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过手机给她,但她没接,我猜想有两种可能(性xìng)……」在梅丽思的引导下,菲尔妮不知不觉地逐渐找回理(性xìng):「一是蕾夏还处於被((操cāo)cāo)纵的状态,没把我们当盟友所以自然不理我们,二是她已经恢复正常,可是由於愧对我们,因此暂时不想和我方说话。」

    「……嗯,蕾夏大姊好歹也是七圣,应该不用太为她担心。」梅丽思点点头将这事暂搁一旁,接着调查另一件要事:「妳说修一失去记忆了,但他应该不是什麽都想不起来吧?最基本的事(情qíng)总该还记得才对。」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也知道自己是帝都学院的学生,使用异能的方法也都记得──」菲尔妮的俏脸又沈了下来,故作镇静的语调渐转为恼怒抖音:「总之那家伙乍看之下很正常,可是却忘掉了关於革命的所有事(情qíng)!……他甚至忘了我这个青梅竹马,混帐!」

    「忘记了最重要的事,他看起来心(情qíng)怎麽样?」梅丽思的问话方式颇微妙,彷如在问之前就已知晓答案。

    「这……妳也知道,修一那个人就是傻里傻气的,对於自己的记忆缺了一大块,他也只是困惑地一直傻笑道歉……」菲尔妮咬了咬下唇,神(情qíng)既像庆幸又像埋怨:「我看他(情qíng)绪好像还算稳定,再说我也不希望自己的恶劣心(情qíng)吓到他,所以我就把他留在房里让他好好休息了。」

    「这样看来,敏旭和艾斯克的(情qíng)形比较麻烦。」梅丽思一(屁pì)股坐到桌上并翘起二郎腿,「我刚说过他们俩是失去革命的想法,所以他们甚至排斥待在这个地方,我是用『你们的伤还没好』之类的理由,才好不容易让他们继续留在这里。」

    「妳的意思是……」菲尔妮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声调也骤转急躁地拍了下桌子:「他们两个偏向於站在帝国那边,甚至还有可能向军方举发我们?」

    「可以这麽说。」梅丽思简短地回答,虽然她不打算美化事实,可她也不晓得该怎样把这出惨剧告诉诺肯;毕竟对诺肯而言,艾斯克与敏旭可说是最早结交到的革命同伴,如今连那两人的支持也失去,诺肯的感受八成会是心如刀割。

    会议室顿时陷入一片死寂,菲尔妮像是气得讲不出话,梅丽思则像在沈思解决办法。过了好一会儿,菲尔妮才心烦意乱地拨着秀发说:「这些类似洗脑的中毒後遗症,或许要波恩沛本人才有能力解除,但他铁定不愿意和我们交涉──」

    「就算那个变态乐意跟我们谈,他提出的交换条件也一定是叫我方解散组织丶放弃杀皇帝陛下……门都没有。」梅丽思双臂环(胸xiōng)地斜瞟着石墙道:「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先把事(情qíng)单纯化吧!只要将这些危机当成一般的中毒事件就行了。」

    「一般的中毒事件……?」菲尔妮察觉对方似乎话中有话,正想追问之际会议室的门却被敲响,梅丽思感应到门外的人是诺肯,因此自然而然地回了声「请进」。

    诺肯推开门从外面把头探入,接着从他嘴里吐出的声音,令会议室内的两名少女心下暗惊。「那个……梅丽思,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妳谈……请妳过来一下好吗?」

    光听话语内容可能还没什麽,但诺肯此刻的行为堪称非比寻常;要知道,他可是不敢向女生说话的恐女症患者,如今他居然敢来这间有两个女(性xìng)的会议室,敲了门後还直接对梅丽思开口,这番异常举动只代表一件事──

    那就是,诺肯想与梅丽思商量的事(情qíng),必定重大得教人难以置信。

    菲尔妮心头涌现强烈的不祥预感,她直起(身shēn)子有股冲动想当场问清楚,不过梅丽思只是跳下桌子,朝刚才的谈话对象淡然声明:「先失陪了。」

    「……噢。」菲尔妮只能含糊应声,然後(欲yù)言又止地目送梅丽思走出去;而梅丽思跟着诺肯穿过走廊,往基利希跟诺肯共用的房间走去,这再次证明了诺肯想谈的事颇沈重,他不愿在走道上就随便启口。

    诺肯让梅丽思先进门,尔後自己再踏进房间把门关上锁好,这间住房的格局和其他房间一样,摆有必要的简单家具及两张单人(床chuáng),基利希坐在其中一张(床chuáng)的末端,脸上的神态像努力压抑着忧虑担心。

    梅丽思走到房间中央後转过(身shēn),将询问的目光投向诺肯,而诺肯从门边往前走了几步,接着朝梅丽思泛出略带苦涩的淡笑;梅丽思见状不安地一颤,她看得出对方的笑含有自嘲与悲伤,但诺肯接下来的开场白,更是让少女瞪大了眼睛。

    「……我的异能消失了。」

    在基利希的持续缄默,以及梅丽思的错愕注视中,诺肯垂眸盯着自己的手掌又苦笑说:「应该是被皇帝陛下夺走的吧!虽然我当下没感觉到异状,我也以为自己躲过了他的攻击,不过就在刚才……我感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不见了。」

    梅丽思发现自个儿的双唇微微张开,可她却没听见自己发出任何声音──这时候诺肯继续讲了下去:「皇帝陛下的『掠夺』恐怕是无法逆转的,所以我在想……如果异能就这样夺不回来,我可以跟基利希一起负责後勤工作。」

    「我们刚刚就是在讨论这件事,但我建议诺肯先问问妳的意见比较好,所以才找妳过来。」我认为妳说不定有办法扭转现况──基利希没讲出口的是这一句,他只是保守地替诺肯补充说明。

    只见梅丽思低着头默默无语,半晌後她莫名其妙地踱至旁边的石墙前,呈现面壁思过的诡异状态;基利希担忧地轻唤少女的名字,不料下一秒,梅丽思就用一记直拳猛然揍向墙壁,石造墙面在巨响中刹时多个圆形大凹坑,外加往四方延伸出去的明显裂痕。

    诺肯和基利希都大受惊吓,原因除了梅丽思突然发飙外,还有一点是打坏人家的房子要赔钱,纵使这是赞助者免费提供的地点;但梅丽思才不管坏掉的墙壁该由谁赔,她仅是维持殴打壁面的姿势,(身shēn)上则开始散发出恐怖的黑暗气息。

    「那个臭皇帝……老娘不跟他计较,他就给我得寸进尺……!」梅丽思的(阴yīn)沈声线宛如来自地狱,她拳头下的墙壁仍不断掉落小石块,「没想到他能够延後发动『掠夺』,这点的确值得称赞,可是他抢不走我的能力,这就代表我和他确实是相对的存在……」

    基利希与诺肯对少女的话语既惊又疑,但他们当然没胆量张嘴多问,而梅丽思放下拳头的同时缓缓转(身shēn),绝美的脸蛋透出坚毅和冰冷:「如果说这世上有谁能破解那个皇帝的能力,那大概就只有我了。因为……在预言当中,我注定是协助诺肯改变世界的神兵──」

    诺肯目瞪口呆地近乎屏息,基利希的神色则像重新燃起了什麽,接下来,梅丽思豪气万千地做出结论──

    「与其说我相信自己,倒不如说我相信命运的安排;现在放弃还太早了,决战才正要开打呢。」

    【第三集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我家的恐怖组织首脑有女性恐惧症第二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