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楣的大叔鬼(三)

    <h2>倒楣的大叔鬼(三)</h2>

    (阴yīn)间——生死资料库。

    「对了,再过几天是我的第三期作七,我需要回去一趟吗?」智圣像是忽然想到似的拍下手,问向一旁的白桦桦。

    「......是能回去,看妳。」简短的回答。

    「所以不回去也行罗?那我就不回去了,还有吴海天的事,忙着呢。」智圣点点头,又开始翻起眼前成堆的资料,嘴里哼着不成曲的小调,一派悠哉,眼和手却从没停过。

    「......有什麽能帮忙的吗?」白桦桦迟疑的问。

    「那你帮我找下这叠吧,给。」智圣也不害臊,抱了一叠书放在白桦桦面前。

    「找什麽?」

    「自杀者的判决案例啊。」

    「......可是这儿有孟婆汤的资料。」

    智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抢过白桦桦手上的书本。

    「这是......」她咬紧唇,将书抱在(胸xiōng)前,一副有着难言之隐的样子。

    「原来妳很在意?」

    「......」智圣难得的沉默了下来。

    「......也是,没人遇到这种事还能不在意的,抱歉。」白桦桦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个不太好的问题,於是打算自行结束话题,没想到智圣却自己开始说了起来。

    「孟婆汤......孟婆汤是由死者生前的眼泪熬煮而成,在亡魂走过奈何桥的时候喝下丶将上一世的(爱ài)恨(情qíng)愁一肚子喝下,便烟消云散,重新投胎......这是书上的资料,可是......」智圣的脸揪了起来,写满像藏也藏不住的难受。

    「如果喝下孟婆汤却没有遗忘,是不是代表我的眼泪什麽回忆丶什麽感(情qíng)都没有?」

    「......」

    白桦桦沉默了下来,认真的思考智圣的问题。

    「......我不知道,可是世界是按缘分在走的,(阴yīn)阳五行皆是如此,所以若是妳的孟婆汤没有让妳忘记,那便是缘选择让妳留下;随遇而安即可,不必忧虑。」

    白桦桦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qíng),但眼神却率直坚定的凝视着智圣,没有犹豫丶没有谎言。

    智圣侧着脸,静静的和白桦桦对视着,乌黑的双眼澄澈明亮,是同样的率直。

    「......我明白了,谢谢你,桦桦先生。」智圣发自内心的露出了放松的笑容,音调也轻快了起来。

    「嗯?怎麽了?」察觉到白桦桦的视线,智圣再次转回头。

    「......没什麽,只是知道弈为什麽喜欢妳了。」白桦桦转过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小黑(挺tǐng)喜欢我的!」智圣双眼亮了起来,得意的拍拍(胸xiōng)脯。

    「弈很不坦率。」白桦桦同意的点点头。

    「对呀,他是标准的口嫌体正直!」......没什麽,只是知道弈为什麽喜欢妳了。」白桦桦转过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小黑(挺tǐng)喜欢我的!」智圣双眼亮了起来,得意的拍拍(胸xiōng)脯。

    「弈很不坦率。」白桦桦同意的点点头。

    「对呀,他是标准的口嫌体正直!」

    於是就这样,不在场的黑弈成为闲话家常的主题。

    ***

    「黑弈,这几天下来,你觉得智圣怎麽样?」小阎王坐在巨大的阎王椅上,跷着腿丶撑着头,颇有王者威严的姿势,却因为小阎王(娇jiāo)小的(身shēn)材而显得有些好笑。

    「如果有开黄腔大赛,她一定是冠军。」毫不犹豫。

    「谁在跟你说这个。」小阎王不耐烦的摆摆手。「孟婆,妳觉得呢?」

    「她生前没做什麽坏事,甚至可以说是个好人......我只能说,她忘不了这一世的原因,绝对不会是她的不是。」孟婆的语气相当笃定。

    小阎王沉默片刻,思考该如何处理。

    「......黑弈?你的想法呢?(敢再说废话你就死定惹)。」

    「她虽然(爱ài)开黄腔,但是本(性xìng)不坏,个(性xìng)(挺tǐng)率真的,脑袋也(挺tǐng)好,是个聪明的丫头,如果不开黄腔就更好了。」

    看来真的很在意黄腔。

    「嗯......多聪明?」

    「这次的吴海天事件就是她发现的。」

    「那伪造死因的小子?不错嘛,查出什麽了吗?」

    「智圣这几天一直在查,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看来办事(挺tǐng)麻利。」小阎王满意的点点头。

    罢了,不能投胎也无所谓,反正近来能用来当鬼差的自杀鬼越来越少了,地府很缺人手,就留她下来增加劳动人口吧。

    「就用这次事件来鉴定吧,如果她成功解决,那就正式让她成为鬼差。」

    「如果失败......?」

    「那地府也没必要留下这种没用的鬼,直接让她投胎吧。」

    「可若强制投胎的话......」孟婆有些於心不忍。

    「会保留上一世的记忆,导致记忆错乱,造成精神上的疾病,我知道。」小阎王不耐烦的摆摆手。

    「......既然阎王大人心意已决,那我就这麽和智圣说了。」黑弈见小阎王已经呈现不耐烦到极点的状态,估计是午睡时间已经到了,便顺从的答应下来,反正再争下去也是徒劳。

    「行了,那你们都退下吧。」小阎王打了一个大呵欠,揉揉眼睛,看来真的是想睡了。

    阎王府的门重重阖上,而智圣的命运也就这麽被宣判了。

    ***

    「姐姐!我要一个气球!」

    「我也要我也要!」

    「我要那个......『轰』色的!」

    「是『红』色哦,来来来,不要急,每个人都有。」黑色长发的少女,穿着制服裙,戴着黑色圆框眼镜,脸上挂着亲切的微笑,发气球的手一刻也没停下。

    黑弈觉得自己快被气疯了。

    「智圣!妳这......臭丫头!在做什麽啊!!!」怒吼。

    「小朋友,看到了吗?阳○会影响视力,以後千万不能变成像那哥哥一样哦。」

    「姐姐,什麽是阳○啊?」一个小男孩扯着智圣的衣摆问。

    「就是下面那根小○○站不起......」

    「不要教小孩子奇怪的事!还有我没有○萎!」

重要声明:小说《如果我死了之後变成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