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2 Ep.03 黑焰与灰之王

    <h2>Act.2 Ep.03 黑焰与灰之王</h2>

    短短一分钟,足够许多事发生。

    当盖尔一夥摆好架势,准备迎击敌人,一阵巨响从(身shēn)後传来,营火馀烬绽放刺眼闪焰,堪比艳阳。

    「勇者」们虽然感到不适,但无大碍。薇菈反而痛苦倒地,剧烈抽搐丶不住呻吟。

    「呜啊啊啊啊!」

    席姬卡连忙跑到「亲眷」(身shēn)边,扶起薇菈後颈,紧握苍白双手。蒲公英也赶来帮忙,施展治疗法咒。

    两只人影现(身shēn)入口。齐洛高声诵咒,玛莉昂也在紫丁香飞箭掩护下冲向前去。

    领头男人双手结印,眼前(热rè)气聚成火球,膨胀至极限後轰然炸裂。

    火焰将巫师(射shè)出的冰锥与女猎人的箭矢融化,爆炸馀波将玛莉昂震飞,撞上盖尔盾牌。

    「闪电陷阱   (Lightning   Glyph)!」

    齐洛启动在狭窄通道设置的魔法陷阱,电光闪烁,强劲电流在岩璧间弹跳,激起飞石尘埃。

    「熔岩护罩   (Molten   Shield)。」

    咒文发动,黑暗球体吞噬光线,吸收所有电流,闷声巨响後爆炸飞散。

    烟雾弥漫。玛莉昂协助盖尔起(身shēn),齐洛也在紫丁香搀扶下站稳脚步。

    「秘法光源   (Are   Flare)。」

    幽微火光点亮山洞,但并非出自巫师之手,而是来人杰作。

    薇菈仍哀号不止,锥心叫喊回((荡dàng)dàng)石窟。

    「铁胡子,别躲了。你的铁炮无法伤我分毫。」

    矮人从暗处走出,将护目镜推回头盔上:「一发现是你,我就熄灭点火绳啦。」

    领头男子轻笑,引导(身shēn)後瘦小人物走过乱石碎砾。

    「我还以为那只吸血鬼会死於刚刚的术式。看来,不是『纯血种』呀。」

    「齐洛,」男人将斗蓬褪去,露出服贴短发与一对尖耳,长袍华丽金饰叮当作响:

    「先是在流石镇施行『(禁jìn)术』,又挑了个吸血鬼做为『亲眷』。你的品格依然差到极点呀。」

    巫师抹去嘴角血丝:「你搞错了。她可是继承你的位子,席姬卡最新召募的『亲眷』唷。」

    男人面容紧绷,难掩不悦。

    「伊格尼尔,你太过份了!」席姬卡厉声怒喝。

    「『静主人』...」名唤「依格尼尔」的男人回应斥责,微微低头,「抱歉,我并不知道她是妳的『亲眷』。」

    席姬卡不理会男人道歉,以小刀划过手掌,将鲜血滴入薇菈口中。

    「主人...不行...」薇菈虚弱抗议,尝到血腥後瞳孔充血丶狂暴颤动。她猛地弹起,抓住席姬卡手臂,露出尖牙,呜咽一阵後使劲甩开头,压抑噬血渴望。

    黑暗妖精将吸血鬼苍白小脸转向自己,温柔拭去泪水与嘴角血渍。

    「明明可以多撒(娇jiāo)一些的,傻瓜。」

    伊格尼尔沉默凝视,漆深黑瞳难辨(情qíng)感。

    「怎麽,堂堂堕神『黑焰之伊格尼尔』看到主人有了新欢,吃味啦?」齐洛不顾玛莉昂劝阻,刻薄挖苦。

    「黑焰之...伊格尼尔?」盖尔恐惧覆诵男人名字,不敢相信传说中被勇者封印的「六柱古神」之一,如今就站在自己眼前。

    紫丁香接受蒲公英治疗後,再次举弓对准来人:「我记得席姬卡已经将你『释放』。现在的你,是敌是友?」

    「是敌是友,依你们回应决定。」

    「夫子不需摆出强硬姿态。」瘦小(身shēn)影走向前,脱下兜帽:柔软灰发束成短辫垂在脸侧,清秀面容稚气未脱,一双银灰瞳孔冷静沉着。

    盖尔认出男子特徵,顿时语塞,急忙单膝跪下。

    齐洛还不清楚发生什麽事。他细细琢磨,恍然领会,跟着跪到盖尔(身shēn)边。

    「诸位免礼。『勇者』不受古礼约束。」

    「百年经过,我们不敢豪赌『礼遇』依然生效。」巫师低头,语气惶恐。

    玛莉昂倚靠巨剑,撑起酸疼(身shēn)体:「所以,我也要跟着跪下吗?」

    确认薇菈安然入睡後,席姬卡走到女战士(身shēn)边,让玛莉昂轻轻靠上肩膀:「没有关系。不过,眼前这位可是大人物喔。」

    「伊格尼尔,我没猜错的话,这位是继承『铁之血脉』丶灰之国第十七任国王丶去年正式登基的尤里安?格劳士达尔吧?」

    灰发男子抓了抓脸颊:「请别用这麽正式的称呼。叫我尤里安就好。」

    「主上,遵循礼法也是王族义务。」

    尤里安微笑回应:「夫子,我现在没有头戴王冠丶手戴权戒吧?」

    少王走近盖尔一众:「我只是个有事相求於『勇者』的平凡人罢了。」

    盖尔与齐洛依尤里安指示起(身shēn)。

    「好怀念呀。」尤里安弯(身shēn)察看「王令之盾」,将每个细节烙印眼中,「父王从不准我这麽靠近看呢。」

    盖尔恭敬地将「王令之盾」交给少王:「陛下如果有意,可以取回赏玩。」

    「这怎麽好意思呢。」尤里安委婉拒绝,「阁下就是『狂岚』吧?这原本就是阁下的东西,格劳士达尔一族代为保管而已。」

    盖尔并未收回盾牌:「如果是『陛下』的话,我愿意再次交托。流石镇事件,想必造成不少麻烦。」

    尤里安歪头,表(情qíng)有些为难:「嘛,其实并非什麽大不了的事。」他示意伊格尼尔收下盾牌:「如果阁下这麽坚持,那还是谢过了。」

    「盖尔!」玛莉昂与齐洛同声惊呼。

    「没问题的,」盖尔挥挥手,「我已经取回力量,大祝福『王之加护』也消耗掉了,如今『王令之盾』只剩象徵意义。」

    「如果交回『王令之盾』能重建皇家威信,拉拢北方王侯丶解除通缉,对彼此都有好处。」

    伊格尼尔替少王接过盾牌:「我代替陛下感谢好意。然而,单是如此,无法解决眼前难题。」

    「什麽意思?」

    「我猜测诸位应该大致了解我国局势,」尖耳男子卸下防备,冷峻不再,「贵族的『熊』派,目前正努力拉拢『鹰』派的北侯路根海姆。」

    「『流石镇事件』只是他们趁机发难。」堕神看向盖尔,「就算我们当时以和平手段将『王令之盾』交给你,『熊』派仍会紧咬不放。」

    「问题在於,『熊』派领导,前摄政王『大河卿』史特鲁姆主张少王并无能力把持政事。」

    「虽然在年轻贵族与新兴商会的协助下,我们成功将『大河卿』((逼bī)bī)下台,但仍未根除其势力。」

    「当主上决定延续先王新政,原本就持反对意见的旧制派便群起支持『大河卿』。」

    「『流石镇事件』给了他们藉口:新王无法守护『誓约』,将『勇者』掌控手中。」

    「等等,」盖尔打断伊格尼尔,眉眼微蹙丶笑容尴尬,「抱歉。当年,我到底与古王立了什麽『誓约』?」

重要声明:小说《《迷思迪亚?异界梦回救世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