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坐飞机

    郑必达醒来之后,当即就下了(床chuáng),他走出房间之后,看到保姆小朱也起了一个大早,而且还在忙碌着打扫卫生,不由得心里一动,这个保姆小朱在他家这么多年,刚来的那阵还是一个小姑娘,而现在也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

    郑必达随即对保姆小朱说道:“小朱,你去看看我那小兄弟起(床chuáng)没有,八成是还没起,昨天他可喝了不少,你去叫醒他吧。”

    郑必达一边说,一边想起昨天晚上和李毕夏喝酒的(情qíng)景,不由得又是一阵兴奋。

    而保姆小朱则很是高兴地答应了一声,随即就上到二楼,还到李毕夏的门外,发现门是敞开着的,不由得在心里滴咕了一声,难道是她昨晚上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没有关门?可是他睡觉怎么就不关门呢?

    保姆小朱想起昨天和李毕夏在这间房里面相互靠得那么近,而且她还抚摸了他的(胸xiōng)膛,随即她的心又是一阵跳动,不过她还是按捺住激动的心(情qíng)走进了李毕夏的房间,却发现李毕夏并没有在里面,而且人影也没有看见。

    于是保姆小朱当即就下了楼,而且还是很紧张的样子,当然了,这也不能怪她紧张,毕竟昨天晚上她可是亲眼看到李毕夏酒后发作的过程,那时候又冷又(热rè)的。

    而且她一下子就想起了村里那个死去的醉汉,会不会李毕夏昨天晚上酒后发作之后又迸发了梦游症呢?

    保姆小朱刚一下楼,随即就看到李毕夏从外面进来,不由得心里一咯噔,难道刚才自己的想法应验了,李毕夏真的迸发了梦游症,难道他真的在外面睡了一宿?

    保姆小朱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心疼,同时又是一阵懊悔,悔不该昨天晚上没有陪着他,如果她昨天晚上一直守着李毕夏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情qíng)况了。

    因此,保姆小朱看到李毕夏从外面进来后,当即两眼通红地看着李毕夏,而且那神(情qíng)也是十分的复杂。

    李毕夏见状,不由觉得很有些奇怪,也不知道保姆小朱这是怎么了,于是随即问道:“你怎么了?”

    “你昨晚上是不是一晚没睡?”保姆小朱随即问道。

    “是呀,我昨晚上没有睡。”李毕夏随即如实说道,的确,他昨晚上确实是一宿未睡。

    保姆小朱听到李毕夏的回答,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看来李毕夏是真的在昨晚上迸发了梦游症,还好现在回来了。

    而这时候,郑必达也刚好洗漱完毕,他看到李毕夏后,随即说道:“小兄弟,赶紧洗漱一下,今天带你去南方。”

    李毕夏当即点了点头,虽然他现在还不明白郑必达昨天晚上所说的赌石是怎么一回事,但他看到郑必达如此神(情qíng),不由得对南方之行也是兴趣大增。

    因此,李毕夏随即就去洗漱了一番,而郑必达早就在等候他了,于是两人当即一起出了门。

    保姆小朱看到李毕夏走出别墅大门后,心里又是一阵失落,同时还有不小的担心,既担心李毕夏酒后发作的症状未全好,又担心他现在得了梦游症。

    不过,要是李毕夏知道她的想法后,肯定会哭笑不得,不过至少也会感动一番。

    而现在李毕夏和郑必达两人出了门后,当即就坐上了一辆奔驰车,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样子是特地过来接他们的,他一直都是默默地开着车,而且直接开向了机场。

    李毕夏上车之后,也没有说话,而是闭目养神,虽然他并不困,但是上车之后闭目养神却是他最近的一个习惯。

    郑必达看到李毕夏上车之后就闭了眼,不由得微笑了一下,看来小兄弟昨天晚上那顿酒也是喝到位了,竟然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

    因此,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那个开车的司机也是一个闷葫芦,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将郑必达和李毕夏两人送到机场都没有说一句话。

    李毕夏来到机场后,看到这里这么多人行色匆匆的,不由得也是一愣,本来他以为机场会很安静,毕竟他还是第一次来机场,也是第一次坐飞机。

    不过,他在过机场安检的时候却出了问题,安检人员在他的(身shēn)上用仪器扫了一下,当即就报警器大作,安检员发现这一(情qíng)况后,当即就将李毕夏扣了下来。

    郑必达发现这个(情qíng)况,也是一阵莽((逼bī)bī),不知道小兄弟李毕夏的(身shēn)上带了什么样的违(禁jìn)物品,随即他的心里也是一阵自责,也怪他没有提醒小兄弟。

    而李毕夏被工作人员扣下后,也是一阵奇怪,不过他倒是并不紧张,虽然他还是第一次坐飞机,虽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qíng)况,但他也不同于一般人。

    而这时候,安检人员又在李毕夏的行李中仔细检查了一遍,但却并没有发现什么违(禁jìn)物品。

    其实李毕夏的行李就是一个小提袋,里面除了一卷手纸之外,什么都没有。

    也是,李毕夏(身shēn)上有储物戒指,他根本就不需要行李箱,至于那个小提袋,他还是故意提着的,要不然他两手空空的样子看着也不好,也不象一个出远门的人。

    而工作人员查看了李毕夏那个小提袋之后,当即就傻眼了,因为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坐飞机只是带一卷手纸,其它什么东西也不带的。

    于是他们又将那卷手纸里里外外地翻了翻,但还是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这就是一卷手纸而已。

    于是,他们只得又让李毕夏重新过安检,但是李毕夏刚走过安检台,马上又传来一阵警报声。

    于是安检人员只得又将他扣下了,看来并非是他的行李有问题,而是李毕夏的(身shēn)体藏了什么东西。

    于是,安检人员又用仪器在李毕夏的(身shēn)上扫描了一遍,当即又是响过不停。

    李毕夏听到这警报声不由得也是一阵莽((逼bī)bī),郑必达看到李毕夏如此,也不由得一阵紧张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候,当即又有三个穿着制服的人过来了,而且为首的还是一个女制服,而且这个女制服还长得十分的漂亮。

    这几个制服过来后,当即就将李毕夏带进了机场的一个房间,李毕夏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他也没有反抗,当然了,若是他反抗的话,这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根本就带不走他。

    当然了,李毕夏也没有必要反抗,因为他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的事,他也没有带什么东西,虽然他(身shēn)上有好几把手枪,但是那都在他的储物戒指中。

    那个女制服将李毕夏带进房间后,当即就让他脱衣服,李毕夏只得依言将上衣脱了,接着又要脱裤子,但却被那女制服阻止了。

    而李毕夏也就是做了一下脱裤子的动作,而且他一直都在看着那个女制服。

    这个女制服先是看了一眼李毕夏光溜溜的上(身shēn),然后又很是狐疑地在他的(身shēn)上扫视了一遍,但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随即这个女制服又将目光移向李毕夏的(臀tún)部,随即她就想起有些犯罪嫌疑人将毒品藏在**内过关的事(情qíng)来。

    因此她随即又紧盯着李毕夏的(屁pì)股看了好大一会,虽然她很想脱下李毕夏的裤子,查看一下他的**,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过,她还是没有死心,然后又让两个男制服进来,这两个男制服进来之后,随即就让李毕夏脱裤子,李毕夏并没有脱,而且还用手抓住裤腰带。

    其中一个男制服见状,随即说道:“让你脱,你就脱,都是男人,谁没有见过,快脱。”

    不过,李毕夏还是没有脱,虽然这两个穿着制服的人都是男的,但他也不想这么干。

    不过,那两个男制服可没有和他客气,也不再废话,随即将李毕夏按倒在一张桌子上,随即将他的裤子扒了下来,然后查看了一下他的**,但却并没有发现毒品。

    最后这几名制服又将李毕夏全(身shēn)上下查看了几遍,但是依然没有发现什么,最后只得让他离开了,而且那个女制服还向李毕夏表达了歉意,李毕夏也没有和她计较,还很是友好地和这个女制服说了几句话。

    郑必达看到李毕夏回来后,当即问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大哥,我们进去吧。”

    随即李毕夏又过安检,但是那警报声又响了起来,不过李毕夏因为刚才全(身shēn)上下,包括行李在内都让他们检查了好几遍,并没有发现违(禁jìn)物品,于是只得让李毕夏过了安检。

    李毕夏上了飞机之后,想起刚才的事(情qíng),不由得也是一阵莽((逼bī)bī),没想到第一次坐飞机就遇到这样的事(情qíng)。

    不过,飞机飞起来之后,李毕夏的心(情qíng)也平复了下来,郑必达一直都在注意着李毕夏的神(情qíng),刚才看到他一言不发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而现在看到李毕夏的脸色正常之后,不由得放下心来,不过他对李毕夏过安检的时候那警报声响过不停还是觉得很惊奇。

    不过,他随即就想通了,因为他自从认识李毕夏以来,就发现他和别人不一样,不光医术高超,救活了他的宝宝,而且喝起酒来还没有醉过,可见李毕夏这人还真不能以常理度之。

重要声明:小说《强者重生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