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之三丶保护

    <h2>第二章之三丶保护</h2>

    「干嘛?要去找小女人?」

    「那个女人跟彭瑞妍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我还听到她说她要回店里,死定了,我怎麽现在才想到?要是她把那些东西给彭瑞妍,她那样单纯的小女人,不上当才有鬼!」语毕,我赶紧抓起放在沙发旁的外(套tào),拔腿就往外头冲去。

    ◎

    已最快的速度奔驰到服饰店门口,撑着膝盖稍喘了一下,抬起头往店里看,彭瑞妍还在柜台,而且女店员还没有出现。

    「烨!」彭瑞妍主动的挥着手说道:「你怎麽会来?」

    「呃……我刚好路过,想说来看看。」说完,我装没事的走进了店里,同时也在观望着女店员什麽时候会过来,现在时间点也是快下午一点。

    「我待会一点就下班了,要一起去吃中饭吗?」她一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一边笑着问我,然後在收银机旁边摆着在藏匿处看到的药丸,用夹炼袋装着。

    「那个。」我指着夹链袋,「是什麽?」

    「这个啊?是小野说看我最近(身shēn)体不是很舒服,所以特地帮我去药局配的,她说吃了就……」

    「马上丢掉。」我冷静的说着,「妳不丢我就帮妳丢了。」

    才刚伸出左手,彭瑞妍快速的抢先一步拿走,再把双手绕到背後。

    我皱眉,「妳不舒服就要去看医生,不要吃这种陌生人给的。」

    「小野才不是陌生人!」她两只眼睛认真的看着我,又接着说:「她是我的朋友。」

    要跟这种人当朋友,看来她是什麽都不知道,要是後面知道她口中的朋友想要引她走进一条不归路,那会是多绝望的事(情qíng),加上她的天真确实是这些人想下手的原因。

    「我带妳去看医生,我们吃医生给妳配的药好吗?所以那个,给我处理。」我伸手摊开,只见她把手中的东西塞进了口袋里,还把口袋的拉炼拉了起来。

    「不行,这是小野对我的心意,你不能拿走。」

    「妳不相信我吗?我们不是朋友吗?」

    她抿着唇,我才感觉到事(情qíng)好像开始不妙了。

    「我们是朋友,可是从来没有朋友对我这麽好,小野是真的关心我!虽然她很常骂我,可是我知道她是为我好的!我真的知道……」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果然我又惹她哭了,天哪……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拿走!所以妳不要哭了。」

    这个女人的泪腺到底是多发达……

    「彭瑞妍!妳收拾好了没?」(身shēn)後忽然发出声响,熟悉的高跟鞋声音一波一波的传来,然後掠过了我(身shēn)旁再走到彭瑞妍旁边。

    「啊,小野,妳来了!我已经收好了。」

    「妳怎麽哭了?(身shēn)体又在不舒服吗?我给妳的药妳吃了吗?」那个女人看似真的很关心彭瑞妍,但是在我眼中,她只是再好好照顾自己的猎物,然後等着在最好的时机一口咬住吧。

    「我还没吃……我没有不舒服啦!」彭瑞妍擦着眼泪说道。

    女人看着我皱了下眉头,「又是你,今天不是礼拜三吧?」

    「是没错,但是我来这里是我的自由吧。」我微笑,走向後面的柜台拉住了彭瑞妍的手,「既然妳都来了,这个人我就带走了。」

    「随便,妳药记得吃,我晚上会再提醒妳。」

    回过头我就拉着她走出了店里。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麽回事,这样就认定她是朋友,一个要把她害死的女人要把她当成朋友吗?

    「欸……」

    搞什麽?我在乎这些干什麽?明明就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为什麽要插手这些事(情qíng)。

    「你等一下啦……手很痛……」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搞得我现在脑子都快打结了。

    「烨!」

    「干嘛啊?」我停下脚步彻过头冷眼看着她,然後过几秒放开了她的手,「把妳口袋里的药给我。」

    「我说过了,我不给。」她摸着自己的脉搏,上面有些红印,应该是刚刚抓她抓得太紧,都印出红掌了。

    啧了一声,「妳知不知道妳朋友是什麽样的人?」

    「怎麽样……?」

    「就!」看着彭瑞妍的双眼,我忽然说不出下一句话。

    我究竟要怎麽跟她说她的朋友不是真的把她当朋友,无论用怎麽委婉的方式讲,一定都会伤害到她的吧,而且要是她把我跟她说的这些都告诉她,让这个追踪者跑了又怎麽办啊……

    「就怎麽样?」

    回过神,她依然看着我。

    我清清嗓,「反正妳不要靠她太进就是了,她不是一个好人。」

    「你为什麽知道?你根本就不认识小野。」

    我伸手搭上她的肩,与她四目相交。

    「我是不认识她,但是我知道她是一个怎麽样的人。」

    「……我不信。」她挪开了肩膀,彻过了(身shēn)子,双手握紧着肩上的包包。

    「妳不信我也没关系,我会保护妳。」

    此时她看着我,泪腺发达的她又流下了眼泪,我迟迟的愣在原地。

    「我不知道你跟小野有什麽仇恨,可是我今天还会在服饰店工作都是小野的功劳,是她带着我走到现在……我不觉得她会害我。」彭瑞妍吸着鼻子,拿出了我给她的那条手帕擦着眼泪。

    通常不会有任何反应的,如今感觉到心好像缩了一下。

    这是……什麽感觉?

    「烨先生,请(允yǔn)许我这样叫你,我很开心你来当我的朋友,发自内心的很开心,但是……」

    「但是?」

    她抿着唇望向了我,「我不能没有小野,我不能……再失去一个人了。」

    讲完这句话以後,她掠过了我(身shēn)旁,我闭上了眼,心头居然在抽痛着,就在我看着她掉泪的时候,我居然也会有感觉……?

    迅速的伸出了左手拉住了她的手,然後转过(身shēn)把她拉进了怀里。

    「烨……先生?」

    摸着她的头发,感受到她(娇jiāo)小的(身shēn)体轻易的就包覆在怀中,「对不起,我不太会哄女生,但是我知道也许这样会让妳好一点。」

    「你先放开……」她尝试推开我,我更使劲的抱住。

    「等妳不哭了我再放。」

    「欸?我没哭了啦……」

    「我可不信。」我偷偷笑着。真是的,明明就还有眼泪,以为我看不到吗?

    「现在真的没哭了!」

    我轻轻的推开她,满意的一笑,让我引起了想闹闹她的冲动。

    「果然没哭了,好孩子。」

    「烨先生,我……」不等她说话,我伸出了右手在她面前比出了食指。

    「我说了,叫我烨。」

    「不行,我还是想叫你烨先生!」彭瑞妍嘟起了嘴,看似是在赌气的样子,双手还叉着腰际。

    我叹了一口气,趁她松懈的时候趁机捏住了她的双颊,「妳确定?」

    「嗯……逆晃开窝!」她伸手在空中乱挥着,嘴里还不忘一直碎碎念。

    「真拿妳没办法。」我用脚拐住了她的脚,在她跌快下的瞬间像骑士般的接住了她,「妳要是再不听我的,我就吻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到妳在的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