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类别:台湾小说 作者:靡温 书名:梦回今朝
    <h2>&lt;十五&gt;</h2>

    晚间,南晨昫得知金珩宇和宋禾嫣下榻的饭店位置,由秘书李盛代为接泊,自己则在安排好的餐厅等候。

    「Boss,合作案的资料都已整理好,我也回传给组内了,我们大概会在这里待多久?」行驶的轿车内,宋禾嫣边说边看着手机中叶甄传来的讯息。

    「好。原本我是预计待个两天,不过签约工作还算顺利,妳想多待几天吗?」金珩宇看着宋禾嫣不时注意着手机讯息,看来是想确认待在韩国的时间。

    「我的假是老板你批准,你同意我放多久我就能放多久。」宋禾嫣转过头看着金珩宇,眼中冒着微小的期待。

    「那…为了补偿你在北京住院那几天,不然我们就待个一星期吧!」金珩宇看见她眼神中的期待,为了不让她太失望而做了决定。

    「太好了…可是,Boss你也要跟着待在这啊?」宋禾嫣一个兴奋,却也注意到了金珩宇刚刚所说的"我们"。

    「嗯…这趟来除了谈合作案外,我有找了几个博物馆的展览要看,本来就是要趁来签约的时候来看,只是没跟妳讲。」金珩宇打趣地看着她有些失望的神(情qíng)。

    「喔!」宋禾嫣有些失望,听起来这趟出差没有多馀的时间。

    「怎麽?组内那群女士们又找妳帮买东西?」每逢自己与宋禾嫣一同出差,总会发现回台湾时她都大包小包,问了後才知道每次都有人请她帮忙带东西回国。

    「Boss…我每次跟你出差你又不是没看到过。」宋禾嫣有些心虚,不过这几年跟着金珩宇出差,见她帮忙代购他也不会多说什麽,只是每次都还是要拉下脸问,她有些不好意思。

    「会给妳时间,放心。」金珩宇笑着摇头,但还是安慰的答应她。

    开着车的李盛虽然不太懂中文,但看着两人的互动,总觉得不太一样。

    这时,轿车驶进停车场,三人下了车,李盛领着金珩宇和宋禾嫣进餐厅,韩屋样式的餐厅内弥漫好闻的韩国菜香气,进到包厢,位上的南晨昫站起,亲切的向着两人方向走近。

    「欢迎,请坐。」

    金珩宇和宋禾嫣接续就坐,宋禾嫣坐在金珩宇(身shēn)边,一旁则是南晨昫的秘书李盛,而南晟昫坐在金珩宇的另一边,其他位置则是陪同的博物馆其它主管们。

    「宋小姐,请问妳和金先生是男女朋友吗?」宋禾嫣很认真地看着菜单,一旁的李盛忍不住以英文开口问。

    「不是的,看来李先生误会了。」宋禾嫣笑了出来,回应李盛。

    「刚刚在车上,我看着你们的互动,我以为…」李盛有点惊讶,毕竟金珩宇真挚的眼神总是落在宋禾嫣(身shēn)上,他以为只有(情qíng)人才会如此。

    「我跟金先生工作好几年了,可能是相处久了说话的方式让你有这样的错觉。」宋禾嫣摇摇头,赶快解释这美丽的误会。

    李盛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为自己的误会而道歉。另一旁的金珩宇和南晨昫,可能是(身shēn)处在同一领域的关系,有共通的话题可以聊许久,边用餐边饮酒,常常应酬有好酒力的金珩宇,敌不过以饮酒为平(日rì)生活所需的韩国人南晨昫,不胜酒力的他开始感到意识蒙矓,说话都有些含糊。

    「南先生,不好意思,金先生喝多,可能要先回饭店了。」不太喝酒的宋禾嫣清醒着,见自家老板脸红到耳根又加上频频微笑而失守的嘴角,就知道他已经到了底线,如之前出差陪着应酬所培养出的默契,她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说。

    「待会我送你们吧!」李盛因有家庭缘故无法久留,在几分钟前已经先行告退,南晨昫见宋禾嫣有些无奈,便主动回应。

    宋禾嫣点头感谢。陪同用餐的人陆续离开後,宋禾嫣扶着金珩宇步出饭店,不过这次金珩宇喝的似乎特别醉,走路都无法好好走,宋禾嫣只能跟着他颠三倒四的步伐走着,走在(身shēn)後的南晨昫见状,便走上前去帮忙扶住金珩宇。

    「谢谢。」宋禾嫣微笑,心底一边臭骂哪天不喝醉今天特别醉的金珩宇。

    宋禾嫣与金珩宇坐在後座,金珩宇倚在宋禾嫣肩上,开着车的南晨昫不时望向後座,想从後照镜中多看宋禾嫣一眼。

    「南馆长,你为什麽会喜欢研究古文物?」吃饭时,虽然没有很注意听他与金珩宇的对话,但从他谈到古文物时所散发出的眼神,她似乎可以猜想得到。

    「嗯…就是莫名的喜欢。人会特别喜欢一件事物,通常是与那件事物有特别的连结才会如此喜(爱ài),我想我是这样吧!」南晨昫微笑回应。

    「嗯…好像是这样。」突然,宋禾嫣想起了自己的梦,想到了自己的工作,她想或许所谓的连结也是如此。

    「禾嫣小姐和金先生你们在韩国会待多久?」南晨昫问道。

    「嗯…因为还有其他工作行程,所以会待一个星期。」宋禾嫣回应,微微看向靠在肩上的金珩宇。

    南晨昫未再多回应,将注意力拉回驾驶上,轿车奔驰在夜晚少车的道路上。

    轿车停在饭店门口,南晨昫转过(身shēn)向宋禾嫣要了手机,他在手机上按了几个键,又拿出自己铃声正在响的手机,他按掉响铃的手机,把宋禾嫣的手机和自己的手机都递给宋禾嫣看。

    「上面是我的号码,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联络我,逛街也可以联络我,我可以陪妳。」南晨昫保持微笑,说完话边将宋禾嫣的手机还与她。

    宋禾嫣点头,轻声唤了睡着的金珩宇,他醒过来,但未退的酒意让他无法好好回应对方,他艰难的下了车,宋禾嫣扶住他,他能感受到怀中女子的温暖。

    「真的不用帮忙吗?」看着宋禾嫣,帮忙扶住金珩宇的南晨昫问。

    「谢谢你,南馆长,Boss有比较醒一点了,我们可以自己走进去。」感受到金珩宇有努力想恢复自己的神智,她客气的婉拒南晨昫的好意。

    见宋禾嫣婉拒,南晨昫也不好再勉强,他目送两人走进饭店後,自己才启动轿车离去。

    而扶着金珩宇的宋禾嫣,顺利的将金珩宇送进他的房间,她试图让他躺进(床chuáng),不过(身shēn)高高过宋禾嫣多些的金珩宇还是不小心将宋禾嫣压在(床chuáng)上。

    「你今天怎麽特别醉啊?」枕在金珩宇手臂下的宋禾嫣,有点吃力的想挣脱金珩宇不小心的束缚,不过金珩宇似乎没感受到宋禾嫣的挣扎,全(身shēn)放松。

    「天哪…我怎麽办…」此时,宋禾嫣翻了个白眼,因为不曾这样的金珩宇正往自己(身shēn)上贴近。

    金珩宇极力想恢复清醒,但酒意猛烈的朝他推进,他闻到怀中好闻的淡淡香气,想贴近一些想让香气帮助自己赶走酒意清醒些,不过怀中的香气好像不太听话,越闻越是离自己远去。

    就在离金珩宇一个鼻头的距离,宋禾嫣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一个出神,双唇便被气息的主人所占据,她睁大眼,心里惊慌的无法思考。

    而金珩宇,在找着香气的主人後,瞬间碰触了她的唇,他下意识的吻了她,似乎是想霸占这个双唇,他深(情qíng)的吻着,怕这美好会稍纵即逝,满意的吻过後,浓厚的酒意盖过了他微微清醒的神智。

    「天哪…」

    宋禾嫣通红着脸,完全没有想到金珩宇会有这样的举动,他就这样在她锁骨间沉沉睡去。

    「我这样怎麽起来啊?」被金珩宇压在(身shēn)下的宋禾嫣,尴尬地动也不是丶不动也不是,她尝试动了下(身shēn)体,但他似乎是把她当枕头般熟睡着。

    宋禾嫣盯着天花板,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又加上他(身shēn)上的酒气,她像微醺般也逐渐睡去。

    夜幕间,金珩宇从酒意中清醒过来,看着(身shēn)下熟睡的宋禾嫣,又看了下两人尴尬奇怪的姿势,他轻声起了(身shēn),怕吵到已熟睡的宋禾嫣,他替她脱下鞋,将她抱进柔软的(床chuáng)里,替她盖上棉被,看着她像孩子般熟睡,他轻抚着她的发,双唇轻触她眉间。

    「对不起,刚刚的吻,就让我这样对妳这麽一次。」

    尔後,他站起(身shēn),抱着备用的枕头与棉被,往一旁的沙发躺去,带着嘴角的笑意再次入睡。

重要声明:小说《梦回今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