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黎明之前

    <h2>第五章 黎明之前</h2>

    一月十二(日rì),鲁迪因德王国发生了叛乱,资深相士庞加拉度上卿率众反叛,他深谋远虑暗中筹备,派遣飞龙((逼bī)bī)境制造恐慌,接管巡守队掌控百姓,劫持陛下要胁卫士营,最後栽贜王城大火,打着义勇军旗帜推翻王室,迫使王国统治权易主。

    不料,上述如意算盘,因为修来到王都而发生变化,先是伤了飞龙使之无法再恫吓百姓,潜入庞府探得计画时序,班达基和娜美罗里依据这份(情qíng)报得以应对反制,本(欲yù)抢在叛乱之前先行扫((荡dàng)dàng),但是庞加拉度感觉敏锐,果断放弃一切,隐逆行踪由明转暗。

    劫持陛下功亏一篑,再次((逼bī)bī)迫庞加拉度改变计画,叛军已被((逼bī)bī)得必须正面对决。

    在这个节骨眼上,独眼精灵巴瑞可以攻击王城的名义,私自调用飞龙对付修,趁机挟持蕾菲亚娜((逼bī)bī)修交出御龙宝剑与宝剑剑咒,毕竟不是宝剑的承认者,最後巴瑞可遭龙岳之火反噬,烧成黑炭,还导致飞龙受了伤。

    即使叛军损失如此,庞加拉度认为还有机会,班达基和娜美罗里不敢掉以轻心,积极守备,应付叛军兵临城下的威胁。

    ※

    由於卫士营十二团的支援,王城兵力多上一倍,近(身shēn)护卫昏迷陛下的修士,也增加到十七名,寝宫外也有廿名亲卫队卫士把守,再加佐丹尔与贝芙梅安两位灵剑士,暂时安全无虞。

    蕾菲亚娜自从城楼下来之後就是沈默不语,毕竟还是个小魔灵少女,遇上被挟持,再厉害也难免会害怕,我背着她还不时听见小声的对不起,只好让艾莉丝带着她和梅琳先回房间休息。

    自己则与克罗夫曼丶娜美罗里一起前往中庭,打算引荐马休飞与王子认识,正当穿过长廊之时。

    克罗夫曼:「院长需要先去休息吗?」

    剑士可以靠体力撑下去,术士就必须凭藉睡眠回复灵力。

    娜美罗里:「等见过马休飞之後,再去休息不迟。」

    「多亏院长洞烛机先,否则今(日rì)凶险难以支撑过去。」

    「但还是差了一步,老(身shēn)没料到竟然会有地道这个漏洞。」

    「匕首的毒(性xìng)很奇特,幸好还不至於立刻殒命。」

    「目的应该只是绑架,陛下如果在叛军手上,即使班达基不投降,军心也会涣散,战力崩溃是迟早的事。」

    「院长分析正确。」克罗夫曼转而对着我说:「今天非常感谢,阁下不但及时解危,公主还帮忙解毒,我很好奇,修阁下面对飞龙难道不会害怕吗?」

    「不暪(殿diàn)下,小修胆子没那麽强大,如果能有选择,在下完全不想与飞龙战斗。」

    「我听卫士说,修阁下在城楼上为了搭救女仆,还愿意用宝剑交换?」

    「当时没别的办法,不过那个独眼精灵得不到宝剑承认,被龙火烧成黑炭,在下说过了,想要使用宝剑,就得要赌上(性xìng)命。」

    娜美罗里:「说到这位女仆,真的是厉害,不但剑术与阁下相当,连使出的火球都非常相似。」

    「是指蕾菲亚娜吧?是在下亲授剑术,她很有天分,也很有胆量。」

    娜美罗里提到『火球』?蕾菲亚娜什麽时候学会用火球?她的魔力有限难以积蓄,平常不随意使咒,或许如此我才不知道吧!但是说她的火球与我的龙炎相似也很奇怪,龙炎有独特的鲜红高温,一般火球几乎都是黄红相间。

    是娜美罗里说错吗?还是记错?(身shēn)边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大主教,我也不好当面指正或询问,况且这也不是什麽大问题。

    克罗夫曼:「艾莉丝公主很有福气,有如此灵剑士为羁绊者,还有这等女仆护卫侍奉,更难得的是年纪轻轻就有缔约灵狐,该说……真不愧是公主。」

    娜美罗里:「(殿diàn)下有所不知,艾莉丝公主本(身shēn)咒术也很强大,她在内宫持续施术,也没有灵力匮乏的现象,假以时(日rì),修为肯定在老(身shēn)之上。」

    克罗夫曼:「灵力强大……吗?」

    娜美罗里:「去年在安达鲁,老(身shēn)就听说公主潜质非常优秀,当时她还不到十五岁。」

    克罗夫曼:「这样啊……修阁下——」

    「是!」

    「公主的弓术如何?」

    「弓吗?小艾很喜欢(射shè)箭,自幼学习弓术,(射shè)得又远又准,不输弓箭卫士,配合的鹰眼术也相当厉害,只不过力气还小,就算用上狂暴术,持续尽力而为大概就十几发吧!」

    『自幼』是胡诌的,艾莉丝好像说过十几岁开始学的,我没能记清楚,但是她确实弓术厉害,不让须眉,我一直都有跟着练习,才会知道她原来有多麽厉害。

    娜美罗里:「莫非(殿diàn)下想到的是……(射shè)月圣弓?」

    克罗夫曼点点头:「(射shè)月圣弓只要引咒就可增幅(射shè)程,还能强化攻击咒术。」

    「是……精灵弓吗?」我不太懂这把弓有什麽厉害。

    娜美罗里:「交给弓箭手使用就只是普通长弓,阁下姑且想作圣弓能引发非常强大的狂暴术,然而术士通常弓术不强,空有灵力(射shè)不中也枉然,况且,催动(射shè)月弓咒必须注入不少灵力,灵术士也不一定能办到,伍林海虽然厉害,终究选择的是流星圣弓。」

    克罗夫曼:「我认为公主或许非常适合,可惜父王目前尚未醒来。」

    「(射shè)月圣弓和陛下有关系?」

    「呵~不是啦!圣剑丶圣弓只有父王才有资格赐予。」

    「恕老(身shēn)提醒,(殿diàn)下目前不就是代理一国之主吗?再说,眼下危机重重,暂且『借』用,大概也没有谁会说闲话吧!」

    克罗夫曼拍头大笑:「都忘了自己的(身shēn)分!等会我立刻派卫士取来,(射shè)月圣弓沈睡百年,也该是时候醒醒了。」

    武器保管在卫士营的军械库,而封藏圣剑丶圣弓的钥匙则由国王保管。

    克罗夫曼不愧是武器专家,熟知各个圣剑丶圣弓的特(性xìng),不过,我担忧的是另一件事,得到(射shè)月圣弓不就意味着……

    「承蒙(殿diàn)下好意,虽然是私心,在下实在不愿公主冒险出战。」

    克罗夫曼:「诶~阁下误会了,我完全没打算让公主置(身shēn)险境。」

    娜美罗里:「老(身shēn)明白阁下护卫公主的心意,也因此公主更需要(射shè)月圣弓,她只要在二丶三千步距外就能(射shè)中目标,根本不需要接近敌阵。」

    原来如此,(射shè)月圣弓相当於长程狙击枪,三千步距几乎是鹰眼术的极限,艾莉丝差不多也练达顶峰,等於是看得到就(射shè)得中。

    「在下深表感谢!」

    此时,我们已到中庭,众精灵正在重新组装巨弩炮座,有卫士提醒马休飞(殿diàn)下亲临,他们立刻放下工作迎上招呼。

    克罗夫曼:「战时不遵礼节,辛苦了,请别因为我而停下工作。」

    我立刻上前介绍:「(殿diàn)下,这位是安达鲁灵剑士马休飞阁下,这位是灵术士普金威丹阁下。」

    克罗夫曼:「多谢两位阁下前来相助。」

    娜美罗里低头行礼:「老(身shēn)也深表感谢,若非阁下出手,城楼一战恐难脱(身shēn)。」

    马休飞:「(殿diàn)下丶院长大人丶修阁下,王国有难,精灵有责,马休飞昔(日rì)护城不力,如今已是一介平民,莫再提灵剑士之名。」

    克罗夫曼:「非常抱歉!我们倾用一国之力调查,至今凶手仍然逍遥法外,多亏你们能狙杀暗黑飞龙,为安达鲁报一箭之仇,克罗夫曼在此感恩。」

    几句寒喧之後,克罗夫曼和马休飞接着讨论防卫王城的细节,调兵遣将是我的弱项,只能旁听,也算是学习。

    其实我有点讶异,贵为王子,居然亲自协调大小事,明明交代一声亲卫队就能提供协助,换个角度来看,克罗夫曼确有王者风范,虽然只是六十馀岁的年轻精灵。

    仔细想一想,六十馀岁在人类世界成为元首也没问题,现在的我,已经很习惯以精灵的标准作思考。

    克罗夫曼丶娜美罗里离开之後,我留下稍为与马休飞聊了一下。

    「真抱歉,虽然有巨弩炮,但是南城楼实在太远,没能够支援修阁下。」

    「不,我这里还算可以,巨弩炮能够帮到娜美罗里才是最适当的,幸亏马休飞叔叔挑的位置好。」

    「呵~阁下还是一如既往喜欢单挑飞龙啊!那个,公主大人还好吗?」

    「多谢叔叔关心,她刚回房休息一切安好,今天还救了陛下,如果担心,我等会带小艾过来打个照面。」

    「不,不,在下只要确认公主没事就行,还请她多加休息,战了一天,灵力也该好好回补才是。」

    「有我在小艾不会有事的,叔叔请放心。」

    「呵~一直被阁下叫叔叔还真有点……」

    「小艾怎麽称呼,我就怎麽称呼,小修原本出(身shēn)平民,灵剑士之名也非我所愿,我们私下就随意些,我也比较自在。」

    「若非知晓修阁下剑咒双全,肯定会奇怪公主(身shēn)边居然不带护卫。」

    「我就是小艾的护卫,一直都是。」

    「阁下太过谦逊,既然是公主的羁绊者,又是灵剑士,就算骄傲一点也无所谓。」

    「该怎说呢?一年之前,小修还不知天高地厚,连精灵咒术都不懂,完全是小艾和许多精灵的帮助,才能有今天,刻意骄傲什麽的,就太过分了。」

    「我倒觉得,都是公主和我们受到阁下的帮助。」

    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以人类角度来看,自己算是够有礼貌的,但是精灵的客气更加罗嗦,我自觉在说话语气上有点随意,礼语也用不习惯,只好尽量以恭敬态度做弥补。

    艾莉丝明白人类相处模式,蕾菲亚娜原本就是乾脆俐落,伯纳登处世老练拿捏适当,所以剑庐的(日rì)常我很舒心,但是一离开剑庐,就必须稍为上心,以免失礼。

    马休飞又和我聊上许多,抱括昨晚是如何捕获那些巡守队里庞加拉度安插的小队长,而且最後在十二团的协助下,还将巡守队长给掳走,安德烈担任过近一年的巡守队长,姓名住址(情qíng)资**很轻松就透过交(情qíng)好的内线查到,由於是深夜行动,城务厅根本不及做应变,因此今天的巡守队才会沦为无政府状态,加上叛军占领城务厅的消息传遍全城,队员们对於一些不恰当的命令,都自动无视。

    「修阁下和公主都会留在王城吗?还是会去卫士营?」

    「我不会带兵,应该不会直接去打仗,不过,如果有必要,我不排除前去支援前线。」

    我有想过,龙炎火海阵稍为熟练,龙炎发动快速不需灵力,比起飞龙,或许我能造成的伤害更大,缺点就是移动没飞龙快速,而龙炎火海不分敌我,也不能胡乱使用。

    我接着说:「不过,我会让小艾留在这里,万一小修不在王城,还请叔叔多多担待公主的安全。」

    马休飞点点头:「在下就是忠於公主才前来王城,修阁下请放心,公主的安全是马休飞……不,是我们这夥精灵的第一优先任务。」

    谈话之间,巨弩炮已经安装完成,指挥的普金威丹和卡拉贝尔丶卫士们都围了过来,果然都是为了小公主而来,东一句西一句,都是询问艾莉丝的近况,甚至担心公主会被新王室欺负,我一一对他们解释清楚,早知道就把艾莉丝带过来,我这个『驸马爷』实在难以招架这些原王城旧部属的(热rè)(情qíng)。

    我最开心的是与卡拉贝尔和好,决斗打架的事他已经完全不在意,而且对於预定羁绊者的心结似乎也已放下释怀,撇开这些不说,卡拉贝尔确实是个好哥哥,他总关心着周遭的每个精灵,而且与我有一样的缺点——不擅长应对女(性xìng)。

    ——明明比我大上三十岁,脑袋里最先想到的居然是『哥哥』这个词,看来我也自然而然融入了精灵社会。

    最後,我代艾莉丝要求他们好好保重自己,这才离开打算回去寝宫,卫士通知我两个消息,一个是陛下已经醒了,艾莉丝说过那毒药与安德烈中的毒是一样的,但是处理及时恢复得快,安德烈拖了好一阵子,毒(性xìng)渗入血脏,所以才恢复得慢。

    第二个消息是指挥所搬到利德纳的书房,克罗夫曼认为父亲醒了毋须随侍在旁,而且对後续照顾也不方便,战事吃紧,照顾利德纳一事就暂由小公主莎娜伊美负责。

    ※

    落(日rì)时分,我和小修又是住在王城,这是克罗夫曼王子的坚持,理由是公主(身shēn)分暴露,有可能成为叛军挟持的目标。

    我和小蕾丶梅琳待在房间,小修被召去参与作战策画,虽然我也可以同行,但是小蕾似乎状况不太好,便与她一起留下来,梅琳窝在一角睡觉,她今天力战不懈,还为了解毒耗损不少灵力,抓到时间就是休息。

    「小蕾还好吗?」

    「小伤而已,只是灵力耗损有点过头。」

    「我不是说那个。自从小修带妳回来之後,就一直心不在焉闷闷不乐,到底在城楼上发生了什麽事?」

    「姆……没事啦!」

    「才怪!我们不是姐妹吗?小修没说,妳也不告诉我,我好像被排除在外。」

    「并没有,小艾别胡思乱想。」

    我牵着小蕾一起坐在(床chuáng)边,担心地握住她的手,第一次看见她眼神如此忧郁。

    「在城楼我们赶跑了飞龙,又除掉了那个独眼精灵。」

    「这个我知道啊!不过,肯定还有别的事。」

    小蕾(欲yù)言又止,我沈默等着,小修表现很正常,就只有她怪怪的。

    「嗯……其实我被独眼精灵挟持了——」

    ——蕾菲亚娜偷偷跟着修来到城楼,为了不被发现而躲在卫士们的背後,倚着墙角,当修与飞龙战斗的时候,她释放灵力催动风咒缠住飞龙,修才得以有机会以龙炎攻击,当飞龙飞离城楼时,因为距离有点远,蕾菲亚娜必须全力施咒,干扰并试图拘束飞龙的飞行,修趁机重击,最後飞龙落荒而逃,但是蕾菲亚娜灵力耗尽,倒在墙边虚弱无力,卫士们都着眼在修与飞龙的战斗,因此未能注意到蕾菲亚娜。

    ——独眼精灵巴瑞可伪装成卫士,在修战斗的时候混入城楼,意图伺机偷袭,当他一出楼梯间,就发现蕾菲亚娜躲在卫士们後方施术。巴瑞可见机会难得,遂改变计画悄悄接近力尽坐地的蕾菲亚娜,他轻松抢下宝剑并以剑挟持,比起面对恐怖战斗力的修,对付貌似文弱的小魔灵更安全一些。

    ——巴瑞可曾经在王城偷窥到修与蕾菲亚娜同行,因为见到亲密的互动,误以为他们是羁绊者。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有挟持事件,小修大概是体贴小蕾而没说出来,一语带过消灭了独眼精灵,但是小蕾却一直耿耿於怀。

    「所以……」

    「差一点就害到小修,为了救我,他把宝剑都仍给独眼精灵。」

    「独眼精灵没本事使用宝剑,是自食恶果——哦……我懂了,原来小蕾觉得愧疚,才会闷闷不乐。」

    「明明是最重要的武器……而且独眼精灵不一定会守信用,小修还是把宝剑给了他。」

    「妳不是能找回宝剑吗?」

    「才不是那个问题……我居然成为誓约主人的负担,想到就难过,而且我不听话出现在城楼,他什麽都没问,一句话也没骂过。」

    想一想,小修的确就会这样做,我喜欢他的温柔。

    「小修肯定知道小蕾会到城楼的原因,才不忍心说什麽,也不对——就算是不听话也好,我根本无法想像小修会责骂我或是小蕾。」

    「如果他骂个几句,或许我心里会好过一点。」

    小蕾眼角泛着泪,即使总是辨称是誓约者的缘故,但她对小修的心意不输给我,如果没有回报就实在太可怜了。

    「小蕾有帮助小修是事实吧?」

    「那是誓约者的义务。」果然又来了,真是不坦率。

    「先不提小修会怎麽做,他又不知道妳是他的誓约者。」

    小蕾低头不语,灵龙的忠贞比精灵更加强烈,都过了好几炷时间,她还在心神不定。

    「好了啦!小蕾别((操cāo)cāo)心,小修肯定也没放在心上。」

    她仍然不语,只是微微点点头。

    「对了~妳刚说灵力耗损过大,先休息吧!不过,来得及恢复吗?」

    「如果睡一觉,大概能恢复一半吧!」

    「如果没有战事就陪我们睡,在小修(身shēn)边灵力恢复很快,如果有肌肤接触更快。」

    「我……我才不要,今天不要,我也不敢要求。」

    「我来想办法,这是恢复灵力最快的方法。」

    「最快吗?我知道的不太一样。」

    「诶?难道还有更快的?」

    「母亲有教过,只要灵线交缠,瞬间就能交流灵力。」

    「灵线交缠吗?原来如此,竟然还有这招,可是灵线交缠不是要……」

    小蕾脸色微红,我大概也知道怎麽回事,又是害羞的事。

    我笑了出来,今天头一回笑这麽开心,但是要小蕾和小修灵线交缠的难度好高。

    「我只要能接近小修就好,那个亲……亲……灵线交缠就不要想了。」

    先别说小蕾,要小修点头可不容易,我也(挺tǐng)好奇,是只有灵龙才能这样?还是精灵也可以?

    ——灵线交缠就能交流灵力,这种事其实算是半常识,通常是由父母传授,只是艾莉丝还小尚未学习过。

    ——但是『瞬间』交流灵力只有灵龙才办得到,是誓约灵线的特殊应用,但是大前提是誓约者也成为羁绊者,纯粹的主仆可没法进行灵线交缠。

    我尽可能和小蕾聊些快乐的事,好让她忘记城楼上的破事。

    过没多久,小修回来了,还有位侍仆帮忙送来晚餐,原本这是小蕾的工作,或许是因为在内宫拯救陛下有功,侍仆长已经不再使唤她。

    一边吃着晚餐,小修一边告诉我们最新(情qíng)势,大抵上,卫士营已全部退入王都,叛军驻扎在王都之外,城务厅收复之後,王子指派了新的厅长,而巡守队也在安德烈的安排下回到岗位,王都内若有变化就能立即得到消息,班达基推断,如果叛军(日rì)落六炷时间内没有动作,最有可能就是(日rì)出前四~六炷时间发动军事突袭,大约人类时间的清晨两点到三点左右。

    「克罗夫曼让我们优先休息,所以等一会洗个澡就先睡吧!」小修这麽说着。

    「等会一起睡。小蕾妳也陪我,说不定又会有叛军潜入王城,我会害怕。」

    小蕾:「这是小事我当然会照办。」

    「今天灵力耗损太大,拜托小修了。」

    小修:「虽然不是第一次,一(床chuáng)挤三个我还是不太习惯,小蕾不会难为(情qíng)吗?」

    小蕾:「会有点难为(情qíng),但是我习惯了。」

    「总是会习惯的。」

    小修傻了眼:「不对吧?这不应该会习惯的吧!」

    「是我睡在中间有什麽关系?」小修也是有底限的,我有自觉先稍退一小步。

    「主人又不吃亏,有什麽关系?」

    「行啦!妳们可不能吵闹,今晚的休息很重要。」

    顺带一提,小蕾很机灵,一直等到小修沈睡,这才悄悄换了位置。

    一晚过去,当起(床chuáng)时,小修才发现左右手分别牵着我和小蕾,他没说什麽,脸也没红,表(情qíng)无奈诉说着,大概早就猜到会有这个结果。

    小蕾偷偷对我点点头,暗示灵力已经恢复。

    我们都很早睡,起(床chuáng)的时候还是深夜,四周很安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

    在卫士营驻扎的城墙上,班达基正用鹰眼术环视四周,不远处是叛军的主阵。

    伍林海与杜亚丽雪走上城墙。

    「睡得好吗?」班达基问着。

    伍林海:「勉强吧!我还以为昨天晚上就会发动攻势。」

    班达基:「叛军整晚都在伪装要突袭,不过,我没下达战备,好让你们尽量休息。」

    杜亚丽雪:「对方打算耗累我们的精神,然後再一鼓作气攻过来。」

    班达基:「嗯!虽然看不到,但是这次敌阵里头真有动静,恐怕要有事了。」

    叛军阵营的外圈,有高约两公尺的黑布围住,这是为了避免被敌人用鹰眼术看穿动向,班达基是沙场老将,感觉敏锐,即使不用眼睛,也能大致判断敌(情qíng),佯装出击的假动作,没能骗过这位精明的麾下。

    杜亚丽雪:「麾下几乎都没睡,这样行吗?」

    班达基:「呵~虽然(身shēn)为灵剑士,但我的体力并不是用来打打杀杀!不过,放心吧~我还是有找时间小憩。」

    伍林海:「在下有点疑惑,为什麽会突然冒出几千名武装精灵呢?」

    班达基:「是个好问题!表面上,根据抓到俘虏的说法,他们是来自各个王国的佣兵。」

    伍林海:「表面上?」

    杜亚丽雪:「大概是早有交代,被抓到就这麽回答,我不认为庞加拉度养得起如此庞大的军容,更何况还盖了一整座营寨。」

    班达基:「确实,军审处也找不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些佣兵来自哪个王国,依我猜测,恐怕是……」

    杜亚丽雪:「铁拉布塔?」

    班达基:「呵~杜亚丽雪如此机灵,不接军职有点可惜。」

    伍林海:「麾下的任务是勘察敌(情qíng),指挥调度,临阵交锋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杜亚丽雪之所以不接军职,是担心同个营帐筹策会令伍林海为难,但她总是私底下尽力辅助,伍林海也倾心於她的智慧。

    班达基笑着:「我没错看你这小伙子,要是我打算享享清福,卫士营就要交给你啦。」

    伍林海:「别开玩笑了,麾下的睿智,在下这辈子望尘莫及!」

    「不用担心,杜亚丽雪会陪你一辈子,她可是冰雪聪明,你也乾脆点,我已经等够久了!」班达基不怀好意看着杜亚丽雪。

    杜亚丽雪:「麾下不仅管战事,居然还管私事——」

    不等说完,伍林海牵起杜亚丽雪的手,吓了她一跳:「等这场战事结束,我会亲自向陛下请求的。」

    异(性xìng)精灵只有结为羁绊者,才会公开肌肤相触,伍林海这麽做表示下定决心,杜亚丽雪只是温柔望着(爱ài)侣,什麽话都没说,但是也没有把手抽回来,默自心许。

    这小动作没逃过班达基的法眼:「哈哈~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为了这个理由,这场仗非嬴不可,杜亚丽雪阁下~伍林海这小子就拜托妳了!」

    杜亚丽雪仍然不语,只是点了点头,手儿紧紧回握,她与伍林海是正式的师徒关系,年纪又大上五十岁,双双(情qíng)不自(禁jìn)陷入恋海,她担心对伍林海的声望前程有负面影响,迟迟不敢对外公开,也不敢缔结灵线。

    伍林海望着远方:「似乎有(骚sāo)动!」

    「没错!这回是来真的。」班达基回答後,给了传令一个手势。

    传令立刻离开,传达静音备战命令。

    大约还有五炷时间才会天亮,敌营貌似还没有动作,但是伍林海的鹰眼已经看到两只黑龙都抬起头,彷佛与他互相对视,班达基虽然看不到那麽远,但是经验告诉他,目前的宁静绝对无法持续到天亮。

    ※

    大概睡了七个小时左右,当我起(床chuáng)时,两位少女也几乎同时醒来,原本还打算偷偷离开让她们多睡一会,蕾菲亚娜不知道什麽时候睡在我(身shēn)边,她与艾莉丝都牵着我的手,所以吵醒她们不是我的错,蕾菲亚娜低头害羞,艾莉丝是满面笑容肯定是合谋。

    蕾菲亚娜昨天还是闷闷不乐,现在看来好多了,暂且随她们的任(性xìng)吧!

    梅琳站在落地窗旁警戒外头,真是可靠的灵狐,但是我知道她在憋着笑意,王城内卫士众多(骚sāo)动又大,梅琳感官又太敏锐,难以入眠,她曾告诉过我,雪狐体型虽小,却可以三天不吃不睡,不过通常不会这样做,因为之後会陷入沈睡毫无戒备,在野外失去警觉等於把(性xìng)命交给恶兽。

    卫士没有通知,表示叛军还未发动攻击,我打算到城楼上看看状况,艾莉丝丶蕾菲亚娜与梅琳都跟了过来。

    现在还是深夜,天色还很暗,也有点冷,城楼上几个角落都有弓箭卫士警戒。

    「看起来很安静。」我远眺着叛军主力的方向,北方城门一带全无灯光。

    人类似乎也有类似的战备行为,避免灯光暴露成为敌方轰炸目标。

    蕾菲亚娜:「一点都看不出有两只飞龙在城墙外虎视眈眈。」

    艾莉丝:「人类世界好像没有看过城墙。」

    「因为挡不住现代化武器攻击,所以早就没在盖城墙,在战争这方面,人类确实比较恐怖,但是就因为武器厉害,所以各国都不敢轻易发动战争。」

    蕾菲亚娜:「小修的世界有武器能对付飞龙?」

    「有种武器『飞弹』或许能办得到,有些能够追踪,不管飞龙怎麽飞,飞弹都会紧咬不放,直到打中为止,而且干掉飞龙大概只需要一枚飞弹。」

    是用常识猜测的,再怎麽说我都只是大一学生,仅知皮毛而已,记忆中巡弋飞弹能击沈一艘军舰,飞龙应该挡不住。

    蕾菲亚娜:「哇~『飞弹』好强!」

    艾莉丝:「人类比较聪明,小修也是!」

    「不,人类很弱小,才会依赖武器的力量,而且所谓强大的武器,并没有终结战争,也没能迎来真正的和平,反而遍地焦土,彼此之间的对立仇恨(日rì)益严重。」

    我望着远方,继续说着:「我希望不要有战争。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之下,每个人都能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少女们都点点头——

    艾莉丝:「我喜欢的事就是和小修永远在一起!」

    蕾菲亚娜:「我喜欢的事就是可以永远服侍小修!」

    我差点喷了,「还以为说出很了不起的智慧哲语,被妳们这麽一搞都泄气啦!」

    当少女们笑出口的时候,一名卫士从楼梯间跑着过来。

    「御龙阁下~王子(殿diàn)下请阁下和夫人一同前去指挥所,说是有事相商。」

    「我马上就去。不过……怎会变成『御龙阁下』?」

    「抱歉~抱歉~在下一时没注意措辞,因为卫士们私底下都是这样称呼阁下的。」

    艾莉丝:「大概是昨天小修赶跑了飞龙。」

    蕾菲亚娜:「很合称主人『御龙剑士』之名。」

    罢了~若不是昨天那只飞龙状况不佳,想赶跑它也没那麽简单,我挥手叫卫士别在意,带着艾莉丝丶蕾菲亚娜和梅琳一同离开城楼顶。

    ※

    我们来到王城临时指挥所——原本利德纳的书房,与克罗夫曼王子丶娜美罗里院长彼此招呼过。

    克罗夫曼吩咐卫士离开书房,之後,拿起书桌上的深灰色精致弓袋,打开取出一把长弓,并交给艾莉丝。

    弓长约一公尺半丶弓(身shēn)暗红看似造型简单,但弓弰与弓(身shēn)有四个强化环,弓(身shēn)上满是刻印,而且罕见地上下各镶一颗石晶,比一般精灵弓长了一半左右。

    艾莉丝:「这个……」

    克罗夫曼:「此弓名曰『(射shè)月圣弓』,满力放弦,至少二千步距,公主请试拉看看。」

    艾莉丝:「不可能满弦吧?我的力气只拉得动一般的弓……」

    这长弓只比艾莉丝矮一些,难怪她没信心。

    娜美罗里笑道:「公主别用蛮力,以灵力触动,然後再拉弓。」

    艾莉丝半信半疑,双手((操cāo)cāo)弓屏气凝神,触发圣弓的瞬间,两颗石晶微亮,看似坚硬的圣弓,用力一拉之下——

    艾莉丝:「居然……如此轻易拉到满弦,可是灵力……」

    娜美罗里:「呵~真如老(身shēn)所料,公主的灵力能够轻松控御(射shè)月圣弓。」

    艾莉丝:「灵力消耗确实不少,一般术士恐怕会很为难。」

    克罗夫曼:「对,就是这麽回事。我以代理王职的(身shēn)分,将(射shè)月圣弓赐予艾莉丝公主,从今天起,这把圣弓就是妳的了。」

    艾莉丝:「不,应该还有好几个灵术士的灵力都能够控御这把圣弓,小艾甚至尚未成年,不该受此大礼,而且也无意公开(身shēn)分。」

    克罗夫曼:「一般灵术士的弓术都不强,就算能拉开圣弓,(射shè)不中目标也是徒然,而且圣弓名义上是赐给灵剑士修阁下,放心吧!」

    心中暗笑,这回我又是挂名的,梅竹剑庐也是一样,表面上是赐予给灵剑士,实际上是阿德列斯城主与席礼亚夫人送给艾莉丝的居所,换个角度来看,她受到如此尊崇与礼遇,我也非常开心,挂名什麽的完全不在意。

    「比起无谓客气,或许有别的辞语更加合适哟!」娜美罗里暗示着。

    艾莉丝手抱圣弓对克罗夫曼点头行礼:「承蒙好意,非常感谢(殿diàn)下厚(爱ài)。」

    克罗夫曼:「不必客气,在下衷心希望圣弓能够成为公主的力量。」

    娜美罗里对大家解释(射shè)月圣弓的来历,在三百年前的奴兰加王国,出自於矮精灵族制弓名匠之手,未料对矮精灵而言,此弓实在过长,即使有好弓术与优秀的灵力,使用上也极为不便,在一次与鲁迪因德王国的文化交流活动时,双方王室互相交换圣弓圣剑为礼,之後圣弓几次易主,都没能好好发挥力量,最後又重回王国的军械库,沈寂百年。

    伍林海当初试拉之後,放弃了(射shè)程威力更胜一筹,灵力消耗却更大的(射shè)月圣弓,转而选择力量与火力平均的流星圣弓,当然,除了臂力有所锻炼可以弥补,另个原因是——(身shēn)为指挥官,不能只(射shè)个几箭便失去指挥能力,而且伍林海的假想敌只是敌方精灵,以流星圣弓能够(射shè)倒百名仍有馀裕,(射shè)月圣弓(射shè)出十箭就开始喘大气。

    克罗夫曼:「(射shè)月圣弓本来就是安达鲁的王室藏弓,城毁之後才送到新安达鲁保管,如今回到艾莉丝公主手上,只能说是恰如其分。」

    娜美罗里:「没错!穷究此弓,说穿了好像就只是狂暴术而已,但那可是很不得了的狂暴术,那力量不但能使力气小的精灵能够轻易拉动,还能将力量灌注於咒箭之中,大大提升了(射shè)程,还能将咒箭中的咒力提高数倍。」

    也就是说,艾莉丝除了提供灵力,还能加上强大火球咒术的咒箭。

    艾莉丝:「幸好曾经苦练弓术,当时大家还叫我别浪费时间,好好往咒术发展。」

    娜美罗里:「这就是缘分,昔(日rì)若放弃习弓,今(日rì)(殿diàn)下也不至於将圣弓交予公主。」

    克罗夫曼:「先收下吧!(射shè)月圣弓很吃灵力,连伍林海这等高手也不敢随便碰。」

    艾莉丝:「感谢克罗夫曼(殿diàn)下,也感谢娜美罗里主教。」

    蕾菲亚娜上前,帮忙艾莉丝收纳(射shè)月圣弓并保管弓袋。

    克罗夫曼话锋一转:「我们也该说正事,我把卫士都叫出去,可不是为了圣弓。」

    娜美罗里:「我和(殿diàn)下希望能借助灵狐梅琳的力量。」

    原本躺在角落的梅琳,听到名字被喊到,立刻抬起头竖起耳朵。

    我和艾莉丝相望都是一头雾水,这才发现,除了卫士,连其他修士丶灵剑士与亲卫队都不在场,娜美罗里张开音蔽术,克罗夫曼开始详述计画……

    ※

    深夜的同时,『将军大人』庞加拉度丶『逆天』乌丹普夫从王都西隅的临时指挥所,来到王都东南的一处民房,等待他的是一直尚未出战的罗邦,乌丹普夫直接交待游击队副队长叫醒所有待命的队员,就和庞加拉度丶罗邦一起进到房间内。

    罗邦劈头就问:「怎麽回事?巡守队完全没有连系,来了一道命令叫我们等待,现在又突然亲自跑来叫醒我们?完全和计画不一样啊!」

    乌丹普夫:「安静点!事出有变,巡守队恐怕早被制住,先别管他们了。」

    庞加拉度:「绑架陛下的计画失败,让班达基躲进王都内,顺便告诉你,艾莉丝公主也还活得好好的。」

    罗邦:「啥!怎麽可能,我当初搜遍整个安达鲁都没公主行踪,肯定是烧死了才对。而且巴瑞可也回报公主已死,这家伙虚报消息吗?顺带一提,命令提到巴瑞可该过来与我会合,至今都未见踪影。」

    乌丹普夫:「从昨天下午开始,巴瑞可就完全没消息,不是逃走就是战死。」

    庞加拉度:「公主活着是千真万确,她目前就在王城,估计只有少数几个精灵知道,所以才紧急通知不要轻举妄动,你打着义勇军的旗子,碰到公主出面就破功了。」

    罗邦原本的计画是打进王都,一边流窜一边招募巡守队和城民加入反抗军,壮大声势後进((逼bī)bī)王城,挟持利德纳要胁亲卫队,把王城攻下,而飞龙与主力则牵制卫士营。

    罗邦:「原来如此,实在太吃惊了——等等,将军大人和逆天阁下,还加上一个瓦立培夫,居然没能绑架利德纳,真叫我意外。」

    庞加拉度坐到沙发上:「我也很意外,娜美罗里似乎看破我的计划,一直守在利德纳(身shēn)边,我不担心她,但是艾莉丝公主那边的战力实在很强。」

    乌丹普夫:「的确,好不容易把几个高手都(诱yòu)导出去,竟然还是失算。」

    当时灵剑士克罗夫曼王子与亲卫队长斐西达在王城南大门,而灵剑士贝芙梅安阵守在北後门,内宫只有灵剑士佐丹尔和灵术士娜美罗里,利德纳一开始就被暗算,失去抵抗能力,这些全在庞加拉度的计算之中。

    然而艾莉丝丶蕾菲亚娜和梅琳出现在内宫,则是意料之外的大漏洞,之後修赶回内宫,更是令战局整个翻转,随着对方增援,己方的渗透卫士又被压制,庞加拉度只好利用地道先行撤退。

    乌丹普夫简略把当时状况说了一遍。

    罗邦:「陛下中了毒,没有我们的解药,应该是死定了。」

    乌丹普夫:「错了,艾莉丝公主不知道用什麽方法,居然解了毒,陛下在昨天落(日rì)时分左右就已经醒了,只是目前还很虚弱。」

    罗邦:「怎麽会……解毒药引几乎不可能买到,就算有也没那麽快醒来……」

    乌丹普夫:「事实如此。」

    庞加拉度:「我也很在意公主那两个护卫,用一样的宝剑,就是那个修.南宫和他的蓝头发羁绊者,一样的距离,我可以避开娜美罗里的破咒,却避不开那小子的,他竟然能够一边挥剑一边抓准破咒时机,而且就算我成功发动了,咒术到他面前也丝毫不起作用。」

    乌丹普夫:「没错!蓝头发那个,只用一支短剑就能对抗我和瓦立培夫,那个灵剑士,我们三个一起上都很拼命。」

    罗邦:「公主竟然有如此强悍的手下。」

    事实上,庞加拉度他们都搞错了,不但误会修和蕾菲亚娜是羁绊者关系,也误以为他们都是艾莉丝的护卫。

    乌丹普夫:「嗯!公主还收了一只誓约灵兽,攻击力虽然普通,但是跑起来有够快,十几个武装精灵一起上,不但伤不到它,还被搞得七零八落。」

    庞加拉度:「当初真是小看这位修阁下,如果能重来一次,我肯定会等他离开新安达鲁再动手。」

    罗邦:「没胜算吗?那现在要中止吗?」

    庞加拉度:「我们没有退路,山谷也没办法久待,但并不是完全没有胜算,只是要做些改变。」

    罗邦:「那接下来……」

    庞加拉度:「两面夹攻,主力部队进攻卫士营,游击队拿下东南王都城门,与城外八百伏兵会合,直攻王城。」

    罗邦:「昨天那一闹,王城戒备应该更加周全了吧?」

    庞加拉度:「是的,班达基让十二团护卫王城,王城内连亲卫队总共有五百名左右,王城外有四百名,整体数量上我们占优势,他们没能料到我们的伏兵数目。」

    罗邦:「将军大人的(情qíng)报管道还真厉害。」

    庞加拉度:「知道兵力多寡不算什麽厉害。」

    罗邦:「不,在下是指将军大人说——对方没料到我们的伏兵数目。」

    庞加拉度:「呵~平时多培养一些棋子,总是会有用到的时候。」

    罗邦:「就算攻到王城,如果对方只打算死守,我们也很头痛。」

    庞加拉度:「你只要负责攻到王城就行,到时候自然会有帮手,王城会自乱阵脚。」

    罗邦:「那这边何时动手?」

    「西北方黄色火箭一起,就先拿下东南城门,大概一炷时间之後。」

    庞加拉度说毕,与乌丹普夫披上连帽斗篷丶布罩掩面,一起离开了指挥所。

    当初庞加拉度表面说是让罗邦与巴瑞可一组,事实上,罗邦趁隙逐渐接收游击队资源,巴瑞可自(身shēn)又懒散,等到察觉时,大部分指挥权都已落入罗邦手中。

    巴瑞可(性xìng)(情qíng)多变原本就难以管制,自从失去一臂之後,庞加拉度就更不太在乎他的存在,也不给更多的指挥权,巴瑞可自己也知道,所以才会萌生抢走御龙宝剑丶远走他乡重新开始的念头,但是巴瑞可贪心过头,而遭龙火反噬。

    罗邦有传声石晶可以交换讯息,庞加拉度之所以亲自前来说明作战计划,是担心半调子的(情qíng)报会令罗邦失去信心,只有主力作战部队与飞龙掠阵,战况最後极有可能会陷入胶着,罗邦部队的重要(性xìng)就明显增加。

    在回去西隅指挥所的路上——

    「将军大人,虽然很不敬,不过,最坏打算呢?」

    这位逆天阁下就是如此,说话直率,完全不忌讳主子,庞加拉度不但不生气,还十分感谢能有这样的部属,逆天是他唯一能讨论到最细节的忠诚部属。

    「到时就回去铁拉布塔,不管怎麽说,在鲁迪因德这麽一闹,我们力量低落不少,再站起来得花些时间,不过回去之後,肯定是会受到奚落和不堪待遇,很抱歉要让你辛苦一阵子。」

    「别这麽说,没有将军就没有逆天,将军大人到哪去,我就跟到哪儿去。」

    「果然,我唯一能信任的也只有你。」

    「没办法,我们可是血脉相承——爷爷!」

    「如果你父亲还在世,肯定也会以你为荣。」

    庞加拉度微微点点头,温柔拍着乌丹普夫的肩头。

重要声明:小说《遇见精灵 第六部 王城风云之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