?」

    「   我没有做…」

    「我做了什麽?」

    (日rì)复一(日rì),每天周而复始,失落是初次徵兆,很快他的小孩决定了反抗。反抗社会给他施加的压力。他反击,毫不犹豫的反击。他握紧着拳头挥了出去,朝着他们的嘴脸而去,每一拳,他将内心忍受的一切回敬给嘲弄他的人。

    孩子出拳挥向这群嘲讽他的人,内心压抑再也承受不住,他挥出了双拳,反击这些可恶的人,然而这一击非旦没有解决问题,(情qíng)况却更加恶化。在学校的老师们,没有体会孩子的感受,反而希望孩子的母亲,可以转离这所学校,老师们早已视他为问题学生,麻烦制造者,只因为他爸爸的(身shēn)份,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将偏见(套tào)用在他(身shēn)上。

    没人问过他的感受,如果他们愿意谅解,其实这一切可以避免。

    母亲在接到学校电话後,将他带回家里,她试着要理解孩子打人的原因。然而孩子回到家的第一句话却是「我恨他,他死掉。」

    「活该。」孩子说出这句话,让母亲惊讶,尽管外人指指点点,他都忍了下来,而在杨文祥过世後,孩子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但是这时他却开始恨起了爸爸。

    如果连孩子都不认同了,过去她所忍受的一切又算什麽?

    母亲说道「不可以这样说!」

    「他是你父亲,我不准你这样说!」母亲试着要孩子尊重她的父亲,不管他到底做了什麽滔天大错,他永远都是他的父亲。

    「一切都是他的错!」孩子将内心压力宣泄出来,他气呼呼说道:「没有他,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恨他!」   孩子拉高分贝,用着吼叫方式回应。

    「不准你这样说你父亲!」

    「我(爱ài)说几次就说几次。」母亲听到一气之下,赏了他一个巴掌。

    孩子看了一眼母亲,他生气大喊一句「我没有父亲。」就往外头跑。

重要声明:小说《谜雾三部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