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各怀心思

    她长年在寺里,回来也喜欢清静。而且,欧阳烈似乎格外偏(爱ài)病美人,光华(殿diàn)的历代主子都弱不(禁jìn)风,大(热rè)天出来还要蒙面纱。这般(娇jiāo)贵,欧阳蓝更是看不上,干脆也懒得召见那些妃嫔。免得美人金贵体

    弱,病了痛了,让他们母子感(情qíng)生分了。

    如今,听雪燕为兰美人喊冤,而且神态不似作假,欧阳蓝点头,示意她再说下去。

    雪燕哽咽着,把平时兰美人是如何害怕欧阳烈,如何被他欺辱,又是如何小产,每次欧阳烈如何折磨欧阳烈的事(情qíng),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欧阳蓝。当听雪燕说,兰美人小产,是因为欧阳烈在她孕期强行行房造成,而且小产后欧阳烈不顾兰美人(身shēn)体不适,还要强行欢好,欧阳蓝大吃一惊,仿佛根本就不认识欧阳烈一样,“皇上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qíng)?这

    怎么可能?”

    “回太后娘娘的话,奴婢说的句句属实!一直为兰美人诊治的老太医可以作证!”见欧阳蓝怀疑自己的话,雪燕急了,立刻使劲在地上磕头。“太后娘娘,兰美人真是冤枉的!那天皇上进了光华(殿diàn)之后,奴婢怕兰美人叫我,就一直等候在(殿diàn)外。可是,兰美人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兰美人那样柔弱的人,又因为小产伤了(身shēn)子,她怎么可能独自

    一人离开光华(殿diàn)呢!更不可能刺杀皇上,请太后娘娘明鉴!”

    雪燕一心为主子伸冤,头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吭吭”作响,没一会儿额头就红肿起来,蹭破了皮,鲜血顺着雪燕的鼻梁往下落,一滴滴砸在地上。

    “青姑!”欧阳蓝示意青姑,青姑连忙把雪燕拉住,想扶她起来,没想到雪燕还是个倔强女子。“太后娘娘不答应雪燕的要求,雪燕不起来!”

    “反了你!”欧阳蓝一掌拍在桌上,“你是在要挟哀家么?哀家最讨厌被人要挟了!来人,把这不懂事的宫女拖出去,乱棍打死!”

    “太后娘娘,兰美人真的是冤枉的啊!请太后娘娘明察!太后娘娘,人命关天啊!太后娘娘!”

    雪燕的哀求,并没有得到欧阳蓝的怜悯。青姑虽然有心帮雪燕,可是太后下了命令,青姑只能让人把雪燕带下去。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来说雪燕被打死了。

    “葬了吧!”欧阳蓝转动着手里的佛珠,低着头,一直等了好久,青姑进来,冲欧阳蓝点点头,她才松了口气。

    “那孩子还好吧?瞒过去了没?”

    “只是皮外伤,养一养就好了。太后怎么知道咱们慈宁宫里有皇上的人?”“呵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皇上的,更何况宫里呢!”欧阳蓝手中的佛珠一顿,“青姑,你亲自照顾雪燕,别让人发现了她。等这事儿过了以后,哀家要亲自问她光华(殿diàn)的事

    (情qíng)!”

    御书房里,敬德在欧阳烈耳边嘀咕了几句,欧阳烈放下手中的朱批,“噢?太后亲自将雪燕杖毙了?没看错?确定她死了么?”

    “回皇上的话,已经死了,断了气。”

    “那就好!呵呵,没想到这丫头倒是个烈(性xìng)子,居然告到了太后那儿……”

    “皇上,太后娘娘虽然不是您的生母,但是对您一直不错!而且从来不过问宫中的事(情qíng)。”敬德这话一说,欧阳烈笑了,“是的,母后的确不错。”

    雪燕的事儿,随着欧阳烈的一句话,被人们抛在了脑后,没有人会记得光华(殿diàn)曾经有这样一个宫女,也没有人会因为太后杖毙宫女,多说任何一句话……南飞烟的(身shēn)份公布于众,出乎意料,没有任何流言蜚语,也没有任何对她不利的消息。一时间,三十年前的长平一战,再次被翻炒出来,更多人开始探索长平一战曲承胤战败这里面的深层原因。当然,这

    一切都得力于背后的始作俑者——曲墨白。

    真相揭开第二(日rì),欧阳烈的甚至就昭告天下,南飞烟是曲承胤和欧阳明月的女儿,名为曲飞烟,封为镇国公主,赐光华(殿diàn)为镇国公主的居所。

    这诏书一出来,就引得无数人的揣度,聪明的人能敏锐地捕捉到在这圣旨里透露出来的政权更替的信息,而二皇子妃余诗诗就是其中之一。自从余诗诗被(禁jìn)足,解(禁jìn)之后,欧阳毅再也不让她碰儿子,这事儿最后闹到皇上面前才消停,最终儿子还是回到了余诗诗怀抱。虽然有皇孙作为依傍,可是欧阳烈的这道诏书一出来,让余诗诗敏感的嗅觉

    查到了一丝异样。虽然南飞烟(身shēn)份曝光的那天,余诗诗并不在现场,可是那些在场的人无不惊艳与南飞烟的美貌,都说她是世间难得的美人,得了欧阳明月的真传,集父母的优点于一(身shēn),这些话被人传出来,余诗诗也听了

    一些。

    欧阳明月是何等风姿,余诗诗记得很清楚。那女子,一笑一颦,都优雅高贵,外加如花似玉的容貌,温和亲切的(性xìng)格,都为她赠分很多,不然怎么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身shēn)为欧阳明月的女儿,南飞烟应该也不差,而且那天欧阳毅回府后,神(情qíng)不大对劲,更有德妃宫里的人过来,带了德妃的密旨给欧阳毅,这让余诗诗察觉到了一丝猫腻的味道。如今,皇上诏书颁布天下,南飞烟摇(身shēn)一变,成了曲飞烟,而且还是镇国公主,赐给光华(殿diàn),这是何等的荣耀?在西凉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位公主能得到这些,更不用说南飞烟并非皇族,还是异姓。这

    皇上到底是要做什么呢?虽然余诗诗是二皇子妃,但她并没有宫里的贤妃和德妃毒辣,所以一时半刻猜不透这里面的深层含义。直到接到德妃的帖子,邀请她入宫品茶,还有南飞烟的时候,余诗诗才有发现这事(情qíng)没有想象的那般

    普通。

    静心(殿diàn),是德妃的寝宫,南飞烟不是第一次来这儿。

    虽然曲墨白担心南飞烟,想陪她一起过来,可是南飞烟告诉曲墨白,她现在是西凉国的镇国公主,那些人若要对她不利,她倒是可以利用自己的(身shēn)份,好好发威,最后逗笑了曲墨白,才放她一人进宫。

    “哎呀呀,快来!”听说南飞烟已经进宫,德妃一直让人守在静心(殿diàn)外,等人传来南飞烟快到静心(殿diàn)的时候,德妃立刻在寝宫门口等着南飞烟,等她刚一出现,德妃就笑着迎上去,亲(热rè)地拉着南飞烟的手,仿佛她们是认识多

    年,感(情qíng)很深厚似的。

    “在西凉国待的还习惯么?我们这边气候不比大周,冬季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缺什么让人捎信给我说,我让人给你办!”

    德妃的亲(热rè),让南飞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宫里混的女人,若没些斤两,是不能(挺tǐng)下来。德妃育有二子,虽然年过四十,可在后宫里还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可见她也是有些手段的。“多谢娘娘费心,哥哥都给我准备好了!”南飞烟软软的一句话,将德妃的(热rè)(情qíng)回了过去,德妃脸上笑容一僵,不出一秒时间,立刻又笑颜如花,“看我糊涂的,衡王最是个细心的人,我竟然忘了这茬子了!

    ”

    等进了静心(殿diàn),南飞烟坐下没一会儿,就有人通报,说二皇子和五皇子来了。一听宝贝儿子来了,德妃脸上的笑容不假,南飞烟不知道德妃的笑容,到底是为了欧阳毅还是为了欧阳康。

    “儿臣见过母妃!”欧阳毅和欧阳康一前一后,出现在南飞烟面前。

    这哥俩相貌相似,(身shēn)材相似,只是欧阳毅没有欧阳康健硕,要清瘦一些,笑容温和,皮肤白净,不似欧阳康那般是健康的麦色,而且嘴角始终挂着坏坏的笑脸。

    “毅儿,你来了!”德妃打心眼里喜欢二儿子,虽然都说父母偏(爱ài)幼子,可放德妃这儿,她疼(爱ài)欧阳毅更多。提到这个儿子,德妃就发自肺腑地感到骄傲!在德妃心里,欧阳毅什么都好!人品好,相貌好,文治武功都好,简直就是个让她骄傲的儿子。唯一的缺憾,那就是她不是皇后,不能给欧阳毅太子的(身shēn)份,这是德妃心中的一块伤疤,所以对欧阳毅也更

    加疼(爱ài)。

    “母妃,我也来了,你为何只看见二哥?”欧阳康摸了摸鼻子,一脸不满。

    “你呀,你不给本宫惹麻烦就不错了!”

    德妃对两个儿子的态度,南飞烟一目了然。这个母亲,可不是一般的偏心。欧阳康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南飞烟可是看得真切,也为欧阳康鸣不平。同样是儿子,为何就这样区别对待?

    不过,德妃越是对欧阳康这样,南飞烟越是要跟她唱反调,当下就大大方方地上前跟欧阳康打招呼,“阿康,你怎么才来啊!你不是说了今天带我逛皇宫的么!结果自己这么晚才来,真是该罚!”

    欧阳康何等聪明的人,如何不理解南飞烟这样,是为了维护自己。当下,欧阳康眼睛一湿。一个是亲生母亲,一个却只是认识不多久的南飞烟,为何母妃就不能像南飞烟这样呢!

    “我这不是等二哥么!我二哥畏寒,所以起的晚了些!”欧阳康忍着,把泪((逼bī)bī)了回去,又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姐,你今天可真漂亮!这世上恐怕没有比你更美的女子了!”

    “啧啧,之前某人不是叫我丑八怪的么?”南飞烟仰着头,一脸得意,仿佛在说怎么样,你现在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

    南飞烟和欧阳康友好的互动,不单是德妃惊讶,欧阳毅也非常惊讶。他这个弟弟,最是纨绔,简直就是西凉皇室里最丢人的皇子,为何南飞烟会和欧阳康关系不错?

    等看到南飞烟容貌的时候,欧阳毅直接愣在了那儿,心脏也暂时停止了跳动。这世上为何会有这样美好的女子……

    见欧阳毅看中了南飞烟,德妃很是满意。之前她还在想怎么说服欧阳毅,为了皇位一定要打动南飞烟的芳心,将她俘获呢!现在欧阳毅眼神里那种惊艳,让她这个母妃算是了了一门心愿。

    她好歹是个女人,男人看女人的眼神,那种占有(欲yù),她可是过来人,对这些都清清楚楚。只要欧阳毅动心,他主动,那这事儿就好办了!

    “毅儿,还不见过你表妹!”德妃故意没有提南飞烟镇国公主的(身shēn)份,只是一个“表妹”,想把两人的关系拉得更近。

    “表妹!”欧阳毅的礼仪非常标准,若除开他达不到底的眼,倒是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你好!”对欧阳毅,南飞烟完全没有对欧阳康那种亲切。她不喜欢这人,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但如同欧阳康说的,他这个哥哥,深沉的很。

    见南飞烟对自己,完全不像对欧阳康那样(热rè)(情qíng),欧阳毅的心里有些郁闷,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大概是自小得到的都是最好的,反而弟弟欧阳康用的都是他剩下的,所以他的心也一直都高高在上,现在忽然在南飞烟这儿遇了冷脸,还真是不习惯。南飞烟对欧阳毅的冷淡,德妃看在眼里,再看南飞烟和欧阳康有说有笑,德妃有些着急,莫非欧阳康近水楼台先得月,提前下手了?这怎么行!南飞烟可是她看中的儿媳妇,是欧阳毅的皇妃,怎么能嫁给

    欧阳康呢!

    此时,在德妃心里,对小儿子欧阳康有了一种厌恶。弟弟抢哥哥的媳妇,这样的心计,这样的手段,她真是看错小儿子了!没想到平时嬉皮笑脸的欧阳康,居然也对皇位有想法,真是可恶!

    南飞烟把欧阳毅晾在一边,只是和欧阳康说话,弄过的欧阳毅好尴尬,几次想插话进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第一次,那种挫败感袭上欧阳毅的心头,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正当欧阳毅想拉近自己和南飞烟之间的关系时,一声“四皇子(殿diàn)下到!丽华公主到!二皇子妃到!”传来,静心(殿diàn)随着这三个人的到来,变得更加(热rè)闹。

    当余诗诗和仇儿看到南飞烟的时候,两个女人心里立刻涌上一种名叫羡慕嫉妒恨的(情qíng)绪。余诗诗出嫁前好歹也是西凉有名的美人,可是和南飞烟比起来,她少了一分大气,多了一分平庸。而仇儿,她自认容貌不错,可是在南飞烟面前,她自己都觉得羞愧,因为南飞烟(身shēn)上的那种灵动,是她最欠缺的。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萌宝财迷娘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