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猎户落难

类别:台湾小说 作者:符来伯 书名:剑圣神剑
    <h2>卷五 猎户落难</h2>

    随着手卷叙述,时间回到了明朝後叶。

    在初冬的清晨中,一阵寒风刮下枝叶上的雪。

    城关边一队人马手持关照交给守城的士兵,厚重的毛皮抵挡了些许寒冷。

    士兵看着关照,面带疑虑的请这一队人马暂时等待。

    万历十四年的岁末,边关正因大将戚继光离开之後不太稳定,许多塞外民族结合当地土霸多次扰境。只在这一年就已经有多次大小战争出现,出关已经变成一个相当冒险的行为。

    因此士兵也不敢擅作主张,凭着关照就让这一队人马出关。

    【嘿,官爷啊,我们只是去外面讨生活,这年关都到了,让我们猎户出去抓些兽皮好赚些过年的花费啊!】;为首的猎户说着。

    【石爷啊,这不是给我们为难吗?塞外现在可是兵祸不止,您可别拿自己的(性xìng)命开玩笑!】;士兵摇着头,紧接着不住的道歉。【如果您非得出关,我们这就去询问一下都司,您稍待片刻】;说着示意其他人把关照拿进城楼边的公署里。

    【怎麽,爷我的这(身shēn)子硬朗,又多年打猎的经验,还怕关外的贼毛子不成】;石爷说完在自己(胸xiōng)口重捶两下。

    石爷放大声量道;【要我说,你们从戚都督离开蓟北之後,就不是个耐打的样子!】话说完环顾四方,看着追随的其他猎户。

    猎户们相视而笑,一点也不把眼前的官兵放在眼里。

    另一位官兵无奈的摇头,把关照拿进房间里。

    【靛儿,你在哪呢?】猎户首发现跟着一起来的儿子不见了,大声的叫着,在山壑里的城关随着雄浑的声音回((荡dàng)dàng)着。

    关城角落,一位少年看着角落一位打坐的老人,轻轻拨开他(身shēn)上的落雪。再从随(身shēn)行李抽出一件皮毛,准备盖在老人(身shēn)上。

    老人察觉到异动,缓缓打开眼睛,和蔼注视眼前的少年。

    【啊,打扰您的静修,真示抱歉】;少年起(身shēn)作揖。

    【别,老朽这不过是稍作休息,也该起(身shēn)出关去了】老人捻着胡子起(身shēn),少年(欲yù)搀扶,老人作势阻止,提起(身shēn)旁的行李。

    【老朽年事虽高,但平时也有在强(身shēn)健体,自己行的】;起(身shēn)後拍拍少年的肩膀。

    【那,您用过饭了吗?】少年从怀里揣出两颗窝窝头,还微微(热rè)着。

    老人接过窝窝头笑道;【老朽一路从通州过来,还是第一个遇到像你如此良善的年轻人】;说完轻轻点着从楼台上跃起,轻巧站在城关墙上,随即(身shēn)形一晃,已然不见(身shēn)影。但是依然可以听到老人吟着;【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看到老人如此(身shēn)手,少年惊讶的发神看着城关,又听着老人吟诗声音由近到远,抬头注视上面四个大字写着;”黄崖口关”。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梦。

    忽然间,猛然背上一拍,回神後看见气冲冲的老爹。

    【爹,您怎麽了?】;少年面露疑惑。

    【你别让大夥等你!】;猎户首石爷面露不耐,抓着少年的手就往将军府走去。

    【爹,这是往将军府方向,您快停停啊】少年反过来拉住猎户首。

    【停甚麽,关照文书都送进去公署这麽久了,不去会会这总兵,他不把我们当一回事!】;石爷一边吼着一边穿过形似八卦的街口。

    (身shēn)後一阵喊叫;【石爷你缓缓,我们这不就来了?】门关官兵已经追上石爷。

    其中一位领头人微微作揖道;【我是这里的千总,也听过石爷名号,但是没想到您脾气这麽火爆】;随即拿着关照递给石爷。

    【若是一般居民,我们断然不会放行】;官兵继续说道。

    【呸!】石爷回头吐了口口水,拿着关照拉着少年头也不回的离开,一边吼着【这大明都是因为你们这些武将不敢战,才让关外贼人如此猖狂!若是我出关看到这些人,顺便料理了让您可以更高枕无忧不是更好】。

    千总听到这里,压制不住内心怒火,两眼怒视石爷,拳头紧握。

    【千总,别和他一般见识】两边官兵劝解着。

    千总低声对着官兵说着;【传令下去,猎户出关後,给我大门紧闭,这石爷等他回来我们再好好的算这笔帐】。千总深沉的说着;【只希望总兵没被这老粗给吵醒,昨天他可是喝了一夜酒呢】。回头看看两边官兵(奸jiān)佞笑着;【可希望我送去的美酒和美人,合上总兵的胃口啊!】

    【这是当然,千总爷的眼光是最好,我们可都指望你照顾众兄弟啊!】;官兵一边陪笑着。

    三人冷冷注视离开的猎户队伍,千总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气氛相当诡异。

    这会儿,猎户门出关後石爷一路上跩着脸,莫不吭声快步奔跑。

    【爹,您这是怎麽了?】少年紧紧跟着,这是他第一次随石爷出来打猎,再这深山阔谷里,一句话都会回((荡dàng)dàng)出声响。众人不语,紧张的气氛感染了众猎户。

    少年一面左顾右盼,(阴yīn)暗的丛林里树木的(阴yīn)影也十分骇人,只能低头跟着大家继续赶路。

    【别大声说话,我们要快赶到熟悉的猎场,这猛兽也是识得人声】;石爷转(身shēn)要大家尽快跟上,却不知道眼前大难临头。

    怎知再回头一步,一个踩空,石爷在自己熟悉的路上竟落入陷阱;【啊!】随即一声惨叫。

    众人听石爷惨叫,看见户首踩中陷阱,整个人落入洞中。

    少年尽快跑向洞口,看见洞底的石爷,少年脸上显漏尽是惊恐。

    向陷阱内望去,里面插满了尖锐木条,石爷在落下时已经(身shēn)受重伤而奄奄一息。

    【爹!】少年随着凄厉的喊叫,想跳入洞中拯救石爷,一旁猎户赶紧抓住他,避免他跟着一起落入陷阱受到伤害。

    【靛儿....】石爷孱弱的声音说道;【别下来,爷看是不行了】。随着伤重,声音越见小声。

    其他猎户观望了一下,大惊说道;【这陷阱不是猎兽,是设计来对人的!】随即拉着少年往後退。

    【不!爹还在洞里,让我去救他】;少年奋力挣脱。

    【别!石爷已经不成了,这里怕是有蹊翘,我们快往回走找到支援再回来】;猎户继续後退。

    【我要把他救上来,救….】少年看着石爷咽气,不由的悲鸣起来。

    【啊!】随即旁边传来惨叫,几个猎户应声倒地。

    少年趴在洞边,回头看着声音方向,看到箭从四面八方(射shè)过来,许多猎户都(身shēn)中埋伏倒地。

    【少爷快跑,快!】;一位猎户跩着少年的手,伏地前行。拉一阵子,这位猎户手也松脱,回头看,猎户也已经伤重而亡。

    【九叔!】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少年悲恨交加,无法承受的他受到打击之後,(情qíng)绪激动,以至於失了心神,不顾危险的站起来大声吼叫;【不要再伤害我的朋友了,不要啊】。

    喊叫声引起埋伏的注意,随即引来弓箭的袭击,右脚随即中箭,剧烈疼痛之下,迫使少年单膝跪下後,双眼紧闭,绝望的他,决定和同伴一起赴死。

    他回头看着陷阱,大声叫着;【阿爹!我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圣神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