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两方争执

    说来也奇怪,这户人家和陈大他们是有所不同的,陈大家和其他家都是一样相互之间隔得很近,邻居之间只有一丈之远,唯有这户人家,单独的落在路的边上,也是村中的尽头,孤零零的,四周数米都没有其他的人家靠近,和其他的人家的紧密形成了鲜明对比,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第一次来的时候,拓跋晴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询问过陈风,陈风也会三缄其口,回答得含糊其辞,只说这家人家主人有些怪,这么多年下来只喜欢一家独居。

    个人有个人的(爱ài)好,拓跋晴也没当回事了,谁知,这次她单独过来的时候,门口站了个女人,模样看着有些苍老憔悴,她直勾勾的盯着拓跋晴,眨都不眨,拓跋晴只看了一眼,便没再管了,脚下的步子加快了些,想快些离开这女人的视线之内。

    谁知,她忽然发难,动作很快的端起一盆水朝拓跋晴泼来,拓跋晴以灵力在(身shēn)前竖起一个无形的屏障,这次避免了被泼一(身shēn)水的厄运,仔细看那水,里头居然还参杂着血和一些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就让人恶心。拓跋晴被这一闹,怒火上心头,怒视那女人,谁知对方被吓得更厉害,嘴里不住嚷嚷,“救命啊,救命啊,有鬼,有鬼!”

    什么乱七八槽,拓跋晴走进了,看着她发抖得更厉害,不(禁jìn)往屋子里面看了看,难不成是一个人住不成。她随手将人缚住,仔细的打量她究竟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

    眼珠没有浑浊,甚至滴溜滴溜的乱撞,装的,“什么仇什么怨,你要泼我凉水!”

    “你是蛊惑人心的妖魔,我要让你现原形,大家都被你骗了,我是绝不会上当的,我要救大家。”

    蛊惑人心?难不成说的是修炼之事,这对罗浮村的人绝对是利大于弊的,再说都是自己同意的,和她没多大关系,他们要是不想修炼她还能强迫不成,“大家都愿意的事(情qíng)怎么算在我一人(身shēn)上了,再说我什么东西都没骗你们的,何来蛊惑人心之说?”

    那女人一愣,立即反驳道:“还没有,我们生活得好好你一来我们的生活都被打乱了,打猎也不进行了,成天在家里练什么打坐,这不是着魔是什么?这世上哪有什么长命百岁的好事!”

    “你不信,不意味着没有!”多说无益,拓跋晴转(身shēn)便要走,刚刚水里面还有血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难不成是想让她现原形,整天胡思乱想的太多了吧!

    果然和陈风说的没错,只有有些怪的人才会像这样想东想西,拓跋晴心中都有些无奈,他们的修炼才刚刚入门,她能图他们什么,还能害他们不成,自己还搭进去了一本中级功法,当她功法太多,当成白纸到处发的吗?

    这么一闹,去外围找传送阵的心思全都没了,拓跋晴回了陈家,陈大在罗浮村中也算是有一定地位的,在许多时候都能说的上话,又因为拓跋晴是住在他们家中,所以村中大部分的人都跑到了陈家的院子里。

    得知拓跋晴在那女人那儿的事(情qíng),陈大有些歉意,“拓跋姑娘,对不住你了,罗芳脾气有点怪,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不会,只是件小事而已,而且我也没什么损失,”拓跋晴顿了顿,又说道,“她说的事我刚刚也想了想,大家在岛上生活了这么久,我一来就贸然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方式的确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陈大摇了摇头,“我们修炼也是为了更好的留在岛上生活,虽然这儿很安全,但是保不齐哪天就有外边的野兽闯进来,到时候措手不及,没人能应付得了。”

    其实有个问题,拓跋晴很早就想问了,见他说道,忙问道:“陈叔,我之前就很想问了,村子的边缘就是大片的丛林,我从里面来的时候,野兽魔兽密布,但你们生活在这里似乎没有野兽闯入的痕迹。”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村子和丛林之间隔着一个天然的过渡带,里头有瘴气又有捕兽草,就算是魔兽也是闯不过来的。”

    拓跋晴也暗暗想到,再加上西海这个天然的屏障,很少能有人过来,“这算是上天的恩赐了,但是现在未雨绸缪,大家修炼起来,以后能在岛上生活得更加安心。”

    这话得到了陈大和一部分的赞同,他们点了点。这时,又有人开口了,可是想法似乎与之前人的截然不同,“陈大你这话就说错了,要是我们学好了功法,当然是要到外面去看看,还窝在这个岛上做什么?这么多年了,大家早就呆烦了是不是?”

    他说话语气有些狂傲,让人听在耳里有些不舒服,但也有人跟着响应,“张奇说的有道理,我们都呆了这么多年了,要是能够修炼有成,为了大家能更好的生活,当然是要到外头去,好好见识见识一番也成啊!”

    “这、、、、、、、你们难道忘了老祖宗留下来的初衷吗,就是不想让我们卷到外面的是是非非里头去。”陈大极力劝阻着,见张奇等人神色坚定,心里难受了起来,要是都离开这个地方,罗浮村就不复存在了,“族长,你看着这?”

    见陈大找族长说话,张奇不干了,叫嚷得更加厉害了,“族长您说个诚心话,我们都还这么年轻,不去外面见识见识,呆在岛上能有什么见识,这次要不是有人突然闯进来,我们真的不知道外头现在是什么样子,我张奇没别的什么本事,就是想到外头去见识一番,也不枉活了一回儿。”

    他说得似乎是句句在理,族长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你说的也对,但是呆在岛上是祖训,你们这些能够修炼的人离开了岛上,让剩下的这些人怎么办,留住他们在岛上自生自灭吗,张奇,凡事不能只想到自己。”

    现在出岛的方法都没找到,居然就为了这个吵了起来,拓跋晴听得满头雾水,站出来说了句话,“大家现在考虑这个有些过早了,族长说的对,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是要给他们留一条后路才能,最好是大家同进同退,为了岛上的人的发展想个好方法!”

    拓跋晴说的这话,又让两方吵得不可开交,陈大这一方是坚决要固守在岛上的,死活都不嫩离开,因为他认为那不仅仅是对不能修炼的人的考虑,更是对祖训的坚守。张奇这一方则是死抓着离开岛上不放,在他们看来,留在岛上是下下之策,要是能够到外头去生活,傻子才留在这里。

    或许是被陈大一家救了的原因,拓跋晴不自觉的就偏向他们着一边,罗浮村能够在岛上保持原状,像世外桃源一样生活实属不易,一旦离开了这座孤岛,这些不易统统都会消失殆尽,外面世界的尔虞我诈是岛上有些人无法想象的,对他们来说,生活在孤岛上与世隔绝才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白天的争执,陈大在晚上仍是愁眉不展的,在院子里的拓跋晴看见了这一幕,“陈叔,还在为之前的事(情qíng)烦心吗?”

    “要是离开了这座岛,罗浮村就不叫做罗浮村了,前面几百年的心血都会白费了的,守在这岛上有什么不好,到了外面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拓跋晴只觉自己似乎是好心办了坏事,将岛上人之前的矛盾给挑了起来,“这事也怪我,要不是我提出修炼,大家的心思也不会放到出岛上面去,也许之前没有人打扰的状态才是最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冷王缠身:惹火王妃求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