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况况,我要况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猫梦 书名:影后红包群
    唐卿酒先让白老太太暂时闭上眼,随后在从命盘中调出魂力,注入到白馨儿体内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放在她qq空间的黑石头。

    程大爷说它能聚(阴yīn),‘辛紫孩子’提前现形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它,那或许它也可以让白馨儿撑得更久一些。

    只可惜那块黑石头来历不明,没确定危险与否之前,她不会使用它。

    如果果是个宝贝,那晚出现的那东西肯定还会来找她的。

    白馨儿残留的意识并不是很强,唐卿酒顺便检查了一下,多是死前因恐惧产生的怨念,她要是直接‘唤醒’白馨儿,‘醒’后的白馨儿(性xìng)(情qíng)也会比较暴戾。

    她想了想,拉过白老太太的手,放到了白馨儿的手上。

    白老太太本是听她的话闭眼不看的,这会儿也睁开了眼。

    “你抓住她的手,你是她的亲人,(身shēn)上流着相同的血脉,应该能压得住她惨死的怨念。”唐卿酒看着两人十指交握,“白家(奶nǎi)(奶nǎi),在我没说话之前,你千万不要松开手。”

    白老太太感觉到了孙女的手在逐渐回暖,喜极而泣,连声应道:“不放不放,坚决不放!”

    唐卿酒恰好将最后一丝魂力注入,再多白馨儿的(身shēn)体会受不了。

    刚将命盘收了回去,白馨儿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一睁开,就闪过了几分戾气,眼白也比活时多。

    “我的馨儿啊,(奶nǎi)(奶nǎi)可算是见到你了。”白老太太一只手与她交握,另一手就把她抱住,喃喃地说。

    “(奶nǎi)(奶nǎi)……”白馨儿反应迟缓,就连脸上的神色都透着几分僵硬和痴呆。

    听到白馨儿这一声(奶nǎi)(奶nǎi),白老太太老泪纵横,泪水还落到了白馨儿的肩上。

    白馨儿似有所觉,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奶nǎi)(奶nǎi)……别……别哭,馨儿没事,你不要担心。”

    白老太太这才想到了什么,抹了几把眼泪,坐直了(身shēn)体面对白馨儿露出慈祥的笑容,一手摸着她的头:“(奶nǎi)(奶nǎi)没哭,馨儿是乖孩子,来世会投个好胎……”

    话还未落她又止住了。

    白馨儿重复着:“投胎,投胎?”

    唐卿酒站在一旁,实在很不想告诉白老太太,白馨儿的魂魄已经没了。

    “馨儿啊,你还有没有什么心愿啊,告诉(奶nǎi)(奶nǎi),(奶nǎi)(奶nǎi)会帮你的……”白老太太立马转了话题。

    她见心(爱ài)的孙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也不忍心让馨儿认识到这个事实,又实在心疼,所以想知道她这个苦命的孙女还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白馨儿呆了一会儿,才仿佛理解了她的话一样,不住地说:“况况,况况,馨儿要况况!”

    唐卿酒侧目,况况?

    该不会是程大爷吧?

    没想到白馨儿的残念里居然还有程顾况,不过想到她出事之前不久她还为了程顾况要求当替(身shēn),唐卿酒忽然有几分了然。

    求而不得,死前还念念不忘。

    白老太太却不知道白馨儿口中索要的‘况况’是谁,于是循循善(诱yòu):“馨儿告诉(奶nǎi)(奶nǎi),况况是什么,(奶nǎi)(奶nǎi)给你要来。”

    唐卿酒微皱了眉,突然开口:“她撑不了多久,顶多半个小时。”

    白老太太脸一下子有些发白。

    半个小时……

    其实哪怕是半分钟,她也是高兴的,但是听到半个小时,还是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况况,我要况况!”白馨儿闹了起来,却始终没说况况是谁。

    白老太太哄不过,于是向唐卿酒求问:“我孙女她说的那啥‘况况’是什么啊?”

    唐卿酒摇头:“连你(身shēn)为她的亲人都不知道,我一个外人如何能知晓?”

    白老太太流露出失望之色来,她又转头对着自家孙女说:“馨儿你放心,(奶nǎi)(奶nǎi)定会满足你……这最后一个愿望……”

    越到后面,她的声音越低了去。

    唐卿酒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一幕,白馨儿记惦着程顾况,却没有想起她,想来替(身shēn)那一事,对她的拒绝应该是没有什么深刻的想法的。

    半个小时,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外面敲了三次门了。

    却没人敢擅自闯进来。

    白老太太抱着白馨儿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还没讲到她长大,白老太太就发现白馨儿的意识开始涣散了,只是手上还有几分力和温度。

    敲第四道门时,白老太太一声斥呵就传了出去:“你们都像什么样子,我说了你们不许打扰,一个个都没听进去是不是?!”

    怀中的人(身shēn)上的温度还在,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唐卿酒收了魂力,看着白老太太将白馨儿安妥地放到(床chuáng)上,这才扶了白老太太打开了病房的门。

    门外的人有增无减。

    “老太太……”

    “妈……”

    白老太太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趁着你们这么多人都在这儿,有件事我就说了,关于馨儿的案件,在真相未水落石出之前,白家人不许任何人诽谤或者起诉唐九!”

    “并且,也不许任何人私下里去打扰唐九,这件事要怎么解决,全权由我决定!”

    “要是有任何人敢违背我的意思,冻结其名下来自白家的资金账户,丢出白家自己过去!”

    白老太太在这里说,不仅是为了告诫白家的人,也是为了说给唐九听——她同样信守了承诺!

    前面有知道这件事经过的两个西装男子因为白老太太特意吩咐,就连白家长子亲自过问都没透露半分(情qíng)况。

    白老太太这话一出,白家人就像炸了锅一样。

    不等有人想要来质问自己,唐九就勾了唇向白老太太告辞:“白家(奶nǎi)(奶nǎi),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该离开了,谢谢您的善意。”

    “好孩子,走吧,拜拜……”白老太太说完就眼一横,对众人说,“你们都挤在这儿做什么,把路都挡了!”

    有人想拦唐九,但碍于白老太太刚才那一番话,只能放弃想法。

    人群中让出一条道。

    唐卿酒走了出去,再回头对让路的众人们说了句:“谢谢了。”

    白家的人眼睁睁地看着疑似害死馨儿的凶手扬长而去,憋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四小姐上前拉住了白老太太的手臂,好奇地问:“唐九不会是真有那样的本事,让您都放下了仇怨?”

    白老太太看了眼唐卿酒离去的方向,悠悠叹了口气:“这事你们就别问了,我也是为你们好,白家恐怕是惹不起这样的人的……”

    她停顿了一下,语气加重。

    “但如果馨儿真是她害的,我就是不要了这条老命,也要让她陪葬!”

    “那馨儿现在怎么样了?”白家长子站出来问。

    “……安排后事吧。”白老太太说,“另外,还有一件事,查一查‘况况’,也许是个人,跟馨儿有关系,我怀疑这个人或许与馨儿的死有关……”

    “好,我这就派人去查。”白家长子应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影后红包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